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58章秘籍多多
    高阳公主从来没想到过一向放任她妄为的李倾,竟会有朝一日为了一个女人这般对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紧紧握住了双拳,狠狠地看了在一旁一脸无辜睡眼惺忪的陈木凉,咬着下唇道了一句:“李倾,你会后悔的。”

    说罢,她便一抹眼泪,一路哭着跑出了倾国殿。

    “看吧,你又成功地帮我树立了一个超级厉害的敌人。”

    陈木凉无奈地一摊手,吐了吐舌头说道。

    “难不成看着她那一巴掌直接落下来?”

    李倾扫了她一眼,径直走向了案桌前的奏折。

    “也倒是。大清早的挨一巴掌,实在不是我的风格。”

    陈木凉眨巴眨巴了眼睛,从床上一跃而起,穿戴好衣物后朝着李倾道了一句:“我去院子里逛逛,一会儿自己回来,别找我。”

    “你是去做什么?”

    李倾的头从军务折子中抬起,朝着她一瞥。

    “去……喂流浪狗。”

    陈木凉咕囔着胡诌了一句便一溜烟地跑走了。

    剩下李倾无奈地摇摇头轻道了一句:“不知道关东老头知道自己是流浪狗后是什么反应……”

    陈木凉自然是不知道李倾这些嘀咕的,她七绕八拐地从膳房里要了一只刚杀好的鸡,然后快速地烤了个叫花鸡后揣在布兜里一路直奔着后院的那口井去了。

    刚到井边之时,井底便传来了关东老头的笑骂声:“坏丫头,怎么隔了这么些时候才来看老头儿我?嗯?好像还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关东老头猛嗅一阵,原本皱起的眉头一阵舒展开。

    而此时,陈木凉将叫花鸡从井口扔下,笑着道了一句:“老头儿,接着!”

    一阵铁链被牵动的声响,关东老头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叫花鸡,一把扯过了鸡腿便往嘴里塞去,口齿不清地埋怨着:“丫头,你这几日干什么去了?我都快馋死了。”

    “这几日,额,发生了好多事儿……不仅得罪了吞天洲的小太子,还得罪了高阳公主。唉,看来以后的日子怕是难咯……”

    陈木凉托腮哀叹一声,手执一根树枝在沙泥地上画着圈。

    “姓温的那小子最近没找你?”

    关东老头满不在乎地白了一眼,似乎并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反倒是惦记起温北寒来了。

    “没啊。他……应该回江南了吧。”

    陈木凉一怔,缓缓道了一句。

    “嘿!你这丫头,没心没肺的,懂个啥?那小子啊,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他那江南老家了。”

    关东老头瞥了陈木凉一眼,无奈又扯了另一个鸡腿,胡乱一阵啃。

    “为何?”

    陈木凉隐隐觉得这其中另有深意,却不知关东老头到底在讲什么,纳闷地问道。

    关东老头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他眨了眨眼,岔开了话题说道:“丫头,你倒是告诉告诉老头儿,教给你的那些心决,你到底会了多少?”

    陈木凉心虚一笑,讪讪答道:“也就七八成吧……”

    “七八成?”

    关东老头不信地哼了一声,道了一句:“你丫头能学到七八成,怕是老头儿我要乐呵死在这井底。”

    “好了好了,这几日没怎么练心决。倒是昨儿个跟小太子的侍女动手之时觉得一下子通畅了些。再隔一日,许是李倾给我疏通了些经脉,觉得练起心决和拿刀都顺手了许多。”

    陈木凉咕囔着道了一句,没底气的很。

    “哦?那小太子的四个侍女?刀剑笛弓?”

    关东老头皱了皱眉头,这才放下了叫花鸡,饶有兴趣地问道:“你过了几招?”

    “嗯……杀死了一个使剑的算不算?”

    陈木凉想了想眨巴着眼睛认真地问道。

    “啥?!”

    关东老头惊得手中的鸡差点落了地。

    他抹了一把唇上的油,稳了稳身子,试探性地问道:“你竟然驾得住那个吹笛子的?她们四个打你一个的?”

    “可不是嘛!你都不知道她们多欺负人!我也是被气到了,这根本是以多欺少啊!老头儿,你不是说自己多厉害嘛,下次得替我出口气!”

    陈木凉不提这事儿还算了,一提就生气,索性将枝条一扔气鼓鼓地说道。

    “看来,你的心决确实练得还可以了……”

    关东老头却没听她在说,而是若有所思地捋了捋乱糟糟的胡须,眼中一阵放光,喃喃道了一句:“难怪听说那小太子去皇帝小子那儿告状了……啧啧,四侍少了剑侍,有意思了……”

    “老头儿,你在叽里咕噜说什么呢?”

    陈木凉朝着井底望了望,却见关东老头似乎在思索什么,一直在井底踱着步子转圈,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

    “丫头,你想不想再变强,等下次遇到剩下来的刀笛弓的时候一并杀之?”

    关东老头眼珠子滴溜一转,笑嘻嘻地问着陈木凉。

    “我倒是能有那个本事啊……我能把自个儿顾好就不错了。”

    陈木凉白了关东老头一眼说道。

    “若是老头儿我猜得没错,李倾那小子为了替你调理被笛音扰乱的内息一定输了两成内力给你。而你用这两成内力配以剑诀心决练练,势必有意外之喜。”

    说罢,关东老头又在怀里东摸西摸,摸出了一本更皱巴巴的本子朝着陈木凉扔了过去。

    陈木凉下意识地接住了那本连封面都没有的册子,皱着眉头翻了几页咕囔着问道:“老头儿,你哪里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老古董?我这样练,要是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嘿,老头儿什么时候诓过你?再说了,这些老古董,换了别人老头儿一本可都是不愿意拿出来的。丫头你看好了给老头儿我收好了,少了一页纸老头儿没十只鸡哄不好。”

    关东老头双手揣袖口,笑得满面皱纹,弓着腰自豪地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给你留着就是了。但,这蚯蚓一样的字儿实在是难看懂。老头儿,你这字也太难看了。”

    陈木凉颇为嫌弃地吐槽着,却小心翼翼地将册子折好,贴身放进了怀中。

    “你懂什么!这叫艺术!切……这丫头……真是的……”

    关东老头老脸一红,背过了身去,高傲地昂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