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17章油灯下的喂药(求月票)
    在离两军对峙不远处的一处废弃小镇处,赢雪临极为飘逸的身影飞掠而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抱着昏迷不醒的温北寒一路走到了一座屋子前。

    屋子早已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里面应有尽有,丝毫不像是因为战乱而荒废了多年的地方。

    不仅如此,以这座小屋为中心,一旁的小镇的屋内皆于此时依次亮起了油灯,似乎在无声地欢迎着赢雪临的回来。

    也只是一瞬,那些油灯便被灭去了,一切恢复如初,似乎这里没有人住一般。

    这里倒也偏僻,虽离两军军营近,但因早已荒废多年,故而从未引起过两军的注意。

    但,若是细心留意一下,还是能发现,在这些油灯亮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屋子不知为何没有亮起油灯的。

    并且,这些屋子不在少数。

    安静得令人感到窒息。

    屋里早已有侍女迎了上来,将床铺铺得整整齐齐的,恭敬地低着头等赢雪临将温北寒放在了床铺之下,才缓声道了一句:“阁主需要什么?”

    赢雪临皱着眉头道了一句:“之前漠知洲送的千年天山雪莲带来了吗?”

    “怕路途遥远有什么变故,该带的药材奴婢都令人带了。”

    侍女低头训练有素地答道。

    “很好。去拿了熬成汤药,一个时辰后放在屋里。在这一个时辰里,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里,明白吗?”

    赢雪临不容置疑地命令道。

    “阁主放心,奴婢明白。”

    侍女得了令很快便去办了。

    不一会儿,这座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屋旁,从门口到角落,从屋顶上到窗前,已经布满了各路高手,且皆十分有默契地不出一点声音。

    赢雪临将温北寒上身的衣物轻轻褪去,他完美的侧背显露在了她的面前。

    她虽然贵为水轩阁的阁主,可却从来没有这般近距离地接触过男子的身体,一时间清冷如她也不由得红了红脸蛋。

    她的肌肤盛雪,故而稍微一红脸便红到了脖子根,看上去像涂抹了一层胭脂那般红。

    “温北寒,你最好给我好过来,否则我的清誉可就被你毁了。”

    赢雪临速速收心,将气沉丹田,缓缓闭上了眼。

    她将双手端放于膝盖之上,盘腿而坐,默念真诀。

    很快,她的左手之上便出现了一朵蓝色剔透的雪莲花,至寒至冷,似刚从冰山上摘下来一般鲜艳欲滴。

    而相反的是,她的右手之上,竟出现了一只火凤凰,浑身火红火红,似于浴火重生一般炙热。

    只不过,她手心的这只火凤凰却好像睡着了,只是浑身散发的微弱灵气证明着它还活着。

    她的口中更加快速地默念着真诀,额头之上的汗珠亦越渗出越多,直到成串地流进了她的脖颈之内,一片汗渍。

    赢雪临却顾不得那么多。

    她等右手之中的火凤凰借着她的内力灵气稍强之时,猛然睁开了眼,将右手掌击在了温北寒的后背一处伤口之处!

    瞬间,一股强大的火红色气流不断地从她的掌心注入到了他的伤口之处,令他的伤口疤痕竟呈现出了渐渐被抹去之势!

    与此同时,温北寒似乎不能承受这股气流之力发出了轻微的一声痛苦的哼声。

    赢雪临又以左手的冰山雪莲相辅佐,隔空将一抹冷意气息缓缓注入到了温北寒的体内。

    随着两股气息的缓缓注入,再以之前她给温北寒的内力相佐,很快,温北寒便感觉到了丹田之处一抹从未有过的奇异甘甜之感。

    他的面色开始变得红润,亦渐渐开始清醒了过来。

    于他睁开一瞬间,赢雪临凝神一收,将火凤凰和冰山雪莲一并收回了掌心,似乎从未使用过这两件宝物一般。

    “雪临?”

    温北寒迷迷糊糊地转过身,却撞见了赢雪临因救他变得稍许苍白的面容。

    她向来是仙子一般的存在,何曾这般狼狈过?

    “雪临,你怎么了???”

    温北寒顾不得问清楚一切,只能急急忙忙接住了她往下坠去的身子。

    她的身子似云朵一般软软地瘫在了他的怀里,一抹独属于女儿家才有的香气随着她的汗液流出隐隐萦绕在了温北寒的鼻尖。

    温北寒的心不由得微微一惊,连忙定心才收住了心神。

    正在他慌乱不已之时,门被方才的侍女推开。

    温北寒看到她的手中端着一碗汤药,便问道:“这是给你家阁主喝的?”

    侍女认得温北寒,也知道他和赢雪临的关系,见他问起便点点头说道:“这是雪莲药汤,能调和阁主体内的紊乱气息。”

    “我来吧。”

    温北寒知道赢雪临定是救自己才变得如此,心中内疚,接过了药碗轻声说道。

    “温公子,那奴婢便退下了。”

    侍女犹豫了片刻,还是将药碗交给了温北寒。

    ——按照阁内的规矩,本应该她亲手给阁主喂药。但是,她侍奉了赢雪临多年,知她所想,所以冒着犯了阁规的险决定给赢雪临一次放松自己的机会。

    这些年来,她真的太累了。

    温北寒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接过了药碗,舀了一口汤药,轻轻放在了赢雪临的唇旁,柔声道了一句——

    “雪临,来,我们喝药。”

    赢雪临并未昏厥过去,她吃力地撑起身子要坐起来喝,却被温北寒轻轻点了回去。

    赢雪临虚弱地睁开了眼,有不解之色。

    温北寒只是笑了笑将她搁在了自己的腿上,轻声道了一句:“雪临,这种时候你就不必逞强了。你救了我,我喂你汤药,本就是投桃报李。不必太过于拘泥。”

    赢雪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但,温北寒没有看到,她一向聪慧的眼眸里藏了几分失落之色。

    一盏油灯忽明忽暗地亮着,好强的她偎依在他的怀中,一口一口乖乖地喝着汤药,一双绝美的眼眸中有着一抹淡淡的恬淡和幸福之意。

    终于,她在他的怀里闭了闭眼睛,轻声道了一句:“温北寒,忽然我就觉得,我像一个绷紧了多年的琴弦,在这一刻松弛了下来。”

    “那种感觉,竟也出乎了我的意料。”

    油灯“呲啪——”一声一响,蓦地蹿得很高,将整个屋内照得恍惚的一亮!

    ------题外话------

    求个月票,谢谢各位宝宝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