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35章冰雪五行珠
    陈木凉看到了温北寒正笑容满面地看着她……

    那眼神,仿佛看到了自己家失踪多日的小狗子在别人地里闯祸了一样一样的眼神……

    陈木凉感觉到自己在风中凌乱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半天才挤出了一个笑容,朝着温北寒心虚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温北寒则笑而不语,缓缓上前走到了陈木凉的身旁,向她伸出了手说道:“这位姑娘可是需要什么帮助?”

    “呵呵呵呵……”

    陈木凉尴尬到了极点,只能顺势拍了拍灰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咕囔着说道:“家里有个老头儿惦记这里的雪花酱牛肉很久了,但我来晚了,他们卖完了就不卖了……”

    “水轩阁确实有卖完99斤牛肉就不再卖了的规矩,并且已有将近半百之年的历史,姑娘在这里为难小二哥,怕也是无济于事。”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水轩阁里传来出来,缓缓走出了一位冰雪般的女子。

    只见那女子着一身冰蚕丝织造雪白色流苏裙,肌肤盛雪,一头及腰乌黑长发半扎,再以一根褐色桃木轻穿而过,松松而绾,于清冷抬眸的瞬间美得不似人间仙子。

    她的皓腕之间环着一串五行珠,虽算不得起眼,却因其光滑无比夺走了陈木凉的目光。

    ——看上去,这五行珠已经年代很久了呢。

    她刚一出来,一直在阁顶上假寐的雪鹰便清啼一声,接着毫无预兆的一个俯冲扇起一股强大的罡风,径直朝着她冲来。

    众人吓得纷纷退却,唯有陈木凉觉得这雪鹰毛色瓦亮羽毛雪白身体健硕,看上去红烧或者烤着味道应该都不错……

    雪鹰从陈木凉的头顶轻掠而过,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女子的皓腕之上,轻呢地蹭了蹭女子的面颊。

    女子则眼中掠过了一丝惊诧,似乎这雪鹰来的不是时候。

    陈木凉看着这般美貌的女子,心想这温北寒真是好福气啊,搞定了多少人想要扑上去的姑娘,啧啧。

    她身后原本围观的人群见两人出来了,一个清俊潇洒,一个如雪似冰,实乃养眼的很,便也不想着帮陈木凉讨牛肉的事儿了,纷纷在一旁研究起了这两个从水轩阁走出来的除了小二哥外的人物。

    陈木凉见依靠众人怕是不行了,便讪讪一笑,然后十分委屈地说道:“美女你此言差矣。你若非说这规矩是半百之年便定了下来的,又怎知道那时候的祖宗有没有定错规矩呢?”

    “再者,您既然说了是之前的规矩了,那符不符合现在的形式和情况便是另一说。”

    “再不济说一句,这有生意上门不做,这水轩阁要么是财大气粗,要么,就是有贵人撑腰……而在这京城里,但凡官商勾结者……”

    陈木凉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那女子一直清冷地看着陈木凉,先开始并没有对她的话太过于在意,直到她说到最后一句之时,她才微微锁了锁眉目。

    但,她只是轻道了一句:“水轩阁做生意,向来凭的是口碑和信誉,不需旁人帮忙,亦不需别人指手画脚。”

    陈木凉再微微一笑,反问道一句:“美女说的是口碑和信誉。可方才想必美女也看见了,因为贵阁的规定引起了众人的不满和反感。在下是不愿意惹是生非,若是真的有人借此事煽动大家的情绪,想必水轩阁也很难收场吧?”

    那女子的眉头第一次皱得深紧,而此时,停在她手腕之上的雪鹰似乎也怒了。

    只听得那雪鹰低鸣一声,展翅一个掠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陈木凉便俯冲了过去!

    它尖锐的喙对准了陈木凉的手臂便是狠狠一啄!

    “木凉——”

    ——是温北寒焦急的一声呼喊,他快步上前想要阻拦这一切。

    然而,已经晚了。

    陈木凉躲避不及,手臂之上已被啄出了一个伤口,鲜血淋漓而下。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皱眉忍住了剧痛,恶狠狠地盯向了那只雪鹰。

    “雪鹰!回来!”

    那女子见雪鹰惹了事,眼中亦掠过了一丝慌乱,清喝之下便欲带回雪鹰。

    然而,就在此时,谁也没有看见陈木凉从哪里抽出了一把藏刀,她照着老头儿教她的剑谱第一页,飞速地一个诡异手法便将刀刺在了雪鹰的腿上!

    顿时,雪鹰的腿上亦鲜血直流,很快便将它原本雪亮的毛色染成了刺目的红!

    而雪鹰一声尖锐的哀嚎之后,它的鲜血滴落在了陈木凉的伤口之上。

    女子一见陈木凉伤了雪鹰,顿时怒了。

    她猛地一把抱过了雪鹰,一掌朝着陈木凉的胸口打去!

    “雪鹰乃是我水轩阁圣物,岂容你肆意放肆!”

    温北寒见识不妙,立刻横身挡在了陈木凉的面前,急急高喊一声:“雪临!你先看看你的五行珠!”

    赢雪临的手掌在离温北寒一寸之处,但是凌厉的掌风仍让他身后的陈木凉惊了一惊。

    ——太过于强大的内力,只怕是她这辈子都无法企及……

    正在陈木凉捂着伤口有些神伤之时,一道五彩的光芒却于此时从赢雪临的皓腕间夺目而出!

    只见那串原本黯淡无光的五行珠此时各放异彩,分别代表着水木金火土五行之色交辉相应,照得整个水轩阁的牌匾上的金字熠熠生辉!

    众人亦被眼前此幕惊呆,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甚至忘记了议论。

    而此时的雪鹰则温顺成了一只猫般的模样,安静地趴在了赢雪临的怀中,幽怨的小眼神不时扫向了陈木凉。

    陈木凉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手臂之上的伤口像火烧一般剧烈,而这道光芒也确实好看得紧。

    但,赢雪临和温北寒的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

    温北寒以担忧的眼神看向了陈木凉,护在她身前,轻声安慰道:“别怕,我在。”

    赢雪临则低头认真看了良久的五行珠,眼中分明是不可思议之意。

    她飞快地在指尖拈了一个卦,算完之后双眸间分明大喜过望!

    很快,她便走到了陈木凉的面前,审视着她清冷说道:“姑娘可知,水轩阁还有另一个规矩?”

    “昂?有规矩不能一次性说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