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胜似新婚
    “明日将本王的娶妃书呈给皇上,就说本王明日大婚,朝假九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屋里,阿韵还睡着,皇甫啸雲将亲手写下的娶妃书递给霍陵。

    “王爷这就大婚,怕是不妥,太后肯定不同意。”霍陵收下文书,面色难掩担忧,“皇上也会怪罪王爷擅作主张。”

    “皇兄不过是嘴上说说,又岂会真的怪罪。”俊朗的面容上闲适若云,他眸光暗了暗,从容说道,“本王若是不擅作主张,皇兄才会担心。”

    “只是王爷大婚如此简单,不怕委屈了阿韵姑娘?”

    王爷与当今圣上虽是同母胞弟,但王爷手握重兵,南平蛮夷,东镇南越,北伐平乱,立下汗马功劳,权势风头一时无两。

    然而,日中则昃,王爷因功高盖主以致兄弟阋墙。

    后来,王爷便自由随性,离开盛京,一心镇守漠北,不问朝堂事。

    “本王问过阿韵,阿韵说不必整这些没用的,只要本王对她好就行。”皇甫啸雲笑着说道,“凤冠俗气,本王在漠北见过九玉花冠,端庄秀雅,适合阿韵。”

    “小人还未听闻九玉花冠。”霍陵面露难色说道,看来只有让文柏去趟朔城,找祁俢他们帮忙了。

    祁俢乃皇甫啸雲麾下猛将,除他之外,前锋校尉冯翼川,护军校尉赵君元,骠骑校尉余鸿鸣,皆是皇甫啸雲得力战将。

    “去朔城找祁俢,正好趁此机会,将库房里一些不要的东西处理了。”

    “小人明白。”

    库房里的那些宝物皆是价值连城,又岂会有不要之说,看来王爷这是要将财力暗中转移到朔城。

    “祁俢他们时常念叨,军营里就没个字写得好看之人。”

    霍陵顿时明白王爷话中之意,他脸色骤变,作揖说道:“小人至死追随王爷。”

    “阿雲……”屋里传来阿韵的声音,带着些许急切。

    “本王在院子里。”皇甫啸雲一边应道,一边朝屋里走去。

    “天怎么黑了?”

    她不着寸缕的趴在床边,身上盖着柔软亲肤的云丝被,一双眸子注视着朝她走来的男人。

    他衣衫整齐,金冠束发,与她缠绵之时的放纵之像一扫而空,依然是眉间闲适,眸色温润,又成了那个看似容易亲近的雲亲王。

    “睡好了吗?”他在床边坐下,柔声问道。

    “睡好了,就是不想起床。”幸韵星抬头靠来,枕在结实的腿上,明眸轻眨,娇声问道,“阿雲,我以后是不是可以自由出府了?”

    “你想出府?”

    粗粝的手指在滑嫩的脸蛋儿上摩挲,如果可以的话,皇甫啸雲想把阿韵养在金丝笼里,只供他一人独赏。

    “就是有的时候想出去看看。”她用挺翘的鼻尖儿在阿雲温热的掌心里蹭了蹭,清甜的撒娇声音说道,“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就不出去了。”

    “过两日把雲亲王妃的腰牌给你,便能自由进出王府。”

    就算可以自由出入王府,幸韵星也不敢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行走,万一碰上小肺王他们,岂不是又要狼狈逃命?

    “阿雲,我想要一顶笠帽。”

    笠帽遮面,如此一来,就算与小肺王他们不期而遇,也不用担心被他们认出来。

    “明日彩纺布庄的人来为你做衣服,你想要什么,尽管跟她们说。”

    “嗯。”

    幸韵星咧嘴冲阿雲甜甜一笑,想当初自己刚来到这里时,只能用一个“惨”字形容,如今她时来运转,抱上了阿雲这个金大腿。

    最主要的还是她真心喜欢阿雲,要不然也不会将身心都给了他。

    “本王抱你去上汤院。”

    “嗯”她娇媚一声,摇了摇头,“我不想去了。”

    赤身裸体的贴在一起,他想干什么,幸韵星岂会不知。

    看出阿韵的小心思,皇甫啸雲只是淡然一笑,低柔说道:“漫漫长夜,沐浴之后入睡的快。”

    “好吧”

    她腰酸腿软,连下床走路都成了问题。

    而她目之所及的男人,却依然走路带风,抱她如初。

    两人在上汤院的时候,霍陵来过一次送膳食,后来,幸韵星睡着了之后,被皇甫啸雲抱了回去。

    凝视着怀中熟睡如婴的人儿,皇甫啸雲轻吻了白皙额头,合上眼睛也睡了。

    翌日清早,天刚亮,皇甫啸雲便自然的清醒了。

    他有晨练的习惯,一到卯时自会醒来。

    可他身上就像缠着一根树藤,胸前、腰间、腿上,皆被阿韵手脚并用的牢牢缠住。

    “嗯……”不满的声音吭叽道,“要睡觉……”

    “本王去晨练,你接着睡。”

    “嗯……不要……”

    他不说还好,一说反而被阿韵抱着更紧,她迷迷糊糊的往人身上爬去,猛然间,她彻底清醒了过来。

    “阿雲,你不是要晨练吗?”她含羞带怯的伏在炽热的胸膛里问道。

    “不急。”

    霍陵在院外候着,听到屋里的动静,他见怪不怪的逗起狗来。

    此时,雲亲王的娶妃书已经送到宫里,呈给了正在穿龙袍的皇上,两个资历深厚的太监正贴身伺候着。

    “皇上,雲亲王的娶妃书。”

    大太监福泉将手中的浮尘夹在腋下,低腰恭顺的呈上文书,若是普通文书,便由管事的太监放在天禄阁,等到皇上下朝后再批阅。

    “娶妃?”龙颜微惊,又带着三分好奇,皇上拿起福泉手中的文书打开看起来,“京中可有幸氏人家?”

    “并无。”福泉低笑应道,“不过,听说这位女子来自漠北。”

    “朕为何不知有此事?”

    先斩后奏,他不同意都不行,娶妃书上不仅盖有雲亲王的印章,还有二人的指印。

    按指印时,幸韵星酣睡不知,稀里糊涂的就做了雲亲王妃。

    “奴才也是昨晚听到瑾年说及此事,太后正为此事烦心。”

    瑾年乃太后宫中掌事嬷嬷,二人又是同乡,私下里交情甚好。

    “母后一心想为皇弟找个知书达理、温婉娴淑的王妃,奈何皇弟生性放荡、不受拘束,朕也拿他没办法。”

    龙颜上浮现而出的闲淡笑意,与皇帝眼中深不见底的诡谲极为不符。

    “雲亲王大婚,送份厚礼到雲亲王府。”

    “是,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