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78章深林
    陈木凉不解极了,她沉下了眼眸,扫了眼前这个貌美近似狐的女人,唇旁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淡淡说道:“怎么,难不成你的男人被我抢了?先说好,你得说出是谁。否则,人太多,我还真记不清是哪一个。”

    “你这个女人!!!”

    气急败坏的韩羽奕不由分说一记长鞭从天狠狠朝着陈木凉劈去!

    陈木凉知道她这个长鞭厉害,但是她背着李倾,根本没有办法全部展开身法。

    但,她却注意到了林木中有一根长藤自山巅垂下,正好离她不过一丈的距离。

    她一个避让灵巧地躲开了韩羽奕的正面攻击,接着带着李倾一个纵身而上,一脚踏过了岩石壁,一手抓住了长藤!

    她的脚下狠狠一用力。

    长藤便带着她和李倾朝着韩羽奕疾速晃去!

    而此时,意识到了这一变化的韩羽奕亦转手一记长鞭朝着陈木凉挥去。

    陈木凉此时手中的飞雪刀飞出。

    一个旋转之间,飞雪刀如剃刀一般刷刷刷划过了长鞭那些尖锐带刺的玫瑰,所经之处皆是光火四溢,好不耀眼!

    而韩羽奕却被震惊到了。

    她心疼不已地看着长鞭之上的利器竟被一把小小的刀给尽数割去,心里更加愤怒了。

    “贱人!看鞭!”

    她气急败坏地一掠而上,将长鞭从天际以居高临下的位置朝着陈木凉和李倾劈下!

    陈木凉刚想以飞雪刀再次防御之时,却见眼前飞过了一道银面少年的身影。

    他疾速地挡在了陈木凉的面前,空手牢牢抓住了那记长鞭,直到将手抓出了血痕也不管。

    陈木凉听得他冷声说道:“韩羽奕,你又在发什么神经?”

    韩羽奕一见银面少年来了,眼里很快掠过了一丝心虚,急急忙忙将长鞭一收匆忙落地。

    她昂着头盯着银面少年看了过去,毫不相让地倔强说道:“谁让她抢了你?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有几斤几两。”

    “韩羽奕,你闹够了没?不要以为以你的身份,我就不敢招惹你。你要是胆敢动她,信不信我杀了你都敢?”

    银面少年逼近前一步,眼里尽是如狼一般的警告凶煞之意。

    “你竟然凶我???顾笙策!你知不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我大可以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碾死你!”

    韩羽奕整个人因愤怒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她指着银面少年骂着,但是眼里却是得不到的深深绝望。

    那个被叫做顾笙策的少年只是沉下了冷傲的眉,低沉而略带沙哑地道了一句:“你可以试试。”

    “你!!!”

    韩羽奕被气得不行,转身便抽鞭哭着离去了。

    她走得很急很快,以至于不消片刻,这片林子里便没了她的踪迹。

    而此时,偌大的林子里醒着的,只剩下了顾笙策和陈木凉两人。

    顾笙策刚要回过身来说“对不起”之类的话,却眼前一片雪刀的寒光晃过。

    再一看,已是陈木凉手持飞雪刀横在了他的脖颈间。

    陈木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命令道:“交出解药,否则杀了你。”

    “你就这么急着救他?”

    顾笙策阴郁的眼眸里是满满的醋意。

    “这个不用你管。你只要知道,我的耐心不多。”

    陈木凉一昂头,双眸里皆是肃杀之意。

    顾笙策无奈低头一笑,再抬眸时,轻叹了一句:“好,给你。谁让我对你没有办法……”

    说罢,他从怀中掏出了一瓶解药,递给了陈木凉。

    陈木凉快速接过解药,戒备地持着飞雪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确定他不会再追上来之后,快速朝前奔去!

    顾笙策看着她近乎逃亡去的身影,无奈低头一笑,阴柔的眼眸里尽是无限的失落之意。

    他轻叹到一句:“我有这般让你想要逃离吗……一直,一直都是如此……没想到,再次这般见面,还是如此……”

    “木凉,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

    林中唯有树叶的沙沙声回应着他,而他,则在一片深林中站成了一个孤冷的点。

    陈木凉找了一块空地将李倾放了下来,然后将解药放给他喂了下去。

    吃完解药后的李倾果然缓和了一些,他缓缓睁开了眼。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四周都是密林,他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带着我走了很远?”

    “也没多远吧……就是你太沉了,该减肥了!”

    陈木凉避重就轻,含糊一笑一挥手说道。

    李倾知道她不愿意多说,再看到她腰际间的飞雪刀似乎有动过的痕迹,便又将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问道:“你遇到危险了?”

    陈木凉自己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也就含糊其辞地道了一句:“遇到了一个长得极为好看的娘们儿。可惜了,是个疯子。”

    “哦?”

    李倾有些好笑地看向了她,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问道:“你倒是说说,人家怎么个疯法了?”

    “这不明摆着嘛……”

    陈木凉啪的一声打掉了他的手白了一眼说道:“她一见我就说我抢了她男人。我连她都没见过,还谈什么抢了她的男人?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嗯……听着好像有几分道理。不过,你确定你没留什么风流债?”

    李倾逗着陈木凉玩,凑近了她笑兮兮地问道。

    “哪里有啊……那也不可能啊……像她那种衣着气质看上的男人,必须跟我这种是完全不是一个路上的人啊……”

    陈木凉又白了李倾一眼,泄气地往地上一坐,半撒娇地说道:“我打架打累了,走不动了。”

    李倾看着她跟个孩子一般地在自己面前耍小脾气,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他蹲下身,满眼宠溺地一笑,将她公主抱在了怀里,笑着说道:“累了,当然要夫君抱抱。”

    “算了。我还是自己走吧。”

    陈木凉脸一红,挣扎着就要下来。

    却被李倾给按了回去。

    他轻声道了一句:“别动,好像附近有人在说话。”

    陈木凉这才侧耳一听,果然,听到了上官莫离的声音。

    ——“你们怎么办事的?!女皇人没找到,倒是把荒芜人也给跟丢了!我养你们这群饭桶是干嘛的?简直丢尽了上官家的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