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43章银面少年和翠衣姑娘
    漠知洲皇城附近,不断是从城内涌出的百姓,个个皆面露匆匆之色,背着行囊,拖家带口地往外流窜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连守门的侍卫也早就不见了踪影,根本不管这些百姓的去向。

    城内则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逃离的人群,根本已经没有了往昔的繁华与热闹。

    左衽和侍卫逆着人流往城里走去,眼中的担忧越来越深重。

    “洲主,看这情形,城内状况怕是不理想。我们要不要等一等?等我们的人到齐了再进城?”

    侍卫担忧地提议道。

    却见左衽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说道:“来不及了,得快些进城。若是那件东西被有心之人拿走了,就晚了。”

    左衽坚持快步进了城,侍卫也只好跟着,一直警惕地紧握着手中的剑,不敢懈怠丝毫。

    涌出城的百姓越来越多,如潮一般朝着左衽这边挤了过来,在一个壮汉的硬挤之下,很快左衽和侍卫被冲开了。

    侍卫努力想要上前去寻左衽,却于他拼命挤到前面的时候发现根本没有了左衽的身影!

    “糟了。”

    侍卫心中一惊,不敢耽搁,立刻拉开了随身的一个烟花!

    而此时,在离大街不远处的一个小胡同里,左衽被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以一把精致短刀逼在了墙壁之上不能动弹。

    左衽上下打量了一下蒙面之人的外貌特征,但是此人行事甚是小心,除了一把作为武器的短刀外,几乎没有一处能辨认出身份的地方。

    他的面庞更是被银色面具遮了个严严实实。

    左衽把目光落在了那把短刀之上,却见短刀之上有一只五爪的蟒盘踞于刀柄之上,以鎏金镀成,甚是华贵。

    左衽微微一笑,开了口说道:“少侠这般大费周章地在这里逮我,是有什么所求吗?”

    蒙面少年傲然地扫了他一眼,冷冷道了一句:“左洲主,你我并无仇恨,但若是你执意要进皇宫夺去琉璃问盏,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知道琉璃问盏?也知道我此番前来是为了此物?”

    左衽面部始终保持着微笑,丝毫没有被看透后的慌乱,只是,他的眼里多了很多的怀疑。

    “别那么多废话。随我走一趟。得罪了。”

    还没等少年的话说完,左衽便已觉脖颈处被用力敲击了一下,整个眼前一暗失去了知觉。

    等左衽醒来的时候,已是在一辆马车之上。

    马车普普通通,所走的路亦崎岖无比,颠簸之下年迈的左衽都快吐了。

    他强忍着不适,掀开了帘帏问着驾车的少年说道:“小少侠,你这是要带老夫往哪里去?”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少年倒是也回答了他,没有丝毫的不敬之意。

    左衽见少年倒是一身正气,并无奸猾之姿,便也就安心地坐回了马车之上,闭上了眼睛索性打起了坐。

    他这般随遇而安,倒是令少年的眼中抹过了一丝疑惑。

    但少年没有注意到,左衽一直播着手中的佛珠珠串,口中默默地数着数字。

    左衽算过,他拨动一粒珠子大约是四秒,按照马车的速度,倒是能大约估计出车程来。

    过了整整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路才开始变得平坦。

    少年亦吁的一声停住了马车,对着车内喊了一声:“左洲主,下来吧。有人要见你。”

    左衽这才睁开了眼,缓步走下了马车。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大片的荒野,一望无际的皆是乱葬岗,一座座的坟头似乎很久没有人修缮了,深夜看上去倒是瘆人得很。

    而在不远处的一处坟头前站着一个身材曼妙的翠衣姑娘,背对着他,只能隐约估摸出年纪不大。

    “辛苦小少侠了。”

    左衽看了一眼那姑娘,缓步蹒跚着往前走去,丝毫没有在意少年拿着短刀始终走在他的身后。

    翠衣姑娘很快便听到了左衽的脚步声,她缓缓转过了身。

    左衽瞬间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翠衣姑娘的眉心有一枚桃红色的牡丹花印!

    左衽迅速明白了过来。

    他停下了脚步,站在了离翠衣姑娘五尺的地方,笑了笑说道:“原来,姑娘便是那位拥有牡丹花印之人。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翠衣姑娘的眉宇之间有一抹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她只是极为冷淡地扫了一眼左衽,说道:“想不到左洲主竟然连夜赶来救漠知洲这不成气候的女皇,倒是也算得上义气。只是这般匆忙,难免会有纰漏。”

    “这一路不好走,倒是委屈左洲主了。”

    左衽缓缓一笑,负手而立,道了一句:“老夫老了,到哪里,走哪里的路都一样。只要不是歪门邪道就行。”

    “姑娘既然将老夫带来了,不妨有话直说。这夜寒露重,老夫关节不好,怕是站不久。”

    翠衣姑娘自然是听出了左衽话语之间的讥讽之意,眉宇间掠过了一丝不悦之色。

    她走近了左衽几步,以居高临下的姿态高傲地说道:“左洲主,既然你这般说了,我也就说明来意。”

    “我要你,怎么来,还怎么回去。”

    “女皇,我不会动她,照样让她吃香的喝辣的。但,琉璃问盏,我要定了。”

    “你懂吗?”

    左衽的目光微微一寒,始终笑着说道:“姑娘既然如此执着于琉璃问盏,应该知道此宝物是认主人的。”

    “老夫若是走了,姑娘能保证能顺利将琉璃问盏归为己有吗?”

    他此话一出,翠亦女子的眼眸中掠过了万般惊诧之色!

    她连连几步上前,阴冷地问道:“你竟然知道让琉璃问盏认主的办法?”

    与此同时,左衽身后的银面少年亦掠过了惊喜之色,但是他很快低头将这一抹情绪很好地掩饰了过去。

    左衽将翠衣女子的情绪看在了眼底,不动声色地说道:“当年,琉璃问盏认主之时,我亦在场。大约懂一些门道,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姑娘的忙?”

    翠衣女子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疑惑戒备地问道:“你当真愿意帮我的忙?为何?”

    左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缓缓道了一句:“姑娘可以不信,但是可以一试,不是吗?”

    翠衣女子打量了左衽很久后才跟银面少年使了个眼色说道:“带左洲主进皇宫。”

    ------题外话------

    求个评论或者票票之类,在此,谢过给本书投票的各位宝宝们真心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