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09章来人,备马。
    “唉,果然还是个吃货……”

    陈木凉无奈地摇了摇头,拍了一下它的脑袋,引得它一阵咕噜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这样,一人,一鸟,半盘子肉,满屋子的风声,一院子的雨声,一点一滴,如同雨珠成线一般,将所有的往事穿起,又被风一吹,散做了尘埃。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去,雨也渐渐停歇了下来,而雪鹰早已吃饱了肚子蹲在了一旁大梦周公。

    唯有陈木凉看着门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轻道了一句:“秋凉了。也不知道边疆凉不凉。”

    回应她的只有滴答滴答雨滴溅落在地的声响。

    无言。

    亦,无尽。

    同一时刻,在边境处的两兵交界处,盛秦的帅营旗帜迎风猎猎而扬,其间不断有御医提着医箱进进出出,却无一例外地摇头而出。

    “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李倾见最后一名御医也摇头欲离去,忍住了心中的焦躁低声问道。

    那位老御医看了一眼床榻之上昏迷不醒的高阳公主,摇了摇头深叹一口气说道:“启禀国公大人,高阳公主身中并非疾病,而是天下至阴至寒的蛊毒之术,加上了古老的禁术诅咒。这蛊毒和诅咒早已和她的身体合在了一处,她生它生,她死它亦生啊……”

    “难道就没有什么可解之法了吗?”

    李倾眼中掠过了深深的内疚,近乎恳求地问道。

    老御医许是见李倾确实救人心切,他犹豫了片刻才摸着胡须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

    李倾当下眼前一亮,立刻站起锁紧了眉头问道:“快说,有什么办法。”

    老御医欲言又止,深叹一声说道:“之前有人解过此毒,那人名叫医酒仙。也是世间唯一懂得解此术之人。但……据说他已经仙去多年了。”

    “医酒仙?是不是他还有个养女?还有个女徒弟?”

    李倾当下眼眸一喜,连忙拽住了老御医问道。

    老御医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慎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外界相传是有一个弟子,但是是男是女就不知道了。至于一个养女,好像他一直对外都是说的那是他的亲生女儿,宝贝的很……”

    李倾听到此处立刻便明白了。

    他点点头,道了一声:“多谢老先生。”

    “不敢当,不敢当。”

    老御医受宠若惊,连忙提着医箱亦摇着头出了军帐。

    李倾沉了沉眼眸,道了一句:“来人,把青鸟请过来。”

    “是。”

    一旁的将士得了令匆匆离去,不一会儿便领着青鸟过来了。

    青鸟一进军帐便将目光落在了高阳公主身上,眼中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之色。

    但她还是低头道了一句:“青鸟见过国公大人。”

    李倾看向了青鸟,轻声道了一句:“青鸟,你师从医酒仙?”

    “是。”

    青鸟面无表情,道了一句。

    “医酒仙的养女便是陈木凉?”

    “是。”

    青鸟听得李倾提及陈木凉眉目之间更加不悦了,极为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后道到:“国公是想让我救高阳公主?”

    李倾亦看出了青鸟的不悦之色,他锁眉问道:“难道你并不愿意?”

    “国公觉得青鸟愿意吗?”

    青鸟扫了一眼李倾,第一次以陌生的语气说道:“陈木凉不仅是我师父的养女,于我而言,亦是妹妹一般的存在。就算不是,她也是我一见如故的朋友。”

    “让我背弃朋友去救她的敌人,我做不到。”

    “更何况,她本意就不单纯。这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是国公太仁慈了,必将招致祸端。”

    青鸟说罢便转过了身,头也不回地便往外欲走去。

    李倾的脸色一沉,诚恳又无奈地说道:“青鸟,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高阳在先,伤害了陈木凉在后。但是,趁现在还能有挽回的余地,你若是有救高阳的法子,岂不是皆大欢喜?”

    “国公,你一向自负聪慧机智过人。怎会不知道若是她心里仍然装着仇恨,根本不会领你救了她的情,反而会反咬你一口,说不定还会故技重施作践自己?”

    青鸟转过身,毫不客气地冷眼看向了李倾,冷静地问道。

    “高阳本性不坏,她不会这样的。她只是一时间不能接受她皇兄被杀被夺了皇位的事实……”

    李倾被怼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出口的话,连他自己都不能信服。

    青鸟凝视着李倾,失望地摇了摇头说道:“国公,青鸟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自认为对您也有几分了解。战场上所向披靡的那个你,何曾这般犹豫不决过?”

    “再者,感情这个东西,本就是你情我愿,没有什么欠与不欠。你若为了一个不该帮的女人毁了千万将士的性命,你觉得你亏欠的仅仅是一个人吗?”

    “国公,大战在即,不可儿戏。”

    李倾紧紧攒握着拳头,眼里尽是痛苦的挣扎之意。

    他沉默了许久,才终于缓缓道了一句:“青鸟,若你能救她,我真的会很感激很感激你……”

    “我李倾这辈子,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盛秦,无愧于内心。却独独对不起她,对不起陈木凉……”

    “若是你真的有办法,能不能救救她……”

    “我已经欠了她很多了,不想再欠下去了。”

    青鸟望着这般纠结的李倾,轻叹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先师确实这般救过一个女子,但是,后来他后悔了。”

    “我不希望你也后悔。”

    “不会。既然做了,就不后悔。”

    李倾的眼中燃起了希望,铁铮铮地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你即刻便去江南温府将陈木凉接来。”

    青鸟负手于身后,极为冷静地扔下一句话就转过了身。

    “为何?”

    李倾犹豫了片刻,不解地问道。

    “要想救人,我一个人不行。你若是不风风光光地将陈木凉接来,怕是救高阳这事儿跪下来求我也没有用。”

    “话已至此。国公可以斟酌三思后再启程。”

    青鸟阔步便朝着帐外走去,眉宇之间皆是不情愿之色。

    李倾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又看向了床榻之上的高阳公主,犹豫了足足有半个时辰,才低声道了一句:“来人,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