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95章红豆生南国
    斗笠掉落了下来,女子慌张回头想要遮住脸,却不料一阵风扬过,将她的发扬起,露出了她再也清晰不过的面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红豆?”

    陈木凉愣了一下,吃惊地看向了红豆,眼中充满了不解:“怎么……会是你?”

    红豆见身份既已经暴露,咬了咬下唇满目皆是恨意地说道:“陈木凉,你一定要这么咄咄逼人,将别人往死路上逼吗?”

    “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陈木凉皱着眉头,凉凉地瞥了一眼红豆,双眸亦清冷。

    “你不明白?呵。”

    红豆凄凉一笑,唇旁掠过了冷笑之意,冷冷向陈木凉走近了一步说道:“那我来告诉你,你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自从公子遇上了你,就一直步步迁就自己,一次又一次地退让,甚至不惜违背夫人的意愿出让温府的利益。”

    “我就想问问你,陈木凉,你究竟何德何能,能让那么一个优秀的男人为你做到这种地步后,你还对他不管不问?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看到他难过你不会心痛吗?!”

    红豆的双眼猩红,犹如一头被困住的洪水猛兽一般随时可能爆发开来。

    陈木凉微微眯起了双眼,略微一想,才轻声道了一句:“红豆,你莫不是爱上你家公子了?所以才会这般说?”

    红豆被她戳穿了心事虽有一些难堪之色,但她随后一昂下颚,丝毫不悔地说道:“不错。我是早在你之前便在公子身旁了。我也早就默默爱上了他!”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呵,他的眼中,始终只有你,满心满目的,只有你一个人。”

    “在你看来,我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陈木凉,你真的够了。”

    红豆的一行泪无声地落下,她的话语里已有哽咽。

    陈木凉轻叹一口气,将飞雪刀重新插回了腰际间,深深看向了红豆认真地说道:“红豆,你若是真的爱你家公子,便不应该是这般模样。”

    “你在质疑我的爱?”

    红豆怒剑一指,指向了陈木凉!

    陈木凉只觉面庞上有一抹剑风拂过,但她只是闭了闭眼,一动也不动。

    她缓缓看了一眼红豆,怜悯地道了一句:“红豆,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无论是哪一个男人,都不值得你因爱生恨,变成连你自己都憎恨的模样。”

    “你想,曾经的你是怎样。现在的你呢,又是怎样?若你是他,你当真会多看一眼现在的你吗?”

    “更何况,爱与被爱本就是由心而生,强求不来半分。你这般做,除了降低你自己的风度,还能获得其他吗?当真我不去温府了,他便能爱上你吗?”

    “醒醒吧,红豆。做回那个曾经的自己。”

    “够了!陈木凉,你没有经历过我之前和公子相处的那些年,没有经历过我这些日子以来的绝望,你凭什么劝我善良!不要假惺惺地猫哭耗子假慈悲,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红豆眼中的一点猩红瞬间被点燃,似一团火一般迅速在她瞳孔里扩散开来,令她的剑如流光一般朝着陈木凉刺来!

    “不好。笨女人有危险。”

    一剑刚想去救陈木凉,却见一道飘逸的白影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飞出,以更为快的速度横在了陈木凉的面前,空手接过了红豆的刀刃!

    “嘶——”

    是锋利的刀刃撕开皮肤的声响。

    接着,在他的手心处很快便有鲜血渗出,不断地滴落在了地上,绽开了血花。

    空气里弥散开了一抹浓厚的血腥味,而气氛,亦在那一刻迅速降至了冰点。

    红豆猛然抬眸,撞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眸!

    她颤抖着声音,低声道了一句——

    “公子……”

    温北寒只是轻轻松开了手,任由伤口滴着血,将手别至了身后,深叹一口气轻声道了一句:“红豆,是我欠了你。但,今晚,是你错了。”

    “当——”

    红豆手中的剑失神地溅落在了地上,撞击出一声刺耳的声响。

    久久颤鸣不断。

    红豆的身影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眼中的泪再次无声地滑落。

    一直流到了她的唇旁,一片苦涩,再滑落进了她的脖颈,无数的寒凉。

    她近乎失魂落魄地缓缓抬眸看向了温北寒,摇着头问道:“公子,是不是连你也觉得,红豆爱你这件事是一个错误?而我这几日做的这些事,亦是一个错误?”

    温北寒不忍地看向了红豆,只能轻声劝道:“红豆,爱这件事本身是没有错的。但,如果你爱我变成了偏执,亦令你不快乐,令你变得不像从来的自己,那为何不饶过自己,忘了我?”

    “如何忘记?!”

    “整整十八年的回忆,公子你要红豆如何说忘就忘记?!”

    红豆隐忍的泪如串而落,双目通红透着深深的绝望,颤抖着双唇满目悲伤地说道:“公子,你一向有好办法,你教教红豆,怎么忘……”

    温北寒的眼中亦是深深的内疚之色,他走近了红豆一步,却逼得红豆连连退了好几步。

    “红豆……”

    “不要过来!!!”

    红豆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她摇着头踉跄着往后退着说道:“公子,你别过来了……”

    “也别劝红豆忘了你了……”

    “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不可能了……”

    “公子,她到底哪里好,值得你护她成这样……我到底哪里不好,整整陪了你十八年,却换不来你的一眼相看?”

    温北寒担心地看着这样的红豆,千言万语却只能化作了唇旁一句极为无奈的——

    “红豆……你别这样……”

    “够了!够了。够了……”

    红豆低吼而出,双目通红地看向了温北寒,倒退几步凄凉一笑,缓缓道了一句:“公子,红豆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红豆了。”

    “以前的那个红豆,公子不喜欢。”

    “现在的我,更不敢奢望公子的垂怜。”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就当红豆死了吧。别再找我。”

    红豆决绝地看了温北寒一眼,一抹眼泪,使出了毕生的力气冲进了无边无际的夜幕里!

    “红豆!你要去哪儿!?”

    温北寒刚想追上去,却被红豆飞掷而出的剑给挡了回来。

    他不得不撤身避让,却听得她那把拿了十八年的剑“铮——”的一声插进了一旁的巨石之中,震得巨石“轰——”的一声散做了粉末。

    “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