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00章魂脉
    “为何是我?”

    陈木凉微微蹙眉,双手交叠于怀前,并不是十分情愿地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牡丹花印并非人人都能驾驭,非有魂脉之人才能拥有,否则便会暴毙而亡。”

    “而方才我探过了陈姑娘的脉象,竟是魂脉。加之陈姑娘侠肝义胆,大有风范,牡丹之印给你,也许反倒是一件好事。”

    胭脂犹豫了片刻,轻声道到。

    “既然是一件好事,那你自己留着便是,为何要给这个傻女人?”

    一剑一直在一旁不满极了,他最终没忍住将陈木凉拉到了一边,一脸拒绝地说道。

    “少侠,牡丹花印之所以能成为一洲女皇的象征,是因为它确实有着巨大的威力。只不过不知为何,如今这威力在我体内并不能完全施展开来而已。我并非要害陈姑娘,而是觉得牡丹花印的力量似乎于陈姑娘的气息颇为吻合。当然,也确实夹带了我一点私心在里面。”

    胭脂略带焦急地解释道,眼圈开始有些微微泛红。

    “得了吧。谁不知道漠知洲女皇很忌讳这玩意儿?真要是给了这傻女人,还指不定她能活到哪天呢。”

    一剑朝天翻了个白眼,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地说道。

    “如果她能将牡丹花印的能量发挥的话,就算是女皇也不能奈她何……”

    胭脂笃定地说道,但是眼圈里已经有泪水了。

    “呵。这么说,她还非得将这牡丹花印的能量发挥才能保护好自己对吗?谁这么傻没事做去冒这个险?胭脂,你不要觉得你们的遭遇值得别人同情就来想要找个替罪的羔羊。”

    “今儿就算她答应了,我一剑,也绝对不会答应!”

    一剑横眉站在了胭脂面前,毫不客气地怼道。

    胭脂一时间没忍住,一行泪缓缓流了下来,她闭眼间已有绝望之色。

    一旁的赫章亦没有多说话,只是轻轻地揽住了她的肩膀,以皇洲的语言轻声安慰了她几句。

    “够了。这事儿毕竟还是我乐意不乐意的事儿。谈不上谁答应不答应。”

    陈木凉深吸一口气,笑了笑说道:“我本就是无依无靠的一个孤儿,这一年才走了好运找到了父亲,也有了栖息之处。”

    “也该是时候积点德,回报回报了。”

    “再说了,说不定我能将这牡丹花印的力量好好利用呢对吧?那样,我岂不是就可以成为漠知洲的一洲之主了?”

    “听起来,还是挺爽的样子。”

    陈木凉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地说道:“胭脂,我答应你。”

    “陈木凉,你疯了!?”

    一剑恼怒地看向了陈木凉,满眼都写着不可思议和心疼二字。

    陈木凉淡淡看了一剑一眼,笑了笑说道:“难道你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一对璧人就这样被拆散吗?我好像确实做不到……”

    “那你就忍心你自己去送死???”

    一剑将木剑握得深紧,手臂之上已是青筋毕露,双目之间皆是浓烈的担忧之意。

    “也未必是送死,也有可能是另一种可能性呢?”

    陈木凉从未见过一剑这般发怒的模样,她有些被惊到了,迟疑了片刻轻声说道。

    “陈木凉,你如果非要这么做,那就别怪我阻止这一切。我不管他们有什么深厚的故事,也不管你有多么的不忍心,我只知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对不起,我做不到。”

    一剑一咬牙,将指关节握得咯吱作响,身旁一股罡风已起。

    “你凭什么对我说这些?你不过是答应了李倾保护我罢了,还没有必要管道这个地步吧?”

    陈木凉越发觉得一剑的反应有些奇怪,不免怀疑地问道。

    “因为!”

    一剑刚想脱口而出心里埋藏了许久的话,却被温北寒的话语声给轻轻打断了。

    “木凉,一剑少侠也是关心你的安危。更何况,这种移帝皇之印的事情本就是件大事,怎可说移就移呢?”

    温北寒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门口,他扫了一剑一眼后对着陈木凉微微一笑说道。

    “你都听到了?”

    陈木凉心情不是很好,自然语气里也带上了几分不爽之意。

    温北寒却没有计较这些,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是,从你找了借口来这里,我不放心便跟来了。”

    “你既然都听到了,那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该这么做?”

    陈木凉的语气更不好了,她冷冷说道。

    温北寒知道她在气头上,只是笑了笑走近了她一步,轻声道了一句:“木凉,我不觉得你的做法有什么不妥。但,如一剑少侠所言,站在我的立场上,我也不建议你这般做。只有坏处,看不到好处。”

    陈木凉犹豫了片刻,担忧地看向了胭脂一眼,叹气道:“魂脉之人,并非人人都有,若是我不答应,他们该如何自处?”

    “陈姑娘,有你这份心便够了。看来,胭脂是没有这个福分和机会了。既然命定如此,那便算了吧。”

    “只是,这般一来,我也不能将凰图给你们了。毕竟,我得留它保命,以找到下一个拥有魂脉的人。”

    胭脂摇了摇头,遗憾而又内疚地说道。

    赫章亦深深一礼,轻声道了一句:“事关性命,还请几位谅解。”

    陈木凉和温北寒刚想答应之时,却听得一旁已经咬牙切齿了半天的一剑冷冷道了一句:“既然这样,我来。凰图,我接了。”

    “什么?一剑,你别胡说八道的。什么凰图你接了,你凭什么去接?”

    陈木凉以为一剑气疯了头,忙拉过了一剑扯到了一旁。

    而温北寒则狐疑地看了一剑一眼,缓缓将眉头锁起。

    一剑轻轻推开了陈木凉,将手臂伸出,撸起了袖管,露出了手腕,斩钉截铁地看向了胭脂,一字一句地说道:“拥有魂脉的,不止她陈木凉一个。我也是魂脉之人。”

    “什么?!”

    陈木凉的耳旁犹如一记惊雷炸开,她难以置信地看向了一剑,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怎么回事魂脉之人……?”

    “呵……生为月舞洲秘术嫡传之人,怎可能不是魂脉之人?只是一切逃不过罢了……”

    “既然你想做的事情我不能让你去做,那么,不妨,我亲自来。”

    一剑缓缓看向了陈木凉,一双剑眉里隐藏的皆是陈木凉看不懂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