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61章我的男人,我来救。
    太极殿处,高高在上的皇帝李默正在举起樽杯款待左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太子殿下不远万里前来,又助朕拿下乱臣贼子,实乃是盛秦的福人,朕敬太子殿下一杯!”

    已有几分醉意的李默刚将李倾顺利关押,心情大好,亦也贪杯了几分。

    而心有成府的左仲却只是浅酌一口,微笑着坐下,轻道一句:“是陛下洪福齐天。”

    他的身旁只有箭侍和刀侍,少了一人。

    而他亦不断地将目光瞥向殿外,似乎在等着什么动静。

    李默却正当得意之时,加上了几分醉意,竟连左仲明显的心不在焉都没有看出来。

    “来,起舞!”

    李默将手高高抬起,醉醺醺地一拍掌,令歌舞起。

    几个聘婷婀娜多姿的舞女从两侧顾盼生姿而出,以霓虹袖作舞,配以笙箫越鼓,令人目不暇接。

    李默也难得放下了平日里帝王的架势,随性而起,以银筷轻轻敲击着琉璃酒杯,随着节奏发出悦耳清脆的响声。

    他缓缓闭起了眼睛,十分享受这一刻。

    要是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足足有了十年。

    这十年来,李倾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始终悬空在他龙椅的上方,随时便会砸向他的脑袋,令他的龙椅不保。

    而如今,这座大山变成了阶下囚,就等午时一过便立刻斩首,从此便可以高枕无忧,他怎不得意?

    李默敲击杯盏的节奏越来越随性,心情也越来越好,最后甚至闭眼嘴角恣意上扬,身体亦跟着摇摆了起来。

    而就在他最上头的时候,舞乐似受到了惊扰一般戛然而止!

    “嗯?”

    李默不悦地一皱眉,抬眼看向了台阶之下。

    却见高阳公主手持乐手的鼓槌,满目失望地在他的面前“咔擦——”一声将鼓槌掰断!

    “当——”

    高阳公主将断成了两截的鼓槌狠狠扔在了地上,望着高高在上的李默,高声质问道:“皇帝哥哥,你就是这般守父皇交给你的江山的吗?竟然连功臣重臣也可以随意安个罪名扣杀是吗?!”

    她本就任性惯了,自然根本没将左仲放在眼里,当着左仲的面就质问着李默,一点都没有给他面子。

    而李默虽然素来宠爱这个唯一的妹妹,但这毕竟是朝政。

    更何况,吞天洲的太子殿下还在场,叫他的颜面往哪里放?

    “砰——”

    李默重重将银筷子扔在了龙案之上,拍案站起,怒指向了高阳公主喝道:“高阳!放肆!这里是朝堂!注意你的身份!”

    哪里知道高阳公主一昂头,根本不理会李默的龙颜大怒,而是撒泼一般地说道:“我不管!今日皇帝哥哥不放了李倾,我便在这儿不走!”

    李默被他这个娇横的妹妹气得不轻,当下便怒道:“来人!给朕把高阳公主带下去看好了!若她踏出公主殿半步,朕要了你们每个人的脑袋!”

    两旁的侍卫唯唯诺诺上前,又不敢弄疼了高阳公主,也只是象征性地要架走了高阳公主。

    谁知,高阳公主毫不畏惧,“哗——”的一声便从袖口中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头一昂横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威胁着李默说道:“皇帝哥哥,你今日若是不放了李倾,我便死在这里!”

    一旁一直在独饮的左仲的唇旁掠过了一丝看好戏的表情,他并不作声,只是淡淡地看着这一切。

    他的案桌上放着一把上好的宝剑,离他只有一寸的距离。

    “高阳!你别仗着朕宠你就胡作非为!那李倾是你值得护的吗?他的心里根本没有你!”

    李默气得不轻,恨铁不成钢地骂着高阳公主,却又怕她真的胡来一刀结果了自己的性命,只能忍着这般说道。

    高阳公主也是个烈性子,再把匕首一横,隐隐已见血痕!

    她看向着李默,说道:“李倾不爱我,我可以等,可以等他爱上我。但,如果皇帝哥哥一纸令下杀了他,高阳便也死了。”

    李默脸色铁青,扶额压制着内心的烦躁,叹气道了一句:“高阳,你是真的傻……一个人不爱你,就是不爱你。怎么可能等你爱上他?”

    高阳公主的眼里亦是满心的期待,丝毫不理会李默的劝,将刀刃又贴近了脖颈一步。

    就在一切陷入了僵局,左仲喝着酒看着热闹正起劲之时,殿门响起了一阵整齐划一的马蹄声!

    “谁!?”

    李默的心里掠过了一丝不妙的感觉,连忙喝道。

    而就在此时,一支锐利的箭光从殿门中心飞一般地穿过,径直朝着高阳公主手中的匕首射去!

    “当——”

    “斯——”

    箭端从匕首处摩擦出了一道剧烈的火花,撕裂了空气般震得高阳公主的手一抖!

    匕首不经意间在她雪白的脖颈间划过了一道轻微的血痕后当地一声溅落在地!

    而与此同时,那支箭后劲仍然很足地朝着李默的咽喉处锁喉而去!

    左仲的眼眸不由得微微一亮。

    他眯起了促狭的目光朝着殿门外看去。

    飞马之上,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脚踏过了奔驰的骏马,整个人飞掠而起,一脚已入大殿之内!

    凌空之际,她再拉一弓!

    弓满圆,弦成!

    “铮——”的一声,箭如锋芒再度朝着李默的前额处锁去!

    两箭一前一后,皆是要害之处,吓得舞女们尖叫连连,四处躲避。

    李默亦只能左闪右避好不容易才躲过了这两支箭。

    可还没等他缓过心神之际,却见陈木凉已经飞步踏过了台阶,一步上前反手便将飞雪刀逼在了他的咽喉之处!

    李默刚想挣扎,却被陈木凉一刀割得咽喉出血!

    李默倒抽了一口冷气,酒醒了大半,这才问道:“陈木凉,你想做什么?”

    陈木凉一脚踏在了龙椅之上,一手持飞雪刀玩味地看了李默一眼,冷笑道一句:“如皇上你所见,我陈木凉的男人,我自己来救。不需劳驾他人。”

    “若是你敢下令杀了李倾,信不信,我让你让这天下给他陪葬!”

    “你敢!”

    “皇上可以看看我陈木凉敢不敢。”

    陈木凉的目光之中一道寒光掠过,三十四铁骑下马齐齐将整个太极殿守了个水泄不通!

    李默闭眼,一阵绝望。

    ------题外话------

    明日本文上架,还望多多支持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