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自力更生,达成共识
    幸韵星将砍回来的竹子晒在院子里,等到绿竹变黄后,她打算做个竹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现代凉床不就是用竹子做的吗,应该问题不大能睡人。

    水杯就用竹筒代替,她还捡来了几块平滑的石头,洗干净了放在屋里,当小板凳坐。

    中午的时候,杨驼子来了一趟杂院,送来了两个干硬的烧饼,这是她一天的食物。

    幸韵星正坐在门槛上给旺财捉跳蚤,见杨驼子来了,只是冷淡的抬头瞅了他一眼,就又继续干着手上的活儿。

    旺财一脸享受的眯着狗眼,从眼缝儿里瞟了杨驼子一眼,便低下狗头睡起来。

    杨驼子递上烧饼:“给你。”

    “这是……”

    幸韵星瞅着眼前的两块烧饼,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嫌弃,这土色儿一样的东西该不会是用泥巴做的吧?

    “烧饼。”

    “你确定这是烧饼而不是泥饼?”

    这王府也太抠门了,就给下人吃土吗,下人就不是人吗?

    幸韵星没有要接过烧饼的意思,她现在可是个大忙人,忙着找物资、清理杂院,还要给旺财、招财捉跳蚤。

    “饿了自然就会吃。”

    杨驼子把烧饼放在地上,转身就离开了杂院,他的真实身份乃南越国益都小郡王,潜入雲亲王府自有他的目的。

    彪悍姐也并非是他的相好,而是他的属下,两人合伙演戏,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幸韵星拍掉手上刚捏死的跳蚤,捡起地上的泥饼,好家伙,这玩意儿硬的跟石头一样,别说吃了,都可以拿来当砖头用。

    留着以后防身贼好!

    然而,幸韵星却把泥饼当飞盘用,与旺财、招财在院子里玩起了接飞盘游戏。

    虽然干的是脏活儿,但把那些夜壶洗完后,只要不离开王府,剩下的时间由她自己支配。

    后山是她天然的食库,就算王府不给她吃的,也饿不死她。

    眼下,她急需一口锅,有了锅,她就能把抓到的鱼煮了吃。

    下午的天儿有些热,旺财、招财趴在门前,伸出舌头直喘气。

    幸韵星便带着它们来到溪边纳凉,小溪两旁有树荫的庇护,简直就是天然的避暑胜地。

    幸韵星干脆给它们洗起了澡,只是溪水清浅,要是能深到没过膝盖就好了。

    于是,她在溪边捡起一根木棍,开始挖起水坑,她把漂亮的石头堆在一旁,打算带回去铺院子。

    天啦,她简直就是个天才!

    就在幸韵星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洋洋得意的时候,“啪嗒——”一声,一条筷子长的鱼从她身后飞来,落在石头上。

    她回头一看,只见旺财转身、傲然扑进水里,低调的隐藏了功与名!

    “好狗!”幸韵星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再看招财,趴在水里发出“嘤嘤”声,两只爪子好像在刨什么东西。

    “招财。”

    幸韵星走近一看,原来是狗嘴被螃蟹的两个前螯同时夹住,正极力得想要摆脱掉螃蟹。

    幸韵星见状,直接踩断了螃蟹的两个大钳子,再把蟹螯从狗嘴上取下来。

    至于这只螃蟹嘛,带回去了吃!

    到了傍晚,幸韵星收拾的差不多后,就坐在院子里生火烤鱼。

    后院什么不多,唯独柴火多,杨驼子有他的事情要做,除了看管她不逃跑,还瞧不起她之外,基本不会搭理她。

    就连跟他问话也是爱答不理,有的时候还阴阳怪气。

    她是有骨气的人,做不出拿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不理就不理吧,后院里,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拿起来就用。

    这不,她看中了一个装杂物的土罐,洗干净了可以当锅用,还有这些麻绳、竹篮、碎布……

    等到杨驼子送完夜壶回来,发现院子里少了不少东西,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翠花。

    果不其然,待他走到杂院一看,翠花在院子里架起了两个土灶,一个用来烤鱼,一个用来煮鱼汤。

    “院子里的东西,可是你拿的?”

    想不到这个丫头有些脑子,比一般的女人要聪明,知道审时度势、想办法让自己活下来。

    “是我拿的。”

    具有资深烧烤经验和隐藏吃货属性的幸韵星,用木炭将鱼烤的两面金黄,烤鱼的香气直往她鼻子里钻。

    莫说她了,就连杨驼子闻着嘴里也生出了口水。

    “拿我东西之前,是否应该知会我一声?”

    “我说了,你没理我。”鱼烤好了,幸韵星迫不及待的用嘴吹了吹,撕下鱼肚子上的那块肉放进嘴里,顿时发出销魂的软糯声音,“嗯太好吃了”

    鱼肉细嫩甘甜,未添加任何佐料的烤鱼,还原了食材的本味。

    幸韵星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当着杨驼子的面,干完了一条烤鱼,见他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且好几次在吞咽口水,幸韵星知道他也想吃,只可惜烤鱼只有一条。

    “有鱼汤,喝吗?”同住后院,彼此间应该互帮互助才对,虽然她心眼儿小、睚眦必报,但不记仇,“我这里没碗,你要是想喝的话,自己拿碗来。”

    过了一会儿,杨驼子的手里端着一个木碗走来,不仅如此,他还带来了一个木勺和两双筷子。

    幸韵星大方的将土罐里的那条鱼盛给了杨驼子。

    “要是有盐就好了,再放上一块豆腐。”

    幸韵星用木勺尝了味道,鱼汤清淡回味中带着甘甜,要是能放上一勺盐,那味道肯定是杠杠的!

    “你还挺会吃。”

    杨驼子的这句话里,带有称赞她的意味。

    “民以食为天。”

    没有碗,幸韵星直接用木勺喝汤。

    “你是如何将这两只狗驯服的?”

    才一天的时间,旺财、招财围在她身边转,不吭也不闹。

    “用真心换真心,这狗虽然是畜生,但谁对它们好,它们是知道的。”幸韵星望着卧在脚边的两只狗,明亮的眸子里是真诚流露,“知道它们为什么不找我要鱼吃吗?”

    “为何?”杨驼子不禁好奇问道。

    “因为鱼刺会要了它们的命。”

    聊着聊着,两人达成了共识,除了和平共处外,幸韵星提供食物,杨驼子提供劳动力,譬如:明天先把破屋的房门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