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71章告白
    酒宴散了之后,李倾作为监国住进了太极殿旁边的偏殿,原先的国公府则仍然保持原状,就算是给陈木凉暂住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按照李倾的说法是——“反正早晚你都会是这里的女主人,不如让你提前适应一下。”

    而当时,陈木凉则是乐呵呵地看着这偌大的国公府都是自己的了笑得合不拢嘴,连李倾的话都没有听清楚便连连称赞道:“这个好,这个好。”

    关东老头则挑了间最靠近陈木凉房间的偏房住了下来,这样照顾起她来也方便一些。

    王骁不知为何也不去云游四方了,整日和李倾厮混在一起,搞得关东老头甚为紧张,以为他们又在想什么馊主意。

    看似逍遥又慵懒的日子过了才三天,陈木凉便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

    她躺在摇椅上算着日子,咕囔了一句:“好像有三天没看到温北寒那小子了?也不知道他伤好些了没……”

    还没等陈木凉惦记完,窗外便有一道白色身影淡淡走出,温北寒绝世的容颜隔着窗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对着她温柔一笑说道:“怎么,才三日不见,已经开始想我了?”

    “温北寒!”

    陈木凉一跳而起,连忙跑到了窗外的朱廊下拉着温北寒便开始检查起他的伤势来。

    温北寒也不拦着她,任由她将自己摆弄来摆弄去,只是慢悠悠地说着:“我没事,都好了,真的。”

    陈木凉仔细检查了一遍,还像模像样地搭了他的脉象后才放心地一拍他的肩膀,十分深明大义地说道:“我就觉得像你这种盖世英雄不会这么快挂了的,果然,啧啧!”

    温北寒笑得眉眼都弯了,他凑近了她说道:“那……如果哪天挂了,你会不会心疼啊?”

    陈木凉心虚地往后一躲,讪讪一笑,咕囔着说道:“都说了是盖世英雄了,怎么会挂哦……”

    温北寒的眼眸里掠过了一丝失望,随后又宽慰地一笑,轻声在她身后说道:“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我要回江南温家了。”

    “啊?!这么快就要走吗?”

    陈木凉转过了身,眉头一皱,极为不舍地看了温北寒一眼。

    温北寒被她这般一看倒是心软了不少,眼眸里温柔得都要掐出水来了。

    他细细地看向了陈木凉,认真低头说道:“若是你有兴趣,倒是可以随我一道去江南看看。那里烟雨蒙蒙,青石板一路铺到了小桥流水处,是个好去处。”

    陈木凉为难地低头踌躇了一会儿,然后她抬眸轻声说道:“爹也说我生在江南,也总说要带我去看看。但我好像目前还没有要想走的意思……”

    “是因为李倾吗?”

    温北寒的目光微微一暗,他凝视着她的眼眸问道。

    “当然不是!”

    陈木凉当下便否决,却亦心虚地转过了身,咕囔着:“他那么讨人厌,我怎么可能为了他留在盛京。分明是这盛京好玩的东西太多了,而且我才住上这么大的房子,得多享几年福……”

    温北寒自然知道她的言不由衷,却也没有点破她,只是从她身后轻轻环住了她的肩膀,深深在她的耳边说着:“我这一走,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让我就这样抱你一会儿,就一会儿……”

    陈木凉于那一瞬间怔住了,她听得出温北寒话语中的不舍和留恋,但是好像相比较她对他的不舍和留恋又多了几分令她不明白的情感。

    而这份情感却像一个结一般将她的心轻轻束缚住,令她微微窒息,令她没由来的一阵安静。

    他的手臂很宽很温暖,是无尽的安全感将她深深包围住,令她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厚重而温暖的。

    她不懂那时候的他为何深深将她搂了许久许久,就像是一松开下一秒就再也不会拥有一般的绝望。

    “陈木凉,我多么希望,有一日,你能像看李倾那般深深看我一眼。我承认,我嫉妒他嫉妒得很抓狂,甚至有时候会觉得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但,陈木凉,我亦知道,如果那是你的选择,那么,我也只能选择铭记和放手。”

    “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再遇见你,但是,自从那日在湖边你杀了我的鸡,分我鸡腿那日起,从我给你画那幅画起,我便不由自主地心动了。”

    “这种情绪连我自己都没有发觉。甚至,一开始,我以为那只是错觉。”

    “然而,当你拼命救了我那一刻,我便知道,这世间纵使有刀山火海,只要你在那,我一定会奋不顾身地去了。”

    “在那一刻,我才知道,陈木凉,我完了。”

    “我爱上你了。你知不知道,陈木凉?”

    温北寒的声音微微带上了些哽咽,落在了陈木凉的心上像是一滴甘露滋养了曾经种下的种子,一下子催生它发了芽开了花。

    她被惊住了。

    她呆呆地站在了原地,任由他以更紧的姿态拥抱着她,难以置信地喃喃问了一句:“你说,你爱上我了……?”

    温北寒察觉到了她的无措和诧异,他将她轻轻转过了身,低头凝视着她认真地说道:“陈木凉,你听好,是的,我爱上你了。无可救药了的那种。”

    “我本来不想将这件事情告诉你,觉得一定会干扰你,会很自私。”

    “但是,我认为雪临说得对。你有权力知道这一切,亦能够选择最后适合你的那一个。我不该当一个懦夫。”

    “陈木凉,我现在不需要你的回答,亦不需要你的回应。但能不能请你不要因为我喜欢你这件事以后刻意远离我?”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走近你,好吗?”

    温北寒深深地看向着她,眼中的炙热是陈木凉从未见过的温度。

    陈木凉有些狂乱,她的心很忐忑,眼神很慌张,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温北寒。

    她很珍惜这个朋友,但是,她亦害怕伤害了他。

    良久,她才慌张地抬眸道了一句:“温北寒,让我想想,好吗?”

    温北寒眼中掠过了狂喜,将她拥入怀里,轻声在她耳旁说道:“木凉,我以为你会直接拒绝我。这个答案,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一旁的梨花树被风吹过,纷纷扬扬,迷乱了陈木凉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