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19章人,照救。战,照打。
    塞外的夜,星辰很耀眼,湖水很十色,就连风,都是苍劲而刚烈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是,往往在最为光华的地方,亦有暗影紧随其后。

    在军中帐营的灯光次第熄灭之后,最后一盏灯也被高阳公主轻吹而灭。

    然而,她却没有睡下,却是披了一件黑色的斗篷,匆匆绕过了李倾安排的耳目,悄然无声地来到了远离军营十里之外的一棵大树之下。

    而在大树之下,早已有另一个人在那儿等着她。

    左仲一见高阳公主如约而至,原本面容之上的不耐烦很快变成了恭敬之色。

    他低头拱手一礼,道了一句:“见过高阳公主。”

    “二皇子身份尊贵,不必对我这个过气的公主这般客气。天色也不早了,我的时间也有限,我们不妨开门见山讲正事吧。”

    高阳公主摘下了帽檐,从怀中掏出了一卷纸张,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左仲,快速说道:“这是李倾军营部署的图,包括了粮草的位置还有兵器的位置,以及战马饮水的时间。我在帅营内见过这些,便按照印象画了下来,出入与原版应该不大。”

    左仲接过了纸张,随手摊开便是大喜过望。

    他迅速将纸张藏好于袖口之中,扫了高阳公主一眼,笑了笑说道:“高阳公主这次真的是帮了左某天大的忙。若是功成名就之后,左某定当履行承诺。”

    “你只要能打败李倾,将陈木凉和他一并杀死,便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其余的什么名什么利,本就不是我图的。我现在这个样子,有这些,又有什么用?”

    高阳公主怅然一笑,眼眸里尽是无尽的恨意。

    左仲的唇角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之意,似漫不经心地道了一句:“看来,高阳公主当真是恨这两人入骨。竟不惜以自己为诱饵,深入敌军。亦不惜毁掉所有一切,只为杀了他们。”

    “二皇子不必讥讽,也不必瞧不起高阳。若是你经历过和高阳同样的经历,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杀兄之仇,不共戴天。灭朝之恨,够饮鸩酒。”

    高阳公主的眉目亦一凛,针芒相对的答道。

    “左某不敢。只是佩服高阳公主的果断。”

    左仲这才收敛了一丝不屑之意,依旧恭敬拱手一礼,深深弓腰道了一句:“既然我们的目标和目的一致,那么以后还要仰仗高阳公主。若是需要左某帮忙的地方,左某定当倾尽全力。”

    高阳公主的唇旁亦掠过了一丝冷笑之意,只不过很快便被她掩藏了。

    她将斗笠的帽檐重新扣上,压低了声音反问道:“听说你父皇左衽在调查黑蚁蜉蝣母蛊失窃一事,你怎么还能在这里安之若素?”

    “呵……”

    左仲冷笑一声,目光中掠过了一丝狠厉之意。

    他挺直了腰板,将左手背至了身后,玩弄着指尖的大块翠玉扳指,幽冷地道了一句:“父皇年迈了,有些事情想管,也未必能亲力亲为了。像他这种年纪,难道不是应该当个太上皇了吗?”

    此言一出,高阳公主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惊诧,随后又沉淀为了厌恶之色。

    但,这些都被夜色和斗篷很好地遮掩住了。

    月光打在了她的唇角旁,一抹冷笑之意掠过,她轻启唇道了一句:“既然如此,想必是二皇子已经掌控了吞天洲的局势?”

    “那是自然。父皇放手朝政那么多年,本王执掌朝政这么久,若是还没一点长进,倒是对不起他老人家的栽培。”

    “实不相瞒,在他准备审问本王的当晚,本王便得到了消息,直接带兵杀到了他的寝宫。目前,他老人家还在寝宫整日卧床不起,怕是一病要好几年,暂时也没什么心力管本王的事了。”

    左仲微微昂起了下颚,话语之间皆是骄傲之意。

    高阳公主只是微微蹙起了眉头,似不满,却也不反对。

    她点点头,道了一句:“既是如此,事情便好办多了。到时候,二皇子攻打盛秦之时,我便会暗中助二皇子一臂之力。相信这一战若是二皇子胜了李倾,提着他的头颅回吞天洲,这皇位如囊中取物。”

    “高阳,在这儿先恭喜二皇子了。”

    “哈哈哈哈——”

    左仲被她恭维得高兴得很,仰天克制地笑了笑,然后才说道:“左某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届时,定会分高阳公主一杯羹。”

    高阳公主只是淡淡一笑,随即转过了身,斗篷之下的面容已是浓浓的厌恶之色。

    她低声道了一句:“那高阳先谢过二皇子的恩典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出来也有些时间了,再不回去,怕是要引起怀疑。”

    “好。高阳公主一路小心。左某就不送了。今日的手稿,左某谢过高阳公主了。”

    左仲两手负于身后,看着高阳公主的身影,眼里亦是得意的笑意。

    “二皇子客气了。我们不过是互惠互利的关系罢了。不必过于亲近,也不必过于生分。”

    高阳公主侧头以余光扫了左仲一眼,冷声扔下一句话便快步朝着军营的方向走去。

    左仲等她走远了以后,眼里的不爽之意才渐渐显露了出来,暗骂了一句:“呵,装什么清高?现在没了本王,你什么都不是。”

    说罢,他亦转过身,昂首阔步上马,一个飞掠便朝着吞天洲的军营冲了过去。

    而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在离这棵大树不远处的一个土坡之上,青鸟的身影从另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她的目光凝视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深深抿紧了有些干裂的唇瓣,毫不犹豫地一个轻掠,飞过了万座军营之上。

    而此时,帅营的灯火忽然被重新点燃,李倾缓缓走出了帐营之外。

    青鸟正好落在了帅营之前,叩首便是一礼,低声道了一句:“国公,如你所料不错,高阳公主还是把那份手稿都复制给了左仲。他们一明一暗,里应外合。”

    李倾低头沉默了很久,才抬头道了一句:“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却是最可能的结果。”

    “我早该想到。”

    “但,这也是我欠她的。”

    “国公,现如今该如何办?”

    青鸟犹豫了一下,恭敬问道。

    “人,照救。战,照打。”

    李倾拂袖转身,迈着坚定而沉冷的步伐走入了军帐之中。

    灯,瞬地一灭,似只是起了个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