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46章破庙
    一剑歪着脑袋仰着脖子白了李倾一眼,没好气地道了一句:“急什么?还怕我抢走了木凉不成?李倾你真的是越来越小气了……”

    陈木凉被一剑逗乐了,咧嘴一笑将小木剑收好,说道:“一剑,你以后空了,可还得回来找我玩啊……”

    “那是自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剑亦咧嘴一笑,伸出手“啪——”的一声和陈木凉击掌。

    一旁的李倾面色更加难看了,朝着两人古怪地看了一眼,不耐烦地说道:“以后空了也别来了,来了还费大水梨。”

    “李倾,你这小子怎么这般忘恩负义?”

    一剑跳起来佯装就要去打李倾,却被李倾闪避开,反手一记敲在了脑袋上,气得干瞪眼睛。

    李倾只是略略扫了他一眼,道了一句:“我向来重色轻友,你若是没什么事就早些走吧。婆婆妈妈的,耽搁时间。”

    陈木凉笑得前仰后合的,亦学着李倾拍了拍一剑的脑袋,故作深沉地道了一句:“姐姐我也要走了,你就乖乖先回去吧。等空了,我们再聚。”

    一剑本来都准备好了一肚子的催人泪下的肺腑之言,偏偏遇上了这两人,哼了一声扭过了头,骂骂咧咧头也不回地走了。

    甚是可爱。

    李倾见一剑走了,迫不及待地道了一声:“我们快走吧,保不齐一剑这磨叽的性子又折回来了,到时候又得耽搁正事儿。”

    陈木凉只道是李倾忙着漠知洲的事儿,亦点了点头,笑着道了一句:“好咧马儿,我们走吧”

    “驾——”

    李倾一拉缰绳,马儿立刻撒了欢一般地朝前飞奔而去。

    本来在熟睡的月麒麟听得了动静,亦茫然地起身,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朝着两人追了过去。

    军帐在他们身后越来越远,很快便缩成了无数的光点。

    而在那些光点之中,陈木凉没有看到一剑转过了身,望着她离去的方向,轻道了一句:“李倾,我把她交给你了,你要对她很好很好。否则,我可不跟你讲什么道义。”

    草原的星空辽阔无际,他立于星火之下,一双眸始终凝望着那个方向,于风中伫立了很久很久。

    漠知洲的皇城内经过了一夜的逃难,早已人去城空。

    等陈木凉和李倾抵达之时,能见到的不过是空荡荡的长巷子和随处可见的狼藉。

    两人入了城后便没有再遇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仿佛一夜之间,这里成了一座鬼城,根本没有了生气。

    月麒麟顺从地跟在陈木凉和李倾的身后,虽十分安静,却能感觉到它很警觉。

    陈木凉警惕地环顾了四周,摇着头说道:“李倾,我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们还是小心一点。”

    李倾点点头,将她拉到了身后,缓道了一句:“跟在我身后。”

    陈木凉被他这个看起来极度自然的动作给愣住了,随之她微微一笑,眼里多了几分被宠爱后的甜蜜之色。

    李倾一心顾着戒备,倒也没看到她脸上的喜色,只是一直伸出左手护着她。

    不知为何,月麒麟越靠近皇宫就越发有些狂躁不安了起来,以至于最后它停在了离皇宫不远处的一座破庙前,仰天发出了一声嘶吼声。

    陈木凉疑惑地转过身摸了摸月麒麟的头,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可是察觉到了什么?”

    月麒麟竟似听懂了陈木凉的话一般点了点头,然后退后了几步,猛然朝着那座破庙奔了过去!

    “不可!”

    陈木凉刚想拉月麒麟回来,却已经迟了。

    却见月麒麟硕大的身子往破庙一撞,抬脚便是猛地一压,整个本来就不算大的庙于此时摇摇晃晃地开始崩塌。

    终于,在陈木凉不忍直视的目光之中,“轰——”的一声塌了下来。

    陈木凉绝望地看向了月麒麟,默默祷告了一声:“神仙啊神仙,我兄弟年纪小,还不懂事,您莫怪,莫怪。”

    一旁的李倾的面容之上却露出了古怪之色,他仔细看了一眼庙宇坍塌的地方,沉下了眼眸拉过了陈木凉说道:“木凉,你看,那里是什么?”

    陈木凉这才睁开了眼看去,却见方才庙宇耸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而这个坑似乎有阶梯顺着往下延伸而去!

    “密道???”

    陈木凉惊奇地低呼道。

    “嗯。应该是月麒麟发现了什么。走,我们去看看。”

    李倾摸了摸月麒麟的头,道了一句:“月麒麟,你在这儿守着,等我们出来,明白了吗?”

    月麒麟再次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长长一声低鸣,算是允诺了。

    陈木凉跟在了李倾的身后,刺啦一声划开了火石点燃了随身的火折子,持着火折子小心翼翼地顺着阶梯走了下去。

    这个阶梯十分陡峭,且似乎已经建了很久。

    年久失修加上又在地下,所以他们每走一步都觉得木质阶梯咯吱作响,似乎随时会断裂。

    而这道密道似乎弯曲又冗长,陈木凉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竟还没看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然而,她手中的火折子却越来越黯淡,最后仅仅剩了一丝微弱的光芒维持着亮度,供他们摸索前行。

    在他们摸索着往前走的时候,银面少年的身影却出现在了月麒麟面前。

    他见到月麒麟的那一刻双眸里明显地掠过了无数的惊喜和诧异!

    他几乎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月麒麟,摇着头喃喃自语道:“真的是月麒麟……???”

    “难道……”

    他欲言又止,看向了那道密道,眉头渐渐锁起。

    他的眼中掠过了深深的担忧,一丝疑虑闪过了他的眼角。

    很快,他似想到了什么一般,飞快转身掠过了天际,朝着郊外的荒野坟地如闪电般地疾速掠去。

    谁也不知道银面少年到底为何在短短的这一瞬间内情绪变化如此之大。

    唯有呼啸而过的风声中传来了他焦急而期盼的一句:“是她回来了!是她。一定没错。”

    他一向冰冷不问生死的眼眸里多年来第一次燃起了炙热的火焰,而他的长袖亦被风吹得朝后褪去,露出了他手臂上一个青色的“凰”字。

    他却已经来不及去顾及这些,身影化作了一道银光,径直掠过了那片荒野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