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28章天下,还是你们年轻人的。
    李倾面露一丝尴尬之色,憋了一会儿才看向了七舞说道:“小时候,侄儿有幸见过七舞有一次骑在了月麒麟的背上,不知……”

    还没等李倾将话说罢,七碎便连忙摆手颇为无奈地皱眉说道:“别说那时候了,从那次以后,七舞便再也没能靠近月麒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再说了,那次若不是你在场救了七舞,怕是我这个宝贝女儿早就一命呜呼了。”

    七舞也在一旁点头道到:“李倾哥哥,不是父皇不愿意将月麒麟借给你,只是……这家伙确实不听任何人的指令啊……”

    陈木凉推了推李倾的胳膊肘,凑了过去说道:“看来,你的青梅竹马目前对月麒麟来说失去了魅力啊……”

    李倾无奈地扫了她一眼,耸了耸肩说道:“我就说不来吧……看,来了也没什么用吧……”

    陈木凉亦一耸肩,撇过了头去嘀咕了一句:“要是这月麒麟请不回去,一剑那儿有抵挡不住,那该怎么办?”

    “不知道。我又不是栖凰洲的那帮老怪物,我怎么知道。”

    李倾摇了摇头,亦无奈地说道。

    “一剑那小子跟你们在一起???”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七碎虽然眼睛小,但是耳朵却尖得很,一下子便拉住了陈木凉问道。

    李倾拼命地跟陈木凉使着眼色,但是陈木凉却没能心领神会,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木然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倒是的……不过……”

    “好小子!不回来继承皇位,到处去游山玩水去了!看我不亲自去把你给捉回来!”

    七碎一听便拿起一旁的一条精致长鞭,拖在地上就要往大殿外走去。

    “欸,父皇!你等等啊!现在不是去找一剑皇兄的时候啊……”

    七舞一见七碎的暴脾气上来了,连忙去拽住了他。

    “那小子!一走便是十年!亏我还送他去学嫡传封印之术!这倒好,学成了人也没了!”

    七碎气得满脸都起了褶子,小眼睛更是被挤得只剩了一丝缝。

    陈木凉讪讪地站在一旁,朝着李倾委屈地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句:“这小子是离家出走了啊……还十年啊……”

    “可不是嘛……你这一下子便把他给卖了。”

    李倾耸了耸肩,脸上写满了——“爱莫能助”四个大字。

    陈木凉见在这般扯下去怕是要坏了大事,便想了想眼珠子滴溜一转,笑嘻嘻地对着七碎说道:“洲主,您看这样行不行?您若是能将月麒麟唤醒的法子告诉我,我便负责将一剑给你带回来。你觉得如何?”

    “哦?姑娘此话当真?那小子可不好忽悠。”

    七碎狐疑地扫了陈木凉一眼,将信将疑地问道。

    “好不好忽悠便是我陈木凉的事儿了。就说这笔买卖您老人家愿不愿意做吧?”

    陈木凉朝着七碎眨了眨眼睛,调皮地说道。

    七碎凝视了陈木凉好一会儿,良久才意味深长地看向了李倾,笑着道了一句:“这小丫头看着貌不惊人,倒是挺聪明。你怎么就知道,我这儿有唤醒月麒麟的法子?”

    陈木凉扬了扬眉负手于身后笑着说道:“您能为一洲之主,断然不可能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更何况,方才我见您打鼾的方式和月麒麟如出一辙,便有个念头闪过——您这些年来,怕是没少研究它?”

    七碎唇旁的笑意由内敛逐渐散开,他哈哈仰天一笑拍了拍陈木凉的肩膀说道:“看来,李倾果然是寻了个鬼机灵啊……”

    他此言一出,李倾的眼中掠过了一抹惊讶之色。

    七碎负手于身后,踱了几步,有些顾虑地说道:“我是知道一些唤醒月麒麟的法子,但是,这家伙极其认主。之前的天女便是它的主人,但是不幸已经仙逝了。想要让它再度苏醒,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征服它,成为它新的主人。”

    “那如何成为它的新主人呢?”

    陈木凉困惑地问道。

    “年轻人,你可知道这五洲镇洲的四大神兽月麒麟便是其中之一?别说我这老头儿活了这么多年都没弄明白,就是弄明白了,怕是也没人敢去惹它啊……”

    七碎摇了摇头,深叹一句,摆了摆手说道:“所以,我并非不愿意借月麒麟,也并非不愿意告诉你们,只是,靠近月麒麟便意味着有生命危险。李倾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实在不忍心看他去冒险。”

    “洲主,不用他去。您看,我去试试,如何?”

    陈木凉朝着七碎迈进了一步,微微昂起了下颚,俏皮一笑,眉宇之间竟有一股无畏和英勇之意。

    七碎看着陈木凉的神色,目光似失了一下神,过了好一会儿才恍过来,摇着头道了一句:“姑娘若是不畏生死,老头儿倒是愿意给姑娘一试。”

    “什么?父皇,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木凉只是个女孩子啊……她万一有什么闪失怎么办?”

    七舞一听急了,连忙拉住了七碎责备道。

    “七舞,你得知道,这世间出了大乱,必定得有人挺身而出。并非父皇我心狠,而是这位姑娘心思纯净又似乎有一股说不明的无畏之气,甚是像极了一个人……所以,父皇才觉得,或许可以试试。”

    七碎摸了摸胡须,若有所思地道了一句。

    “没事。我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嘛”

    陈木凉笑着一昂头,眼里皆是轻松之意。

    “我陪你一起去。”

    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李倾终于开了口,他深深地看向了陈木凉,道了一句:“我曾在月麒麟脚下救下了七舞,我也能救下你。相信我。”

    陈木凉望向了李倾深如浩瀚大海的眼眸,一时间感觉他的目光似摄魂一般将她的心搅得好乱,令她慌不择路地连忙低头。

    一摸脸,已经滚烫。

    七碎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了然一笑,拍了拍李倾的肩膀,缓缓说道:“孩子,你长大了,知道自己的选择了。去吧,月麒麟就在后殿。”

    “路,你应该还记得。”

    “只是记得,平平安安地回来。”

    李倾听罢,深深弯腰一礼,与地齐平,轻道了一句:“不敢辜负您老的重托。”

    陈木凉亦微微一礼,缓道了一句:“多谢洲主深明大义。”

    “去吧,这天下,终究还是要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七碎扶起了两人,眼里已是满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