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97章回温府
    有了温北寒的一路护送后,整个行程变得顺畅了许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加上温北寒的马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脚力比寻常的马儿快了许多,仅仅只是一夜的功夫,一行人便已经到了江南温府旁。

    温府的人早已得到了消息,一排人早早地便在温府大门口候着,打扫的打扫,张灯结彩地张罗着。

    就连路过的人都在相互猜测着到底是什么大人物要来。

    要知道,温府上次这般兴师动众还是皇帝来的时候。

    更加令人惊诧的是——一向深居简出的温夫人竟然也穿戴得整整齐齐的,打扮得清素而高雅,一直在温府门口打着转,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一副相当着急的模样。

    “怎么还不来啊?你说北寒这孩子,该不会是把木凉惹毛了,他们不来了吧?”

    温夫人时不时得就低声嘀咕着,皱着眉头,焦急得不得了。

    一旁的胭脂则显得笃定和淡定多了。

    她笑着安抚一旁的温夫人说道:“夫人请放心,木凉一定会来的。你就再耐心等一等,不会错的。”

    温夫人长叹一口气,面容之上又有担忧之色,轻声道了一句:“也不知道她长得像不像兰儿,会不会记恨我……”

    胭脂只是笑而不语,站在一旁装成了没有听见。

    “夫人!你看,那一行人是不是?”

    胭脂眼尖,一下子便看到了温北寒一行人。

    但,很快,她也一愣,随之缓缓锁眉。

    ——那些人里,有一个她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

    是她最不想看到的身影,却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个身影。

    “他怎么来了……”

    胭脂一慌,随之眼神闪烁地向温夫人道了一句:“夫人,我好像还忘了一些东西没拿,我去拿一下。”

    温夫人只顾着在人群里找着陈木凉,并未注意到胭脂的异常,只是随口应了一句,点点头便随她去了。

    胭脂匆匆忙忙便抄近路绕到了后院住处,捂住了胸口不停地平复着呼吸。

    “那个孩子……难道就是木凉?”

    温夫人很快便将目光锁定在了温北寒怀中的陈木凉身上,迟疑着自言自语道。

    她近乎凝滞了一般看向了陈木凉,慢慢的,双眼已经有热泪盈眶而出。

    她颤抖着双唇,将眼泪一抹,连连叹道:“兰儿……你知不知道,这孩子长得眉目之间像极了当年的你啊……也是这月牙眼也是这小嘴儿……”

    “只可惜啊……你见不到了……是我对不起你……”

    温夫人几乎泣不成声,不停地以锦帕抹着眼泪。

    一旁的下人们从未见过温夫人这般模样,皆面面相觑,不敢劝一句。

    等温北寒等人走近了,温夫人才连忙竭力地止住了哭泣,踉跄着几步上前便走到了陈木凉和温北寒身旁,连连说道——

    “可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我的小祖宗啊……北寒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去了这么久……”

    温夫人嗔怪地说了温北寒一句,却已经伸手去搀陈木凉下马。

    “温夫人,不必不必,我自己可以下的。”

    陈木凉一见温夫人这般热情,有些不适应地尴尬一笑,回避着说道。

    温夫人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热情过了头,便推搡了温北寒一下,挤了挤眼睛说道:“北寒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为娘怎么教你的?怎么能让人家姑娘家自己下马?”

    温北寒会心一笑,顺手环过了陈木凉的腰际,轻松一个横抱便将她抱下了马。

    陈木凉一声惊呼,莫名地红了红脸。

    她颇为尴尬地从温北寒怀中一跃而下,稳稳地落了地,冲着温夫人调皮一笑说道:“夫人您看,我真的可以自己下马。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娇气……”

    温夫人越看越喜欢,直接拉着陈木凉的手眉眼都笑弯了说道:“你这性子,还当真跟兰儿一模一样。干脆利落极了,着实令我喜欢。”

    “嗯???兰儿是谁?”

    陈木凉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但是却又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禁问道。

    温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们先不管这事儿。你们奔波了一夜,一定累了饿了,来来来,我啊,给你准备了一桌子好吃的。你看看有没有你爱吃的?如果没有的话,你爱吃什么,我让他们去做。保证色香味俱全!”

    “母亲……你对木凉也太好了吧?也不怕我这个当儿子的吃醋吗?”

    一旁的温北寒看温夫人对陈木凉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不觉有几分无奈,故意笑着说道。

    温夫人白了他一眼,嗔怪着说道:“你平日里吃的还不够多啊?再吃家里都要被你吃穷了。木凉和你能一样吗?啊?自己心里没点数啊?”

    说罢,温夫人又拉着陈木凉的手连连笑着说道:“北寒这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是内敛木讷了一些。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哪里哪里,北寒很儒雅很优秀……”

    陈木凉一阵尴尬,疯狂地向一剑和温北寒投去了求救的眼神。

    可是,一个只顾着沉迷于他的大水梨,一个觉得这样似乎挺合他心意。

    “是吗???你也觉得北寒不错?那真的是太好了!!!”

    温夫人高兴极了,轻拍着陈木凉的手背神叨叨地将她拉到了一旁问道:“那……你觉得你们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这……温夫人……”

    陈木凉没有想到温夫人这般直接,尴尬不已,只能抬头假装望天。

    倒是温北寒脸红成了早霞,一把拉过了陈木凉到身旁,咕囔了一句:“母亲,你这样会把木凉吓坏的……再说了,你没事做瞎问什么啊……”

    温夫人一看就看出了些端倪来,她责备地瞥了温北寒,砸吧了一下嘴道了一句:“你这孩子,就是太老实了。”

    “算了算了,先吃饭先吃饭。吃完啊,我跟木凉好好聊一聊!”

    温夫人再次拉过了陈木凉的手就径直往前走去,看都没看温北寒一眼,并且将步伐走得轻快至极。

    “还骗我说生了病不能起床了……您这哪里像是病了……倒像是欢喜上了天……”

    温北寒不满地咕囔了一句,只好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