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69章小客栈
    在离皇宫不远的西寺街上有一家十分不起眼的客栈,客栈的生意寥寥无几,小二和老板都坐在柜台里打起了瞌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唯一亮着的一间房内,却住着吞天洲举足轻重的小太子——左仲。

    简陋的桌子摇摇晃晃,上面仅仅摆着一盏快要燃尽的油灯,左仲则坐在上座,眉头紧锁,低声恼怒地质问了一句:“城门那边搞不定吗?今夜如果出不了城门,明日白夜里搜城可就麻烦了。”

    刀侍摇了摇头,愧疚地低头说道:“启禀太子殿下,方才我和笛去探过了,守门的将士都是李倾的部下,似乎是得了我们还在城内的消息,看守得很严,就连一筐子鸡蛋也要挨个搜过去。”

    “是的。而且他们重兵把守在城门口,怕是我们要强攻不仅会吃亏,更会出现彻底出不了城连累太子殿下的可能。”

    笛侍则皱紧了眉头,亦不乐观地说道。

    “难道没有办法出城了吗?只能在这儿坐以待毙吗?要知道,错过了今夜,明日出城的希望可就更渺茫了。”

    左仲紧锁眉头,以指关节轻敲着桌面,发出令他心躁的声响。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之时,客栈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车的声响。

    随之,只听得一声“吁——”的驾马车声,马儿在客栈面前停下了脚步。

    笛侍敏感地走到窗旁,手提木笛警惕地看向了马车。

    ——这个点来这么偏僻的地方打尖儿,还是看起来这般华丽的马车,且看着像是宫里出来的马车,实在不得不让人怀疑。

    “是谁?”

    左仲亦握住了剑,冷静地抿了一口茶水,锁眉问道。

    “启禀太子殿下,是高阳公主。”

    笛侍迟疑了片刻,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一身白衣素缟的女子,轻声禀报道。

    “哦?是她?”

    左仲的眉间隐约有喜色,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缓缓将剑搁置在了桌面之上,轻笑道一句:“看来,是贵人。”

    “太子殿下的意思是……?”

    刀侍迟疑了片刻,看向了左仲,请示着要不要去开门。

    “开门恭迎贵客。看来,天无绝人之路。”

    左仲再抿一口粗茶,轻笑着说道。

    “是。”

    刀侍得了令走到门旁,轻轻拉开了门。

    高阳公主站在了门前,身穿斗篷,缓缓将目光落在了左仲的身上。

    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变故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没有了往日的骄横,多了一分狠戾的沉着。

    她纡尊降贵地屈身一礼,轻声道了一句:“高阳见过太子殿下。深夜来扰,还望太子殿下见谅。”

    左仲微微一笑,亦起身,亲手扶起了高阳公主,笑着说道:“哪里是打扰。分明是此处鄙陋,怕是怠慢了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凄然一笑,心灰意冷地道了一句:“皇帝哥哥已去,高阳虽不是戴罪之身,却也是终究没了依靠。所谓公主的头衔,也不过是外人看着光鲜罢了。”

    左仲只是笑笑,知她说的是真话,也知此时不适合迎合假话,便默默没有作声。

    高阳公主长叹一气,接着说道:“太子殿下放心,高阳此次前来乃是受高人指点,得知太子殿下暂住此处,并无其他人再知晓。”

    “哦?”

    左仲皱了皱眉头,他虽不知高阳公主所指的高人是谁,但是他自认为行径隐蔽至极,却没有想到还是落到了旁人的眼里,不由得有些脊梁发凉。

    “太子殿下现在一定在愁着怎么出城一事,而高阳自认为可以助太子殿下出城。”

    高阳公主微微一笑,看向了左仲,等着他的回应。

    左仲思索了片刻,答道:“不知高阳公主有何妙计?”

    “我虽是落魄的公主,但好歹名头上还是皇室长公主的称号,那些守城的将士虽说是李倾的部下,也盘得紧,但拿我这个名头来压他们,好歹还是有几分用的。加上马车,混出城不是一件难事。”

    高阳公主淡淡一笑,目光里已多了几分凌厉之色。

    “高阳公主所言甚是,左某感激不已。只是……左某不知高阳公主为何要帮左某出城呢?”

    左仲心中早已有答案,只是他知晓高阳公主既然愿意帮他,必是有求于他。

    与其等着高阳公主说出口,倒不如他顺水推舟地问一下,做个人情。

    果然,高阳公主了然一笑,目光寒厉地说道:“如太子殿下所料,高阳有一事相求。”

    “公主但讲无妨。”

    左仲已经猜到了几分,笑着问道。

    “带我出城。带我去吞天洲。”

    高阳公主微微昂起下颚,目光坚定而寒冷,沉沉道了一句:“我要亲手杀了李倾和陈木凉,为皇帝哥哥报仇。”

    “就算覆了这盛秦天下?”

    左仲微眯起了双眼,一丝顾虑掠过了他的瞳孔深处。

    “呵。太子殿下以为没了皇帝哥哥的盛秦还值得我这个傀儡公主去记挂吗?高阳自幼娇惯,不喜欢委曲求全,认定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若是高阳没有想好,断然也不会做出今夜的决定。一旦李倾发现了是我放走了太子殿下,势必我也是死路一条,不是吗?”

    高阳公主说得字字如针芒,每一个字都插进了她的心脏,沾染上了猩红的鲜血,刺目着她的双眼。

    左仲沉思片刻,他说道:“承蒙高阳公主抬爱,看得起左仲。左仲亦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既然公主愿意帮助左仲出城,此等大恩必当要报。”

    “至于公主的要求,左某一并答应。且,左某承诺公主到了吞天洲后待遇不会比在盛秦差。”

    “因为,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公主殿下要复仇,恰好,左某要这盛秦天下。”

    高阳公主眼中的火焰一下被点燃,将她心中强烈的复仇渴望烧得剧烈。

    她低头恭敬顺从一礼,轻声道了一句:“高阳,谢太子殿下成全。”

    “马车已备好,一应俱全。太子殿下和两位姐姐还请移步上车。太子殿下若信得过,城门那边放心交给高阳便是。”

    “公主殿下言重。”

    左仲看了高阳一眼,缓步走下了台阶,阔步朝着客栈外的马车走去。

    是夜,月朗星稀,在一道狭窄而偏僻的巷子里,一辆华贵的马车缓缓朝着城门口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