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65章拔箭
    一路星辰照耀,陈木凉扶着李倾一路逃到了一处湖边,扶着他坐了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跟着他们逃到此地的左衽和左仲半路被前来就他们的吞天洲皇家侍卫接走了。

    由于左衽的伤势太重,左仲决定还是带他回吞天洲治疗会好一些。

    他临走前第一次真诚地问陈木凉他们要不要一起回吞天洲,那儿有很好的医者。

    陈木凉本想带着李倾去,却被李倾拒绝了。

    他摇头道了一句:“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何况我们不能将琉璃问盏落入外族手中。好意心领了。”

    左仲和左衽见两人很坚持,便留了一些上好的金创药后匆匆离去。

    陈木凉将这些金疮药收于怀中,就生怕掉了一瓶。

    深夜秋末的湖边有些凉,地面的一些草尖上已有一层霜,令陈木凉跪在李倾身后想要替他拔箭的时候感觉到了一阵迅速侵入肌肤的凉。

    然而,附近已经没有更好的偏僻隐蔽之处了。

    陈木凉替李倾小心翼翼地将他伤口旁的衣物撕开了一些。

    血早已黏在了衣物的纤维之上,又连着皮肉和伤口,故而就算她的动作再轻,也还是会疼的。

    但,李倾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当陈木凉看到伤口的时候,已经有心理准备的她还是心疼了好几下。

    她轻声问了一句:“疼吗?”

    李倾却笑着摇了摇头,道了一句:“行军打仗的人,这点疼,还算不得什么。”

    “更何况,有你这两个字,再疼,也值得了。”

    “贫嘴。”

    陈木凉的面颊微微一红,犹豫着道了一句:“我一会儿替你拔箭,可能会疼。你忍着点。”

    李倾虽受了伤脸色苍白,但是听得她这番话却心情很好。

    他虚弱地低头坏笑着说道:“放心,这里没人。我不会喊太大声。”

    “你瞎想什么呢。”

    陈木凉愣了一会儿才想到了他话里的戏虐之意,脸由绯红迅速升华成了霞红色。

    “你要是再胡说,我下手可就重一些了。”

    陈木凉佯装生气了,吓唬着李倾说道。

    “来吧。让我痛并快乐着吧。”

    李倾笑得更加坏了,一仰头一闭眼,一副视死如归的享受模样。

    陈木凉白了他一眼,咕囔了一句:“就该一箭射死你算了。”

    李倾只是唇旁带笑意,满满的满足之色。

    陈木凉深吸一口气,眼里掠过了一丝紧张之色。

    ——她只是见师父替人拔过箭,自己亲手拔的次数简直少得可怜。

    她一手握住了箭羽,一手拿着撒了金疮药的绢帕,眼睛一闭,猛地往外一抽!

    “嗤——”

    鲜血几滴溅在了她的唇旁,一抹苦涩。

    她迅速将绢帕压在了李倾的伤口之处以止住再次流出的鲜血。

    而此时,李倾的身体因疼痛下意识地蜷缩了起来,难以忍受的他终究还是低哼了一声。

    “是不是很疼?”

    陈木凉紧张不已,手足无措,眼里的担心和后怕交织在一起令她的声音产生了微微的颤抖。

    李倾听出了她的恐慌和害怕,他将手绕至了身后,轻轻拉过了她的手,环在了自己的腰际处。

    陈木凉经他这般一拉不经意间已经靠在了他宽广的后背之上,一股只属于他独有的安全感如同秋日里的暖流缓缓袭身而来。

    将她的心一遍一遍地烫暖。

    她听得李倾侧头在她的耳旁温柔地说道:“有一点点疼。但是……有你在,就不疼了。”

    陈木凉靠在他的后背之上,眼中莫名一热,心里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异样的感觉。

    竟令她压抑又欢喜,近乎窒息又激动。

    令她的心脏,莫名漏跳了好几下。

    湖面之上的雾气氤氤氲氲,缭绕成了烟雾,经夜风那般轻轻一吹便拂到了两人的身旁,似烟纱一般笼罩着两人这一瞬间的美好。

    星光如瀑径穿而入了雾气之中,撒作了金色点点无数,如同精灵一般在欢跃起舞。

    陈木凉抬头靠近了李倾,轻轻朝着他的伤口吹气,试图减轻一些李倾的痛楚。

    她的呼吸带着湿润的热气,轻拂过了李倾的伤口处,似凉凉的雨滴一般淋下,令他万般舒畅,却又带着道不尽的微痒,拨动着他的每一寸神经,令他浑身开始热了起来。

    “好些了吗?”

    并没有意识到李倾身体异样的陈木凉依旧替他吹拂着伤口,轻声在他身后关切地问道。

    她低着头,一缕鬓前长发不经意间从耳际掉落,恰好落在了李倾的皮肤之上。

    那一瞬间的微痒,似火石一般瞬间点燃了李倾忍耐克制已久的心。

    他转过了身,反手将陈木凉压在了草地之上,似贪狼一般看着陈木凉,眼里皆是说不清的欲望。

    他的气息有些不稳定,心跳得很剧烈,以至于本来苍白的脸色于此时竟有了些血色。

    他无奈一笑,看着陈木凉被吓到了的单纯目光,喉结往下一阵滑动,轻声道了一句:“木凉,方才这个动作,不可以再对其他男人做。知道吗?”

    陈木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连连点头,咕囔着道了一句:“你压到我了……”

    李倾唇旁掠过了极尽的无奈之意,缓缓俯身,轻轻落吻于她的颈处。

    “木凉,若是能每次都这般待遇,我倒是愿意次次中箭。”

    陈木凉却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嗔怪着说道:“李倾,你有病吧???哪有人盼着天天中箭的?”

    “倒不是盼着天天中箭……只是天天盼着……”

    李倾欲言又止,坏笑着凝视陈木凉,眼里的笑意竟比那天边的星辰还要皓亮夺目。

    陈木凉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忽然地一揪,惹得她一阵不知所措的慌乱,迅速地别过了头。

    通红了脸。

    两人的身影交叠在湖面之上,随着风轻轻一吹,荡起了层层无尽的粼粼涟漪。

    月光之下,湖面的雾气同样笼罩在了湖对岸的一个身影上。

    轩辕荒芜本打算将已经被血染透的衣袖洗一洗晾干再包扎起来的时候,无意间瞥到了湖面上的这一对倒映。

    他的动作顿住了。

    他缓缓抬头,朝着对岸那如诗如画的一幕望去,眼睑深处里有一抹叫做“渴望”的东西被激发了出来。

    他皱了皱眉头。

    第一次,他觉得这样的画面,对他来说,竟有些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