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77章曼妙
    陈木凉终于一下子瘫坐在了那里,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从惶恐中抽离了出来,任泪水往下流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幸好。幸好。”

    陈木凉紧紧攥着药瓶,手指轻轻抚摸过了李倾的伤口处,哽咽着只能说出这几个字来。

    正于陈木凉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之时,一道黑影却冰冷地朝着她走来,步步带上了针芒。

    “陈木凉,可算是让我找到你了。怎么,你的心上人看起来快死了?”

    红豆一声冷笑,哼了一声冷漠而嘲弄的看向了陈木凉。

    陈木凉刚想要抽刀,却感觉到身后有罡风平地而起!

    她猛地回头,却见方才那个射杀李倾的银面少年手指一把精致玉扇,手腕轻轻一个不经意的翻转!

    玉扇于他的手腕间一个反转,拔起的空气顿倒转而成漩涡状!

    随着他的一声高喝“破——”,漩涡顿时抽离化成一把利剑,以逆光之势直插红豆的心口之处!

    红豆当自知此招来势凶猛,却亦无法躲避,无奈之下只得以手中的剑端抵抗之!

    红豆的衣袂早已被罡风吹得向后半米有余,长发亦乱飘不已,甚至连眼眸都难以睁开!

    本以为这是一场在所难逃的硬仗,却听到银面少年于关键时刻轻声喝道一句——“收!”。

    顿时,所有的利剑漩涡罡风都被倒抽而回,哗然崩于了红豆的面前,“轰——”的一声落了一地的尘沙!

    正于红豆狼狈不解之时,只听得银面少年冷冷负手而立说道:“这个女人的命,是我的。我不想再重复一次。”

    红豆吃了亏,自然知道银面少年方才绝对有一招杀了她的实力,强权之下只得忍气吞声,低声道了一声:“是。”

    “你走吧。”

    银面少年冷冷说道,眉宇间的冷意看得人不寒而栗。

    红豆见银面少年虽动了怒,却无真正杀她之心,低声不甘心道了一句——“是。”,便一个飞身远去了。

    银面少年转身之际,却眼眸猛地一沉!

    他看见陈木凉正手执飞雪刀,孤注一掷不要命一般地朝着他刺来!

    他当然知道,这一刀,她是替李倾来报仇的。

    他下意识地一个飞掠,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跃上了更高的山巅之处,令陈木凉无法触及到他。

    但,与此同时,他亦看到了陈木凉眼中深深的厌恶、愤怒、以及仇恨。

    那一刻,他听到了自己的心砰的一碎。

    他收扇站定,隔着一座碧湖的距离远远地看着她。

    而她,亦手执飞雪刀,朝着他毫不犹豫地做了一个凌厉的抹脖子的动作。

    他却笑了。

    ——因为,小时候的她,对他做过同样的动作。

    后来……

    她便不见了。

    而他,则亦随了她的愿,自甘坠入万丈深渊。

    但,他清晰的知道,这一次,她是认真的了。

    他低头,自嘲地轻叹一句:“时间,果然是个好东西……”

    朝阳的光辉普照着万物大地,唯有他的面前,是他自己的影子。

    如影随形。

    有片落叶自高空之中盘旋,缓缓落下,调皮而欢快地落于了银面少年的温凉摊开的手心间,似慰藉,似,轻柔的,一吻。

    陈木凉转身,吃力地背起了已经昏了过去的李倾,望了一眼四周。

    最后,她将目光锁定在了不远处的一处密林上。

    ——那里林木高,便于掩护踪迹,以防这个该死的带银色面具的人再来犯。

    一路上,陈木凉近乎逃命地背着李倾往密林深处跑去,丝毫不管树枝划过了她的皮肤留下了道道血痕。

    她一路虽在不停地寻找着能隐蔽到达皇城的路,却心里始终有一个深深的疑惑——那个银面少年到底是谁?他为何要杀李倾?为何又要救我?

    这一连串的问题在她的心里打了个死结,怎么也解不开,搞得她万分头疼。

    正于她不停地朝前奔跑的时候,陈木凉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她看到了,在她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女子,横去了她的去路。

    女子的紫纱裙从半露的香肩开始散漫垂落,于稍紧致的荷叶银丝边裙领又在胸处高高耸起,在深深凹陷下去的锁骨旁是一片雪白的涟漪妖娆。她的长发从柳弯的黛眉长垂半遮过小巧的尖细下颚,于脖颈处,随意涂抹洒开。她艳红的唇瓣微微张合,有香兰之气,若有似无缓缓温吐而出。

    她的脚光着踩在如霜的地面,光影于她的脚踝处明暗交叠,将她原本就裸露的几分衬得令人无限遐想。

    而她手中的一根银色长鞭更是每一寸都上了妖艳至极的金制玫瑰花,朵朵带刺,似有不见血不休之意。

    她的一双狐媚眼,正好撞上了陈木凉戒备的眼眸。

    许是觉得陈木凉还有点意思,她将长鞭随意地一甩,身旁的一棵百龄苍天树木便轰地一声到地不起,惊飞了林中飞鸟无数。

    而她,却似毫无感觉地朝着陈木凉迈近了一步,将长鞭优雅而妩媚地放在了胸前,冷冷轻蔑一笑,皱了皱眉似有些失望地喃喃自语道:“我还以为有多倾国倾城呢……也不过如此……”

    “你看不顺眼就别看了呗。我又没收你钱。对吧?”

    陈木凉见来者不善,便也索性不跟她磨叽,随口应道。

    而此时女子冷冷而高傲地居高临下地冷笑道:“我韩羽奕确实还不知道礼貌为何物,在我的眼里,本座,便是王法。你,不过蝼蚁一只而已。今日,运气又不好,扫了本座的雅兴,不如送你去阎王那去学学什么叫礼貌。”

    陈木凉猛然抬头,撞见了韩羽奕眼中浓烈的杀机!

    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美艳的女子竟然有如此歹毒的心肠!几句话不投机,便要送人性命!

    陈木凉心里暗暗叫苦,咬了咬下唇冷静问道:“且慢,你要和我打,也不是不可以。”

    “但……你总得告诉我,你为何要在此地堵我?又为何要杀我吧?”

    “总不能我死了个不明不白,你也杀错了人,对吧?”

    韩羽奕冷笑着朝天翻了个白眼,手提着长鞭在地上滑过了沙沙的响声,一步一步地朝着陈木凉逼近。

    她冷冷看向了陈木凉,唇旁一抹阴冷勾起——

    “怎么?害怕了?抢别人男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害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