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仙狗跳,幸韵星怒救旺财
    “拿你点柴火,就像是在老虎身上拔毛一样,吃东西的时候,屁都不放一个!”

    傍晚时分,杨驼子不请自来,两人围坐在土灶旁悠哉的吃着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对于幸韵星来说,忙碌了一天,不就是为了能好好的吃顿饭吗?

    “这虾是你捕来的?”

    杨驼子不信她有这本事。

    幸韵星指向天空,顺着他的话忽悠道:“天上掉下来的,你信吗?”

    他当然不信了。

    “你迟早会断送在这张嘴上。”

    杨驼子从未见过像她这般刁蛮、粗俗的女人。

    幸韵星把虾头掰下来,放在地上给招财吃,都快晚上了,旺财还没有回来。

    “都说吃人家的嘴软,你的嘴怎么就不知道软呢,难不成是死鸭子——嘴硬?”

    “好男不跟女斗。”

    “好女不跟男争。”幸韵星看着他把虾线一起吃了进去,故意不提醒他,“旺财怎么还不回来?”

    “回不来了。”杨驼子幸灾乐祸的感慨道,“怕是已经成了桌上餐。”

    他还故意晃动着手中的虾仁,得意的扔进嘴里吃了。

    “你把话说清楚,怎么就回不来了,怎么就成了桌上餐?”幸韵星神色慌张问道,天底下,不乏吃狗肉的人,“是不是你把旺财卖给了狗贩子?”

    “关我什么事?”杨驼子淡定从容的为自己辩解道,“麻子巷有个姓陈的屠夫,他家有条白母狗,专把那些公狗引诱回去,关起来杀了吃。”

    幸韵星听懂了,这不就是仙狗跳吗?

    “麻子巷在哪儿,快带我去。”

    幸韵星一把夺下杨驼子手中的竹签,竹签上串着烤好的河虾。

    “不就是一条狗吗,没了再养一只。”

    烤虾没了,还有白灼虾,杨驼子不急不缓的拿起一只虾,接着吃起来。

    “你……”幸韵星又急又恼,一对眸子瞪得圆溜圆溜的,大声呵斥道,“不许吃了,带我去找旺财!”

    “恕不奉陪。”

    若是因为一条狗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岂不得不偿失,杨驼子在心中权衡之后,不打算陪她去找狗。

    “吃吃吃,你是属猪的吗?”幸韵星忧心忡忡的起身,对着腿旁的招财说道,“招财,带我去麻子巷找旺财。”

    就这样,杨驼子并未阻拦她出府,幸韵星也在招财的带路下,连走带跑的赶到麻子巷、陈屠夫家门口。

    “汪……呜呜……”

    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的幸韵星,刚到门口,就听到木门内传来狗的惨叫声,吓得招财夹着尾巴、哆嗦着直往后退。

    愤怒出奇迹!

    只见她抬腿便是一脚,踹倒了那扇比她还要高大的木门。

    院子里的槐树下,吊着一只狗,那狗也正是旺财。

    陈屠夫的手上拿着一根粗木棒,对着旺财的脑袋就是“砰砰”两下。

    此时的旺财被倒吊在树枝下,鲜血顺着狗嘴,一滴接着一滴的流在地上,渗进了红的发黑的泥土里。

    “放开我的狗——”咆哮声响彻院内,愤怒到极致的幸韵星一手叉腰,另一手指向天空,犹如在召唤神兽一般的愤怒之音咆哮道,“有种你就劈死他——”

    一道白光划破夜幕降临时的黑暗,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雷鸣,落在了院中的树下。

    “来者……”陈屠夫话未说完,就轰然倒地,不省人事。

    屋内,高氏在听到女子的咆哮声和雷声后,匆匆跑了出来,只见陈屠夫倒在地上……

    “鬼啊——”在看清楚树下黑脸女人的容貌后,她尖叫一声,慌乱之余吓摔倒在门前的石阶上。

    幸韵星拿起木桩上用来剥狗皮的刀,割断绳子后,将奄奄一息的旺财扛在肩上,带了回去。

    临走前,她目露凶光的瞪了院中的白母狗一眼:“再让我遇到,下场就跟他一样!”

    回到杂院后,院子里竟多了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此人名叫王二狗,在北院做着挑水、打扫的杂活儿。

    她前脚离开王府,王二狗后脚就来了后院,他提着一壶老酒,来找杨驼子喝两盅,正巧赶上有下酒菜,美哉、美哉呀!

    “你快过来看看,旺财怎么样了?”

    幸韵星双腿跪地,轻慢小心的将肩膀上的旺财放在地上,从肩膀到后腰的位置湿答答的,被狗血浸湿了一片。

    没想到她还真把狗给找回来了,就冲着她的这份执着,他也要过来看旺财两眼。

    然而,杨驼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又说起了风凉话:“没救了,王二狗,炖狗肉的香料有吗?”

    幸韵星咬牙吐出一个“滚”字,旺财的眼睛一直睁着,狗鼻子里尚有气息,狗嘴里也没再流血了。

    “狗命贱。”王二狗瞧着旺财的狗眼有神,并非涣散无光,应该能保住这条狗命,“就把它放地上,接地气,它慢慢的就会活过来。”

    “真的?”带着柔弱哭腔的声音问道,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家之前养过的狗便是如此。”王二狗听她要哭,便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过两日便好了。”

    杨驼子等他说完,禁不住哈哈大笑道:“这狗呀,最后还不是进了你的肚子里。”

    幸韵星捡起地上的石子,扔了过去,啐骂道:“滚,以后不许吃我的东西。”

    “一条狗而已,你若是喜欢,来日我送你十只八只的。”

    “谁要你送,吃完了快走,看着碍眼!”

    两人又吃了一会儿,将酒喝完后,这才一同离开。

    幸韵星守在旺财身旁,一手轻抚着狗头,一边轻声对它说道:“不怕,旺财,过两天就好了,你要是喜欢母狗,以后我们自己养一只,老婆要自己养的才香。”

    低哑的喉咙里发出“嘤嘤”嘶鸣声,狗眼里流出一行又一行的热泪。

    夜里,幸韵星去了溪边,她解开衣服,用碎布擦拭背后已经干了的血迹,溪水到了晚上,格外的清凉。

    她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将身体擦干净。

    “不要感冒才好。”幸韵星在心里祈祷着。

    正如王二狗所说的那样,三日过后,旺财又如之前那般朝气蓬勃,只是每每见到杨驼子,它便龇牙咧嘴,更不许他靠近幸韵星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