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32章归来
    陈木凉的面容之上掠过了一丝红晕,故意往李倾的怀里钻了钻,咕囔了一句:“那我可真眯会儿了?”

    李倾低头宠溺地看了她一眼,浅笑着道了一句:“睡吧,有我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木凉呆了一呆,看向了他的眼眸。

    他的眼里似有无限的柔情在其中,浅浅晕开,深深留痕,星光一抹掠过了他的眼角,将他眼中的保护欲无限耀眼开,令陈木凉一阵怦然。

    她顿觉胸口一紧,不敢再看他的眼眸,急忙往他胸膛前一靠,脸却红到了脖子根。

    李倾见她难得地害羞了起来,眼中的笑意更深了,脚下亦一个轻掠而起,一跃上了正殿屋檐之上。

    月麒麟亦随之一跃,紧随其后,在半空之中掠过了一道壮硕的弧度。

    李倾带着陈木凉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七碎的面前,深深一礼恭敬地说道:“皇叔,月麒麟侄儿暂且借用一下,事成之后定当完璧归赵。多谢皇叔。”

    七碎挺着肥大的肚子,眯起了小眼睛乐呵呵地看了李倾一眼,随手挥了挥说道:“去吧去吧。这月麒麟如今已经认了这小姑娘为主人了,我纵使想留,也留不住了。没有什么还不还的,月舞洲的使命,也该停一停了。”

    李倾再一礼,抱着陈木凉一跃上了月麒麟的背上,看向了一旁的七舞,略带歉意地说道:“七舞,李倾哥哥走了。以前的话,是儿时稚嫩之言,七舞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七舞虽眼泪汪汪的,却倒是也懂事地点了点头,挥着手笑着道别:“李倾哥哥能找到木凉这样的女孩子,七舞很高兴。七舞不会难过不会生气的。李倾哥哥空了记得来看看七舞就好。”

    李倾镇重点头,道了一句:“一定。”

    说罢,他便轻拍了拍月麒麟的后背,道了一句:“月麒麟,走,我们去灭了黑蚁蜉蝣那帮畜生。”

    月麒麟发出了兴奋的一声吼叫声,腾空一跃便已是在百米之外。

    七舞望着两人越来越远的身影,抹了一把泪,看向了一旁的七碎,咕囔了一句:“父皇,我好想李倾哥哥……”

    “乖女儿,你以后和一剑是要继承月舞洲的人,不能这般小家子气。更何况,你对李倾未必是男女之情,他也有了心上人,你不该执着知道吗?”

    七碎轻叹一气,揽过了七舞的肩膀,心疼地安慰着。

    七舞用力点了点头,又似懂非懂地摇了摇头,咕囔了一句:“我又没有很执着……相反,我还替李倾哥哥高兴。只是,一剑那个混蛋什么时候才回来???见了面,我一定要揪掉他的耳朵!!!”

    七碎宠溺地抚摸着七舞的头发,慈爱地低头道了一句:“快了,他快回来了。到时候,我捆住他,你来揪他耳朵,好不好?”

    七舞终于被逗乐了,仰着稚嫩的面庞,用力地点头,“嗯!”了一声好清脆响亮。

    天色渐凉,一缕晨曦缓缓染上了天边,一抹金。

    此时,在边界之处,一名一直观望着封印的将士正想打瞌睡之际,却忽然眼前的金光暗了下去!

    他心中猛地一惊,等他抬眼去看之时,却发现那道原本金光充沛的封印竟已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不见!

    “不……不好啦!!!一剑大侠!!!封印开始不见了!!!”

    士兵不敢耽搁,惊恐万分地朝着帅营奔去。

    半路上,他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瞬间朝前摔去,却被一剑的大手拉了起来。

    “一剑大侠,那边,那边……”

    将士哭丧着脸,连话都说不全了。

    一剑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面色铁青地道了一句:“我已经发现了。传令下去,退军三十里。若有情况,再退。”

    “小的遵命。”

    将士领命匆匆而去,一剑却提起了木剑逆流而行。

    青鸟几步追了上来,站在了他身旁,担忧地扫了他一眼,摇头说道:“你这样的伤势,不能再第二次封印了。你会死的。”

    “人生哪有不死。我曾以为我会为江湖而死,直到今日,我才发现,原来,我的骨子里流淌的,还是月舞人的血液。”

    “看来,我这条命,是要献给月舞洲的天神了。”

    一剑半笑着说道,语气里依旧是那种吊儿郎当的调调,却不知为何让人听了有种热血在沸腾的感觉。

    “一剑,你知道一个剑客什么时候最牛吗?”

    青鸟从侧面看向了一剑,目光之中隐隐有笑意缓生。

    “大概……不是剑术天下第一,而是我这样的时候?”

    一剑将天字木剑扛在了肩膀之上,口中叼过了一根随手摘来的狗尾巴草,侧头看向了青鸟,对着她灿烂又痞痞地一笑。

    青鸟笑而不语,只是负手于身后,陪着他大步朝前走着。

    一剑又看了青鸟一眼,跟个小孩子一般地说道:“喂,我说青鸟姐姐,我都快要去赴死了,你都不能夸我一声帅气吗?”

    青鸟笃定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放心,有我在,你想死,还得问过我同不同意。”

    “哈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敢放心地去拼命了。管他什么黑蚁蜉蝣,什么白蚁蜉蝣的,在我一剑的剑下,只有一个死字。”

    一剑的目光一寒,看向了封印最弱之处,剑指那处!

    “你负责封印,我给你护法。若是我猜得没错,这封印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突然减弱,你最好注意一些。”

    青鸟亦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无比的紫色小铃铛,长垂于纤长的指尖,随风摇曳发出清脆的响声。

    “能破小爷封印的人世上没有几人。我倒是想会一会,到底是何人。”

    一剑嚣张一笑,将狗尾巴草呸的一声吐出,脚尖点过地,整个人飞掠而起,将木剑横在了眉宇之间!

    而与此同时,青鸟亦目视着他离去的方向,轻轻摇晃起了手中的紫色铃铛。

    紫魂铃,一摇,摄魂。

    二摇,动地。

    三摇,灭天。

    “当——”

    一声清脆而悠扬的铃声随着风在空气中荡漾开,很快便将周围的空气聚拢,又呈现波浪状一般朝着封印那处推了过去。

    两股空气撞击在一处,迅速聚拢,再朝前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