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96章以爱之名
    温北寒竟只能远远地看着红豆的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却连追上去的可能性都没有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失神地站在原地,满眼都是内疚之色。

    陈木凉在他身后轻声道了一句:“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温北寒缓缓转过身,对陈木凉苦涩一笑,轻声道了一句:“抱歉,因为我的原因,给你添麻烦了。”

    “朋友之间,不说这个,不是吗?”

    陈木凉微微一笑,从身上掏出了一瓶金疮药,递给了温北寒说道:“还是撒一些药吧,不然一会儿留疤了就不好了。”

    当听到陈木凉说道“朋友”两个字的时候,温北寒还是怔了一怔,眼中隐约有失落之色。

    但,很快他便将这抹失落掩藏殆尽。

    他接过了金疮药,随手洒了点在手心,剩余的还还给了陈木凉。

    陈木凉见他包好了伤口,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你是从温府连夜赶过来的?”

    温北寒笑了笑,看了一旁一脸怂的温凉,道了一句:“别忘了,你的身边也有我的人在。”

    “你遇到了麻烦,还是因我而起,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别说是从温府赶过来,就是在天涯海角,也得来。”

    他的眼中似有星辰大海,说这些话的时候倾倒了整片的海面星光,令人无法挪开目光。

    “我还真以为温凉是个老实人。原来,早就已经通风报信。”

    陈木凉微微一笑,嗔怪地说道。

    “陈……陈姑娘,这可不能怪我……出来的时候,公子吩咐过了,遇到什么事儿都得传信给他。我可不敢擅作主张……”

    温凉躲在温北寒的身后咕囔着,不时偷瞄了陈木凉几眼,看她的脸色不像是生气的样子,这才放轻松了些。

    “别怪他。他也是担心你们出事才传信给我。现在没事了,我们一道回温府吧。我母亲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你了。”

    温北寒笑着说道,双眸里尽是满满的期待之色。

    “你母亲?温府温夫人?”

    陈木凉皱了皱眉头,心想——我跟那温夫人素不相识,她对我能有什么期待去?

    温北寒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只是笑着道了一句:“去了你自然就懂了,走吧。”

    “等等,我还得带两个朋友。”

    陈木凉迟疑了片刻,指着不远处的赫章说道:“他叫赫章,是你府中一位女子的青梅竹马。他有非去温府不可的理由。”

    温北寒丝毫没有介意的意思,反而朝着赫章点点头,道了一句:“久仰。”

    赫章亦躬身一礼,算是回过。

    陈木凉刚想介绍一剑之时,却见一剑从槐杨树上轻掠而下,稳稳落在了两人之间,毫不客气地持剑于胸前傲慢地道了一句——

    “我叫一剑,奉李倾的无理要求保护陈木凉。你可以当我不存在。自然,我也可以当你不存在。”

    温北寒伸到一半的手收了回来,他微微蹙了蹙眉。

    直觉告诉他——这个一剑似乎对他有敌意。

    但是,这敌意到底来自何处?他却说不太上来。

    温北寒最终还是微微笑了笑说道:“一剑少侠爽快,那温某便也不拘小节,一切照一剑少侠的意思来就好。”

    一剑听罢看都没看温北寒一眼,一把扯过陈木凉的袖子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不打算上马?”

    “你不是说你不跟我一起干这一票的吗?”

    陈木凉白了一剑一眼,怼着他一甩袖口说道。

    “还不是怕你一个人搞不定,回头死了李倾找我要人?”

    一剑亦没好气地回到,话语间活脱脱的一个喷火龙。

    “得得得,我死了一定会在死之前立下字据,说我陈木凉的死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行了嘛?”

    陈木凉甚为头疼地埋汰着一剑。

    “甚好。另外别忘了签字画押。”

    一剑大步朝前走去,漫不经心地扔下一句看似很没良心的话。

    “了不起啊!要你保护???”

    陈木凉恶狠狠地在他身后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叉,不满极了。

    始终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温北寒若有所思。

    他似乎知道方才一剑对他的敌意来自哪里了。

    他看向了陈木凉浑然不知的傻乎乎身影,几步上前,带着几分酸意笑着说道:“看来,你跟他感情很好?”

    “好个屁啊!整天除了问我要梨子吃和气我,他还会干啥?会干啥?”

    陈木凉痛心疾首地一拍额头,仰天要歇菜。

    “我看着好像他倒是因为和你挺亲近的,所以才跟你说话比较损。”

    温北寒一眼看透,试探着陈木凉说道。

    “拉倒吧。他这个人就是损人一个,对谁都这般损。或者是我得罪了他比较深吧,天天损我。一天不损我,我估计他都睡不着。”

    陈木凉朝天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而前方不远处的一剑显然听了个一字不落,却只是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来彰显自己的不满之意。

    温北寒见陈木凉似乎并不知道其中缘由,而看样子那个一剑似乎也有些懵懵懂懂,这才放了一些心。

    他笑着对陈木凉说道:“这么说来,还是我对你好一些?”

    “那当然!”

    陈木凉一昂头,十分确定地答道。

    前方不远处是一声更为不满的哼声。

    温北寒笑了笑,轻叹一声:“可惜了,对你再好,我们也只是朋友的关系。”

    “嗯???你方才在咕囔什么?”

    陈木凉正巧在手舞足蹈地诅咒着一剑,一时间没听清温北寒说了什么,她愣愣地转头问道。

    温北寒无奈地笑着看了她一眼,道了一句:“我说,马匹就在前方不远处了。但是我算错了人数,一会儿你可能得和我合骑一匹马了。”

    他的眼中掠过了一丝狡黠之意,双颊亦有红云淡淡晕开,一抹羞涩的隐藏之意。

    陈木凉虽然觉得这其中有些许不妥,但是想着都是江湖儿女,也不必这般计较,迟疑了片刻便随口应了一句:“行啊。”

    她没有看到,温北寒的双眸里掠过了无数的星火,每一处绽放处都写着他满心的欢心。

    还有,浓烈的笑意。

    他望着她的身影笑得很柔和,在同样温柔的夜风中,他轻道了一句——

    “多希望,你能一直这样没心没肺,这样,我便以为,我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