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他的小仙女,阿雲娇宠阿韵
    躲在衣柜里的幸韵星,在听到阿雲称呼自己为“仙女”时,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上一秒钟还在心里盘算着出去后,找阿雲报打屁股之仇,此时的她,不仅怨气全无,还想送他一个窒息的吻!

    “阿韵只能给本王一人看。”皇甫啸雲说的理所应当,带有不可一世的傲气。

    “皇姐今日不走了。”皇甫沫漓端了端身子,尽显富态的脸上笑出了褶子,“本公主还从未见过仙女。”

    “皇姐就算待到明日,也见不着阿韵。”

    “为何?”

    既然是他府中之人,又何来的见不着之说。

    “皇姐,仙女住在天上,这会儿还没下凡。”

    皇甫啸雲拿人开涮起来,可是半点儿都不含糊。

    皇甫沫漓一听,便知自己被皇弟揶揄了。

    “哼”皇甫沫漓嗔笑道,“待我将此事告诉母后,让母后来找你要仙女。”

    “本王说了,阿韵只给本王一人看,谁来看都无用。”

    见他嘴硬,问不出有用的东西,皇甫沫漓便叫来候在门外伺候的霍陵。

    “霍陵,本公主问你,阿韵是什么?”

    “回公主的话,小人不识阿韵姑娘。”

    瞧瞧,“阿韵姑娘”叫的多顺口,竟说不识她。

    皇甫沫漓是看明白了,这主仆二人“狼狈为奸”糊弄自己。

    “行了,本公主还要去穆王府赏花,听杜姑娘弹琴。”皇甫沫漓满脸失望的站起身来,空叹一声,“你吃吧,不必送本公主出府了。”

    “霍陵,送皇姐出府。”

    “是,王爷。”霍陵恭敬的抬手请道,“公主,请!”

    霍陵他们走后,皇甫啸雲谨慎的朝院中望了一眼,确定皇姐没有折返后,这才急匆匆的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

    柜子里的人儿撅着屁股趴在衣服上,凝眸娇笑,顾盼生辉,时间于二人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皇甫啸雲低身而来,被更为主动的幸韵星一把圈上脖子,吻在了两唇上。

    阿韵的唇瓣软嫩香滑,从最初的柔情厮磨,到后来的深情探入,扶在细腰上的大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呦,难不成这仙女在衣柜里?”清亮的嗓音里带有戏谑的意味,皇甫沫漓站在门口观赏了有一会儿。

    刚出东院,皇甫沫漓便称手帕落在了上房,霍陵自告奋勇去找手帕,却被公主的随身夏嬷嬷缠上,脱不开身。

    既然被有意撞上,皇甫啸雲便不再藏着掖着,而是大大方方的将人儿从衣柜里抱了出来。

    皇甫沫漓只瞧见了清秀背影,万万没想到,皇弟竟然将人藏在衣柜里,可谓是金屋藏娇!

    “霍陵是越来越不会办事。”

    皇甫啸雲抱着人儿,朝书桌后的扶手椅走去。

    “怎么办?”幸韵星把头埋在湿热的脖颈里,轻声问道。

    皇甫沫漓指着八仙桌下的橘色帕子说道:“皇姐的手帕落在桌子底下了。”

    临走之时,皇甫沫漓故意将手帕扔在桌下,其用意就是以此为借口,好再折返回来看仙女。

    “皇姐又怎会在意一块手帕?”

    皇甫啸雲在玲珑美背上轻抚了几下,示意阿韵不必担心。

    “皇弟带上阿韵姑娘,与皇姐一同去穆王府赏花,如何?”

    皇弟一直将人抱在怀里护着,朝楠木书桌走去,有意远离她。

    “阿韵昨晚睡得晚,怪本王。”唇角勾起淡笑,坐下来后,皇甫啸雲动作轻柔的松开两臂问道,“还疼吗?”

    “疼。”低低的声音答道。

    两人暧昧不清的对话听在皇甫沫漓得耳朵里,全然成了恩宠。

    “霍陵,拿软垫来。”

    “是,王爷。”

    此时的霍陵已经摆脱了夏嬷嬷的纠缠,站在门口候着。

    “先将桌上的包子端来,阿韵还未用早膳。”

    “是,王爷。”

    包子端来后,皇甫啸雲拿起一个,递给了趴在肩膀上的阿韵,方才,他听见阿韵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幸韵星拿上包子就啃起来,清新的麦香味在嘴巴里弥漫开来,再咬一口,竟然是带馅儿的……

    是咸香松软的肉馅儿包子!

    满满的幸福感在幸韵星的心里慢慢化开,像吃了棉花糖一样的甜滋滋。

    “阿雲,我还想吃。”甜腻的声音在抬头就能够到的耳边小声说道。

    “王爷,软垫。”霍陵因自责而皱眉,沉着脸。

    皇甫啸雲拿过软垫,放在腿上,这才让阿韵坐下来,之前,阿韵一直趴跪在他腰间。

    瞧瞧,铁骨铮铮的男儿,软玉温香在怀,竟也败下阵来,不仅如此,心思还是这般的细致入微!

    皇甫啸雲低低一笑,将一盘包子全都端了过来,放在两人之间的胸前。

    “慢点吃,别噎着。”

    光顾着自己吃,幸韵星眯眼冲他笑着问道:“阿雲,你吃了吗?”

    “本王吃了,霍陵,上花茶。”

    这花茶,一听便知是给阿韵姑娘喝的。

    “我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包子,阿雲,我可以带两个给旺财和招财吗?”

    “带吧。”

    瞧她吃包子时候的狼吞虎咽模样,莫说仙女了,皇甫沫漓更觉着像是没吃过饱饭的乞丐。

    她该不会是皇弟从漠北带回来的女人,听闻漠北极少下雨,除了风沙便是一望无际的戈壁。

    漠北之地贫瘠,那些牧民常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尤其是到了冬天,野有饿殍。

    “皇弟别只顾着宠爱阿韵姑娘,而将皇姐冷落了。”

    自她折返回来后,皇弟的眼里就只有这位阿韵姑娘,将她视若无睹,心里虽有些不舒坦,但她未表露在颜面上。

    “皇姐是来找寻落下的手帕,既已找到,本王这就派人送皇姐去穆王府赏花。”

    幸韵星一口气连吃了三个大肉包子,在吃第三的时候,她竟乐极生悲……噎住了。

    “喝口茶。”

    划开茶盖,皇甫啸雲把茶杯端到阿韵嘴边,喂她喝下。

    “好香的味道,这是什么茶?”幸韵星好奇问道。

    “玳玳花茶。”

    玳玳花茶集茶味与花香于一体,茶引花香,花增茶味,两者相得益彰,既保持了浓郁爽口的茶味,又有鲜灵芬芳的花香,饮入口中,花香袭人,甘芳满口,令人心旷神怡。

    还有疏肝和胃,理气解郁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