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60章凤佩越宫
    正午的秋风习习,却吹来了最坏的消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木凉正和小八聊得兴起之时,李管家却慌慌张张地带着侍卫闯了进来。

    他一见陈木凉便毫不犹豫地跪下了,连连磕头说道:“陈姑娘,求求你救救国公大人吧!”

    “李管家你等等,李倾怎么了?”

    陈木凉见一向沉稳的李管家惊慌失措成这样,心知必定出了大事,忙拉起李管家问道。

    李管家忧心忡忡地答道:“陈姑娘有所不知,方才皇上一纸令下命国公进宫面圣。国公本不愿意去,却又想着总不能一直这般拂了他的面子,便收拾了下去了。”

    “谁知,这一去便是三个时辰!”

    “方才,老奴见国公迟迟未归,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便偷偷命人去宫里打听了下。这才打听得知,国公以谋逆罪方才被皇上秘密打入了天牢!”

    “天牢?他怎么敢?!他不知道李倾手握重兵吗?”

    陈木凉心一惊,踉跄一步稳住了身形冷静问道。

    “姑娘有所不知。前几日,边疆有异动,国公便将随身的龙佩,也就是兵符的一半百里加急送至了边疆。盛秦的军队大多是认兵符不认人,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想必是那皇帝知道了这件事,有意趁龙佩不在府内,这才欲杀了国公大人而绝心头之患啊……”

    李管家老泪纵横,不停地抹着泪,忧伤至极。

    “龙佩?是否还有凤佩?”

    陈木凉沉思片刻,连忙拉着李管家问道。

    “是有凤佩,可是并没有什么用……”

    李管家为难地看了一眼陈木凉,叹了口气说道:“姑娘有所不知,这凤佩只是在龙佩出现的情况下能佐证龙佩是真的,能契合上而使用的。故而,虽有凤佩,缺不能号令三军。”

    陈木凉再次锁紧了眉头。

    她沉思了片刻,冷静地问道:“城中能忠于国公府的军队有多少人?宫内能听令者能有多少人?”

    李管家掐指算了一遍后,再叹气说道:“虽说这城内御林军、护城军、再加上驻军大多数曾是国公大人的部下,但是,这名义上都是在皇宫之下的。所以,我们真正能使唤的,只有国公府的护卫而已。”

    陈木凉并没有对这个结果感到惊讶,而是快速地问道:“府内可以供调遣的护卫能否有三十人?”

    李管家的眼眸里掠过了一丝亮光,连连点头说道:“有的!再多二十也没有问题。”

    “不。我只要精锐三十人。剩下来的人全部留守国公府,拼死护住八小王爷。”

    陈木凉摇摇头,她坚定地说道。

    ——她有预感,下一步,那个皇帝的目标便是这里。

    “好!老奴这就去办!可是,姑娘如何凭借三十人闯天牢救出国公大人呢?”

    李管家怎么算都算不到陈木凉有什么通天的本事,摇头叹气问道。

    “这就是我陈木凉的事儿了。总之,不管是生还是死,我都得带他回来,替他守好这国公府。”

    陈木凉淡淡一笑,对着李管家作揖一礼,深深说道:“陈木凉还有一物相求,不知李管家能否答应?”

    李管家了然一笑,缓缓从袖口中掏出了凤佩,递到了陈木凉的面前,说道:“姑娘怕是要的是这个?”

    “实不相瞒,老奴一直替国公保管着凤佩,就怕万一哪天出事儿了,还能有个一线希望。如今,老奴信得过姑娘,将它交给你。”

    “希望姑娘凯旋安全归来,得以救国公大人。”

    陈木凉感动再一礼,深深说道:“多谢李管家信任和成全。陈木凉,定以命相赴。”

    李管家深叹一声,抹了一把泪,轻拍了拍陈木凉的手说道:“姑娘去吧,这国公府交给老奴便是。”

    陈木凉摸了摸小八的圆脑袋,微微一笑,轻声道了句:“小八,莫怕,姐姐和你李皇叔一定会没事的,在这儿,等我们回来接你。”

    小八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也害怕,但他却高声地道了一句:“好!”

    陈木凉给了李管家一个眼色,李管家心领神会,将小八带走了。

    而陈木凉手持着凤佩,走到了府门外,发现三十精锐已经全副武装,属于她的一匹马正在等着她。

    她回头望了一眼倾国殿,轻道了一句:“李倾,熬住,等我。”

    说罢,她纵身一跃上了马,一身粉色衣裙高喝一声“驾——”便朝着宫门驰聘而去!

    她的身后,三十骑亦随之而动,尘土飞扬,惊起风云万里!

    从国公府到西寺街再到宫门口,她只花了半柱香不到的时间。

    当她抵达东宫门之时,见势不对的守门侍卫拦住了她,冷冷问道:“来者何人?所为何事?”

    陈木凉亮出了凤佩,说道:“陈木凉,来救李倾。若尔等为李倾部下,念及往日恩情,还望当成没看见。”

    守门的几人为难地相视一看,踌躇不已。

    陈木凉猜得几人心思,高声道到:“当今圣上昏庸,杀功臣,枉顾江山社稷!这样的君王,就算今日李倾死了,他日昏君当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们难道想眼睁睁地看着为盛秦拼下江山的悍将去不明不白地死吗?!”

    她这一番说得铮铮铁骨,令几人不由得为之一振。

    为首那人恭敬一礼,低头说道:“姑娘所言极是。我乃国公淮南四十八军旧部王贺,愿意舍命替姑娘开路!”

    “我乃国公淮北三十六军旧部秦楠,愿意舍命替姑娘开路!”

    “我乃国公河北二十四军旧部赵俊,愿意舍命替姑娘开路!”

    “我乃盛秦洛阳八十一军司马南,愿意舍命为这天下,为替姑娘开路!”

    一时间,“哗——”是盔甲齐齐磕在青玉石板上的撞击声响,四人纷纷低头以右手叩向了心口,深重举起了刀枪!

    “好!陈木凉敬重各位好汉!他日定不忘各位的大恩!”

    陈木凉点头,挥剑而上,径直踏马入了皇宫内,一马当先,三十四铁骑紧随其后!

    铁骑撞击着石块发出了令人振奋人心的热血声响!

    远远望去,一位娇小的女子凌驾于飞马之上,并未朝着天牢奔去,而是一路锁定了那太极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