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66章破绽
    但,轩辕荒芜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默默地扫了两人一眼,然后重新包好了伤口,转身,离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知道,他是从深渊泥淖里走出来的人,所以,无论有多么不喜欢或者多么不爽,他也不想将别人推入那样的深渊泥淖。

    纵然他有那个能力,纵然他曾经被伤害得体无完肤,纵然他真的很想要得到他想得到的那个“渴望”。

    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善良。

    星光照在他如玉的面庞之上,照得他的眼眸平淡而宁静,像是从来没有被伤害过一般。

    但,他知道,他身后的倒影,是多么的伤痕累累。

    他记得,他那个平凡到骨子里的母亲曾经教过他说,做人要对得起良心。

    密林深雾之中,他越走越远,越走越深,终究化作了一道孤影消失在了茫茫的尽头。

    仿佛,从未曾来过。

    一道星光折射在了刚拔下来的箭端之上,一个极为怪异的符号隐约闪烁,落在了陈木凉的眼里。

    “奇怪,这箭上怎么还有一个符号?看上去歪歪扭扭的,倒跟一剑的天字木剑有的一拼。”

    陈木凉好奇地将箭举过了眉梢,对着月光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而此时,李倾亦注意到了这奇怪的一点,他一把抢过了箭仔细看了好久,才皱着眉头说道:“奇怪了,月舞洲封印之术里的字符怎会出现在这支箭上?”

    “月舞洲?封印字符?”

    陈木凉皱着眉头问道:“你确定这是月舞洲的封印字符吗?”

    “不会有错的。我小时候有段时间就是在月舞洲皇宫长大的,整个封印之术的卦语我到现在还会默出来,怎会弄错呢?”

    李倾十分肯定地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强撑着受伤的身体站了起来,快速走到了方才左衽取出刀片的地方。

    “在哪儿呢……”

    李倾低头仔细地在草丛里找着那片伤到了左衽的刀片。

    “找到了!”

    陈木凉从草丛里拿出了那枚刀片,低头一看,惊奇地发现这枚刀片之上竟然也有那个一模一样的字符!

    “李倾,你看,这个字符和方才的那个是一样的。”

    陈木凉指着字符的地方给李倾看,李倾却越看眉头越紧锁,喃喃道了一句:“那小子,怎么会和月舞洲的人有关系……?他不是外族之人吗?”

    “这个字符代表的是什么?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

    陈木凉怎么瞧也没瞧出个究竟来,好奇地问道。

    “这个字符和之前箭端的字符都代表着一个人。”

    李倾顿了顿,表情严肃地说道:“在月舞洲,能使用封印之术的人往往会选择卦语之中的一个字代表自己,见此字便知是此人。”

    “就如同一剑木剑上的那个天字。”

    “但是,每个人对自己的那个字是从不告知外人的。所以,就算我们知道了这个是和月舞洲的某个人有关,也只能将范围缩小到会封印之术的皇室之人。”

    “其他的,我们依然一无所知。”

    陈木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了一句:“他不是外族之人吗?怎会和月舞洲皇室之人扯上关系?何况月舞洲不是向来只管月麒麟之事吗?”

    李倾摇了摇头,眼中亦有疑惑,缓缓道了一句:“此事我也搞不明白。但,今晚还有一件事情很蹊跷。”

    陈木凉看向了李倾,面目有冷峻之色,淡淡说道:“你说的,是那个女皇?”

    李倾点了点头,赞许地道了一句:“看来,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我原本以为她没什么蹊跷的地方。但是,在那样强的光芒之下,轩辕荒芜还能精准击中我们的位置,只能说明有人是叛徒。”

    “而后来我们所有人都在,除了她。”

    “所以,基本可以肯定了——漠知洲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她和外族勾结的一场戏码而已。”

    “但是我还是想不通,她为何会这样做?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陈木凉摇了摇头,不解地说道。

    “很简单,怕是这漠知洲土地贫瘠,而女皇的胃口越来越大,开始不满足于这片贫瘠之地的王了。”

    李倾淡淡一笑,又说道:“漠知洲常年靠的是什么来维持生存?不过就是一条经商之路。而近年来,女皇的苛捐杂税日益加重,百姓维持基本的生活都已经很难,哪里还顾得上去经商?”

    “加之漠知洲这片地带本就不适合农作物生长,靠着本土发展经济,已经不够自食其力。”

    “试问,一个江河日下的国度,当已经不能自给自足之时,又会想到什么呢?”

    ——“侵略。入侵。”

    陈木凉很快便得到了答案。

    她眉头微微一锁,迟疑了片刻说道:“现在琉璃问盏在轩辕荒芜手中,而轩辕荒芜断然是不可能再回去那个牢笼了。”

    “但是上官莫离失去了心爱之人,一定会四处寻找他。”

    “而这中间,能知道轩辕荒芜离去轨迹的人,很可能就是女皇!”

    “所以!”

    陈木凉的目光一寒,担忧地看向了李倾,缓缓道了一句:“女皇一定会借此机会告诉上官莫离,来拉拢她的势力,这样一来既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日后若是成功了她定会被奉为上宾。”

    “不错。”

    李倾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看来,你这小脑袋还挺灵光的嘛。”

    “去去去,我打小就聪明。”

    陈木凉嗔怪着推开了李倾的手,托腮沉思道:“但是,关键来了。”

    “我们要先一步找到琉璃问盏,势必要知道轩辕荒芜在哪儿……”

    “但是那小子看上去阴森森的,捉摸不定的很,去哪儿找他?”

    正在陈木凉沉思之时,李倾笑得一脸无奈地说道:“刚才还夸你呢,这会儿,脑袋不灵光了吧?”

    “你行你倒是说说啊,怎么才能找到那小子?”

    陈木凉不服气地朝着李倾白了一眼说道。

    “咳咳咳……”

    李倾轻咳了一句,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木凉,你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

    陈木凉不解地看向了李倾,眼中皆是疑惑之意。

    李倾认真地看向了她说道:“你忘了,你现在是琉璃问盏的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