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29章是夜,清明。
    “父皇,我也想跟过去!”

    一旁的七舞跟七碎撒着娇,想要求七碎放她过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却被七碎一瞪眼一吹胡子给唬了回去:“父皇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那年你都差点死了,你父皇我的心都悬到天上去了你知道不?”

    “再说了,就你这半吊子的本事,去了也只会给你李倾哥哥添乱。”

    七舞一跺脚哼了一声转过了身去,跟七碎赌气不理他了。

    李倾只是笑了笑拉着陈木凉的手便朝着后殿走去。

    陈木凉亦步亦趋跟着,却觉得这去后殿的路奇怪得很。

    本来,从正殿到后殿,只需要穿过一个院子便可以,可是李倾却大费周章地从一处地道处进入,一路皆是长明灯和石壁,甚至连空气都变得厚重了起来。

    陈木凉注意到这条地道似乎是往地底下一直在延伸,不由得惊奇地问道:“原来,后殿在地面上的只是个空壳子?而真正的后殿却在地底下?”

    李倾点了点道了一句:“月麒麟力大无比,不是一般的地方能困得住的。加之它珍贵无比,自然不会就这般放在后殿之上。”

    “我看这里的石壁之上皆有潮湿之气,且有些都长了苔藓,难道这月麒麟是在水中?”

    陈木凉疑惑地看向了两旁狭窄的石壁若有所思地道到。

    李倾笑了笑指向了前面一处水潭说道:“你看那里。”

    陈木凉顺着他手指的地方望去,果然看见了一个庞然大物正匍匐在一处水潭里不停地打着鼾。

    鼾声震天动地,尤其在这石洞之内还有回音,一时间震得陈木凉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陈木凉仔细看了月麒麟一眼,只见它浑身金鳞在身,头上带着龙一般的犄角,背脊处又有齿状尖锐凸起,长长的胡须一直拖到了水潭深处,长又有力的尾巴随处一拍,便是一处石块被打成了齑粉灰飞烟灭了。

    而它趴在水潭里,一呼吸,水潭里便是一个巨大的泡泡咕咚咕咚地沸腾开。

    它的双眼紧闭,倒是睡得万分香甜。

    “这就是月麒麟?”

    陈木凉乐了,她指着月麒麟笑着说道:“我原本以为这个家伙凶神恶煞的,没想到还挺帅气,倒对了我几分眼缘。”

    “这家伙杀敌起来,更为帅气。传说之中,一跃千里,踏尽万里山河。”

    李倾将指尖璇花举起,发出了一丝微弱而优雅的蓝色光芒,将整个石洞内照亮。

    “我倒是开始有些期待了。”

    陈木凉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它几步,兴奋地伸手想要去扯它耷拉在一旁的胡须。

    “小心点。别惹恼了它。”

    李倾警惕地看着月麒麟,一边提醒着陈木凉。

    “知道啦知道啦。”

    陈木凉口中答应着,却一把扯过了月麒麟的胡须!

    月麒麟被扯得大概疼了,一下子猛地睁开了铜铃一般的双眼,愤怒地看向了陈木凉!

    陈木凉趁机借着扯胡须的力气一跃而上,一脚踏在了月麒麟的背脊之上!

    月麒麟似受到了屈辱一般,瞬间便焦躁地从水潭之中站了起来,转过了头便朝着陈木凉一阵惊天的嘶吼!

    不仅如此,它还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团火球硕大无比滚烫地朝着陈木凉便喷了过来!

    “木凉!小心!”

    李倾眼中一惊,一个飞掠而上,以血肉之躯挡在了陈木凉的面前。

    陈木凉却于此时,一手搭过了他的肩膀,将他轻轻将后一拉,随后一手抓住了月麒麟的齿状背脊,将她和李倾两个人灵巧地挂在了月麒麟的侧面,恰好避开了那一团火焰。

    “木凉,有你的!”

    李倾没有想到陈木凉竟留了这一招,笑着喊道。

    “小场面。”

    陈木凉微微一笑,将目光落到了月麒麟的头部。

    ——那里有两个龙角一般的犄角,似乎隐隐有些火光萦绕?

    还没等她想明白那是什么的时候,被惹怒了的月麒麟狂躁地撒开了前蹄朝着石洞的顶便冲了过去!

    “它打算撞死我们!”

    李倾惊吼一声提醒着陈木凉。

    陈木凉的眼中却掠过了一丝热血被点燃的色彩。

    “上去!”

    陈木凉将李倾一甩,李倾稳稳当当地抓住了齿轮背脊,整个人顺贴着月麒麟的背脊,恰好能护住他的身躯!

    “那你呢?!”

    正当李倾担心不已之时,陈木凉却紧紧抓住了背脊借力而上,一个飞跃竟毫不犹豫地紧紧抓住了月麒麟的那一对犄角!

    不知道是不是触碰到了月麒麟的禁忌,本来就狂躁的月麒麟经陈木凉这般一握突然之间性情变得更加暴躁!

    它惊天嘶吼一声,浑身痛苦地一阵扭曲,毫无章法地一怒朝着石洞的顶“哗——”地一声便冲了过去!

    陈木凉和李倾不敢抬头,只能紧紧贴着它的后背,任由身旁的石块被撞得七零八落灰飞烟散!

    很快,整个石洞便被撞得剧烈地一阵颤抖,似天摇地动一般撼动不已!

    “这里要塌了!”

    李倾紧紧咬着牙关吼道!

    陈木凉却目光坚定地抽出了随身的飞雪刀,咬牙道了一句:“委屈你了,兄弟。”

    说罢,在李倾惊诧的目光之中,陈木凉竟将飞雪刀朝着月麒麟的背脊处插了进去!

    “嗤——”

    一抹滚烫的鲜血四溅而出!

    与此同时,月麒麟因疼痛发出了更为惨烈的嘶吼声,它终于在这抹疼痛之中,探长了脑袋,猛地朝着石壁撞击了过去!

    “咔擦——”

    石壁虽是为了禁锢它而建造,但,哪里抵得住它这拼命地一撞!

    一个硕大的窟窿顿时出现在了陈木凉的头顶之上!

    而这时,整个石洞开始“轰隆隆——”地响起了闷声!

    “兄弟!上!”

    陈木凉一拍月麒麟的头,将一对犄角猛地朝上一拉!

    月麒麟发出了一声沉闷而嘹亮的嘶吼声,随之往那窟窿处纵身一跃!

    新鲜的空气随之而来。

    而与此同时,他们身下的石洞亦“轰——”地一声,化作了烟尘和坍圮无数。

    月麒麟扑腾开了金色的巨大翅膀,一声清啼啸过了天地之间,载着背上的两人跃过了一轮极为清亮的明月。

    一兽,两人,在那轮明月之上,成为了难以描述的永恒风景。

    是夜,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