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80章江南温府胭脂红
    “公子,要不要上前去看看?”

    温凉也觉得有些奇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毕竟江南之地离边疆远得很,虽然近年来五大洲之间贸易来往是频繁了些,但是能随意出入温府的异族人还真没见过。

    “不必了。看样子是得到了母亲默许的。”

    温北寒微皱眉头,放下了帘帏道了一句:“走吧。”

    他从侧面曾见过此女子亮出个一枚进出温府的通行令,那枚通行令是可以出入温府的任何一个宅邸的。

    所以,可以断定,这女子和母亲的关系匪浅。

    “驾——”

    马车徐徐向前,于温府门前停下。

    温北寒撑伞缓缓下了车,立在了温府门前,抬眸朝着牌匾之上烫金的“温府”两个大字看去。

    ——这两个字,还是太祖皇帝亲自题写,一直是温府的骄傲所在。

    但,却一直不是他的志向所在。

    他低头淡淡一笑,走入了府门口。

    负责看守温府大门的是一个老奴,是看着温北寒长大的,故而温北寒一迈入温府门口,他便认出了温北寒。

    ——“老奴见过公子,公子你可算回来了!!!快快快,快去禀报夫人,夫人知道公子回来了要高兴极了!”

    老奴招呼着一旁一个年轻的家丁,连连替温府接过了行礼,满脸的褶子都笑成了花。

    “李伯,不必惊扰母亲了,我去她那儿便是。”

    温北寒微微一笑喊住了正要去传话的家丁,迈过了高高的门槛,一路朝着正厅走去。

    等他走到了正厅旁之时,他警觉地停下了脚步。

    他听得正厅内温夫人和一位女子的交谈声,不由得眉头越锁越紧。

    ——“夫人,请恕胭脂多言,若是温府不动用江湖势力,怕是很难应付这次的威胁……”

    ——“好了,胭脂,我也已经很明确地告诉过你了,温家是靠着江湖起家的,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对不会麻烦江湖上的朋友。”

    温夫人重重地将折扇扔在了檀香木案桌之上,折扇应声而断成了两截。

    那名女子的眼色微微一沉,低头默道了一声:“是。胭脂谨遵夫人训诫。”

    温北寒只听了一个一知半解,却也很少见温夫人发这么大的火,还是当着一个异族外人。

    ——要知道,温家可是出了名的重礼仪。

    温北寒上前几步,装出一副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欢喜一步入了正厅,高声道到:“母亲大人,我回来了!”

    温夫人听得了温北寒的声音,先是眼中掠过了万般的狂喜之色,随之又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往美人榻上一躺,装出了一副大病不起的模样。

    “北寒,咳咳咳,你可算回来了……再晚些,你可能就见不到为娘了……咳咳咳……”

    温夫人以巾帕掩口,一副虚弱得不能再虚弱的模样,满目哀伤地看向了温北寒。

    温夫人这顿操作看得一旁的胭脂一愣,随之了然低头一笑。

    “母亲大人,你瞎说什么呢……你看看你,生龙活虎健健康康能生吞活剥下一头驴的模样……想也知道是骗儿子回来的……”

    温北寒一眼看穿了温夫人的演技,毫不留情地当场笑嘻嘻揭穿她。

    “咳咳咳……你这个小子,一回来就气我!看我不打死你!”

    温夫人见装不下去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操起了一旁的鞋底便朝着温北寒含恨扔了过去。

    温北寒倒是将鞋底接了个稳稳当当的,笑得温柔不已。

    “母亲大人如此美貌倾国又倾城,阎王怎么也舍不得让您生病啊……”

    温北寒嬉皮笑脸地上前几步,将鞋细心给温夫人穿上,哄着温夫人开心。

    “少来!你把温玉白送了出去那件事,我可还记恨着呢!你知不知道,那温玉跟了我们温家多少年啊……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温夫人说得幽怨的很,拎着温北寒的耳朵便是一阵骂。

    “疼疼疼——”

    温北寒亦装出了一副十分疼痛的模样,咕囔着委屈说道:“您也知道,那种情况下儿子我也不可能不供出温玉啊……否则温家怎么办?再说了,这事儿您不是也默许了嘛……”

    “还说!信不信我大义灭亲,给那些江湖前辈一个交代?!”

    温夫人佯装生气,抡起手掌就吓唬着温北寒。

    却被温北寒一把拽住,嬉皮笑脸地撒了个娇说道:“母亲大人,儿子在外好想你啊……”

    “想我?哼——想我你能几年不回温府?我看你是想屁了。”

    温夫人丝毫没有顾忌到胭脂惊诧的表情,白了温北寒一眼,难得耍着小性子说道。

    “这不是忙嘛……你也看到了,一大推的事情等着儿子去处理呢……”

    温北寒心虚地往后躲了躲,十分谄媚地笑着说道。

    “忙着和那个姓陈的姑娘谈情说爱?还是忙着整天去水轩阁?你倒是真给我带个媳妇儿我也就认了,你这空手一个人回来,算个什么事情?啊?”

    温夫人叹气站起,眼中皆是无奈的宠溺之意。

    “知道了知道了,改明儿给你带回来。”

    温北寒听到温夫人提及了陈木凉脸色微微一变,不再嬉皮笑脸的,转了个身看向了胭脂,目光微微一深,笑着问道——

    “哎呀,瞧我这眼力劲儿,竟没看见屋里还有位貌美若天仙的姐姐!母亲,你不介绍一下吗?”

    胭脂很通事理,听得温北寒这般说忙欠身一礼,施施然道了一句:“小女名叫胭脂,乃是漠知洲皇洲人氏,多有叨扰,还望公子和夫人见谅。”

    “漠知洲皇洲人氏?”

    温北寒细细打量了胭脂一眼,皱眉问道:“那皇洲向来都是漠知洲皇族居住之地,外族不得入内。看来,胭脂姑娘身份匪浅啊……”

    胭脂听罢只是低头微微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似乎有让温北寒去猜的意思。

    倒是一旁的温夫人见温北寒看胭脂的目光不怎么友善,一把拉过了温北寒,笑着对胭脂说道:“胭脂,这是我儿子,平时呢,管教不严,还望胭脂姑娘莫要记在心上。”

    “夫人言重了,温公子如传闻当中仪表堂堂,一看便是人中龙凤,令胭脂好生钦佩。”

    胭脂再低头微微一笑,尽显温婉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