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79章狭路相逢
    陈木凉和李倾顺着树叶的缝隙望去,却见不远处有一座小屋,似乎是刚建成不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此时上官莫离正在那处指着一群下人在破口大骂,其面目狰狞之色绝对不亚于世界毁灭。

    两人刚还觉得无趣不想打扰到这条蛇的时候,那道黑衣斗篷之人的身影却出现在了她身后。

    陈木凉听到了他说了一句:“上官小姐请息怒,女皇既然已死,再想其他法子就是了。至于轩辕公子的事儿,我想,他这般少年才俊,一定会平安无虞的。”

    “呵,原来,这人跟上官家还有所勾结。真的也不怕连自己一起卖了?”

    陈木凉低声嘀咕了一下,眼里尽是不屑之意。

    而出乎陈木凉和上官莫离意料的是——这时候有一个倔强的下人咬牙看了黑衣斗篷之人一眼,几乎是以反驳和质疑的语气反问道:“难道女皇是谁啥的阁下一点都没有数吗?”

    “哦?”

    黑衣斗篷之人似乎对这个人开始有了些许兴趣,但很危险的是——陈木凉看到他右手手袖里已经探出了一寸的刀尖。

    “他想杀人灭口。”

    陈木凉一声低呼,却也摇头无力阻止。

    “蠢货!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还不给我下去!”

    谁知,就在陈木凉替那个敢于说话的奴才万分惋惜之时,上官莫离却一脚踹倒了那个奴才!

    正因为她这一脚挡在了斗篷之人和奴才之间,才逼得黑衣斗篷之人有所顾忌,不得不及时收回了刀刃。

    而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奴才被踢了一脚却也只能忍气吞声,爬起来低头道了一句“是”后匆匆下去了。

    陈木凉锁眉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不由得唇旁掠过了一丝了然的笑意。

    她看了看李倾,发现李倾回头对她会意一笑。

    “有点意思。”

    李倾莞尔一笑,将目光落在了黑衣斗篷之人的身上,小声说道:“看来这人还没认清眼前的这个上官大小姐也是有可圈可点之处的。”

    “我看,八成是这个上官莫离在这人这儿吃了不少次亏,才学乖了一些。”

    陈木凉托腮想了一会儿,然后道了一句:“爹说过,这人和娘亲的死因真相有着直接的联系,不如我们跟上他?”

    李倾迟疑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以他的功力,别说我现在受着伤,就算我没有伤,我们两个加起来,估计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

    “那怎么办?眼睁睁地看着他从我们面前就这么走掉吗?”

    陈木凉不甘心地问道。

    “再等等,实在不行,就拼一把。”

    李倾示意陈木凉稍安勿躁,对她摇了摇头。

    就在几人说话之间,陈木凉一回头,惊诧地发现王骁和关东老头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快速地落在了黑衣斗篷之人的一前一后,呈现围堵之势,将他包围在了中心。

    “哈哈哈哈……你这个坏东西!今儿算是走不掉了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关东老头一剑刺上前,顿时剑阵起,天地为之一变色!

    风云涌动之下,王骁却一动不动,而是缓缓闭上了眼。

    一旁的下人神色慌张地忙问上官莫离:“大小姐,要不要救?”

    下人本以为上官莫离会满口答应去救那黑衣斗篷之人,却不料,上官莫离只是冷冷一笑,做了一个“不救”的动作。

    下人识趣,退回到了一旁观战。

    “老爹?王叔叔?”

    陈木凉高兴极了,她正想冲上去帮忙的时候,却被李倾拉住了。

    “等等,我们需要盯住那个上官莫离。她好像另有盘算。”

    陈木凉这才发现,她背对这奴才的手不断地做出奇怪的手势,似乎在发着一些他们看不懂的指令。

    而那些奴才看见了,无一例外地不心领神会,很快便散开了去照办了。

    “她想干什么?”

    陈木凉渐渐锁眉,心里掠过了一丝担忧。

    而就在此时,黑衣斗篷之人已经跟关东老头打得不可开交,两道身影化作了一黑一白在半空之中剑光无数。

    就在两人打得难舍难分之时,王骁缓缓睁开眼,指尖一把银刀如流线一般飞出,直取黑衣斗篷之人的右腿之处!

    那个刀法的刁钻与力度,纵使是陈木凉也是用刀之人也感到了惊世骇俗的震惊。

    “天哪……王叔叔这刀法的造诣到底到达了什么程度啊……”

    她喃喃自语间,刀已经“嗤——”的一声插入了黑衣斗篷之人的右腿小腿之处!

    却听得那人轻微的一声哼,整个人从半空之中栽落了下来!

    “呵!王骁,谢了!”

    关东老头眼中一喜,挥剑而下,直指那黑衣斗篷之人的要害之处!

    却于此时,黑衣斗篷之人却迅速弯曲身子,狠狠地拔出了小腿处的刀片,朝着上方的关东老头便掷了过去!

    那一掷,虽然带着凶残的蛮力,但是刀法刀意竟也不比王骁逊色多少!

    “小心!”

    陈木凉忍不住以飞雪刀掷出!

    “当——”

    飞雪刀恰好撞飞了黑衣斗篷之人扔出的刀,替关东老头挡下了一劫。

    而此时,黑衣斗篷之人却趁着这个机会,拼出全力地一跃入了深林之中,像一头豹子一般没入不见了踪影。

    “坏了,又让这贼人跑了。”

    关东老头懊恼极了,原地跺脚抓了把头。

    “没事,人没事就好。”

    陈木凉心魂未定地捡起了飞雪刀,轻拍着关东老头的肩膀说道。

    而此时,上官莫离看到了陈木凉出现在了此地,原本还没什么杀意的她唇旁生出了一抹极为危险的笑意。

    她缓缓上前一步,冷冷地看了几人一眼,冷傲地道了一句:“怎么,几位当我这儿是想来便想来,想走便想走?”

    “当着我的面伤我的人,未免太不给我面子了?”

    陈木凉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上官莫离,冷淡地道了一句:“我们今天不是来找你打架的。你呢,最好也识趣一些,别到时候搞得死的死伤的伤的,回家找你家上官老爷哭诉去。”

    上官莫离冷笑一声,目光寒凉地看向了陈木凉,幽冷地道了一句:“陈木凉,你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还是说,你仰仗着这两位高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今日,不妨让本大小姐来教教你,什么叫做礼貌?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