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小妖精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山匪涌现在前院,一听说被绑之人乃雲亲王,皆六神无主的把活命希望寄予在熊三身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今熊大当家与熊二当家皆被雷劈死,熊三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熊家寨的大当家。

    熊三心烦意乱的在院中踱步,还时不时的瞥上雲亲王两眼,眼下是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大当家,我上有八十岁老母要照顾。”

    “大当家,俺家三代单传,不能到俺这里就断了根儿。”

    “大当家,我跟村里的淑芬情投意合,我答应淑芬干完最后一票,就回村娶她。”

    “大当家……”

    “行了。”熊三眉头紧锁,不耐烦的声音呵斥一声,“把寨里的东西都分了,你们下山回乡去。”

    “谢谢大当家。”

    “谢谢大当家。”

    “……”

    “大当家,麻烦让让。”

    熊三刚放完话,大伙儿便将寨里的东西搬了个空,香炉、木架、茶盘皆没有放过。

    “那套茶具是三哥最喜欢的,你们放下,还有那把太师椅……”

    熊娇娇正要上前抢下茶具时,被熊三出言制止。

    “让他们拿去吧。”

    “可是,三哥……”

    “娇娇,你也走吧。”

    思前想后,熊三决定一人扛下所有,无非就是手起刀落,他只求死个痛快。

    “我不走,我要跟三哥在一起……”

    熊三从怀里掏出一块成色上好的璞玉递与熊娇娇,语重心长的嘱咐道:“拿去当了,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谢谢大当家。”

    岂料,寨中兄弟从熊三身前一晃而过,抢走了玉佩。

    “我……”

    熊三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家当,就这么没了,他一脸郁闷,又无处宣泄。

    “若是你们能帮阿雲解开绳子,阿雲会既往不咎。”

    幸韵星举起两手,遮挡在阿雲的额头前,好为他挡下阳光的灼热。

    “此话当真?”熊三连忙问道。

    “若非阿韵替你二人求情,本王杀你二人百次、千次都不足以平心头之怒。”

    阿韵说,成亲之时见血不吉利,更何况还是在度蜜月的时候,他便听了。

    “你二人帮阿雲解开绳子,也算将功抵过,阿雲心胸宽广,会饶恕你二人。”

    再这么晒下去,幸韵星担心自己会被晒成黑炭,胖了可以减肥,要是黑了,拿什么去拯救沉淀下来就祛除不了的黑色素。

    熊三走上前来为他松绑,绳子一解开,皇甫啸雲便抱起阿韵朝前堂走去。

    “送些水来。”

    娇嫩欲滴的樱唇此时有些干巴,还有方才,阿韵从木梯上滚落下来,她生得娇柔,容易受伤。

    瞧瞧,这白嫩光洁的膝盖青了两块,可把皇甫啸雲给心疼的又吹又揉。

    “等回府了,让太医给你瞧瞧。”

    “没事,就是软组织受伤,冰敷消肿后就好了。”

    前堂连把椅子都没有,她坐在地上,阿雲半跪在她腿前,为她检查伤势。

    皇甫啸雲跪过先皇,跪过太后,当今圣上也只跪过屈指可数的几次,唯独对阿韵,他跪得心安理得。

    “本王问你,那天雷可有伤到你?”

    “没有。”幸韵星摇头说道,她引来的天雷,怎么可能劈到她自己。

    “好在此次有惊无险,以后出府,本王还是带上护卫。”

    他目光温柔,指腹在白皙的脸颊上摩挲,指尖滑过红唇之时稍有停顿,微微湿润的唇瓣翕动,伸出香兰小舌……

    “小妖精。”他声音低磁宠溺,眸底尽是爱怜。

    “怕不怕小妖精把你吃了?”细臂勾上男人修长脖颈,她娇笑问道,月眉上天然一段风骚,能将男人的魂儿勾了去。

    “本王求之不得。”

    一手搂在她腰后,劲腰分开玉腿之时,玉腿娴熟的虚挂在劲腰间,如此暧昧的调情姿势,被熊娇娇看在眼里,羞得红了脸。

    “水……水来了……”她结结巴巴的递上手中竹杯,满脸通红的低下头,不敢再多看一眼。

    玉足踢了踢男人的后背,示意他该松手了。

    皇甫啸雲笑着松开了她,晚上有的是时间收拾小妖精。

    “茶具都被搬光了,只剩下竹杯。”

    他是雲亲王,那她应该就是雲亲王妃了。

    “王妃缺个贴身丫鬟伺候,本王瞧你会些功夫,就跟在王妃身边伺候。”

    府里的那些丫鬟胆小怕事,遇事就慌了神,保护不了阿韵,皇甫啸雲瞧她不错,若真有人要对阿韵下手,她也能替阿韵挡下来。

    “还有你,拿着本王的腰牌去关北大营找祁俢,他会给你安排一份差事。”

    熊三一脸的愕然,过了半响才抱拳谢道:“多谢雲亲王不杀之恩,雲亲王心胸之宽广,令小人钦佩。”

    随后,熊三又拿出十香软筋散的解药,恭恭敬敬的呈给皇甫啸雲。

    在熊三的带路下,几人走捷径下了山,山下的客栈同样是人去楼空。

    “大当家见你出手阔绰,这才将你迷晕后掳上山。”

    “去找几匹马,本王要回王府。”

    熊三在后院找到一匹精壮的黑色骏马,此等好马,怎就没被人牵走?

    除了这匹黑马,熊三找不到第二匹马,连匹骡子都没有。

    “王爷,后院有匹黑马。”

    “那是本王的马。”

    黑风是漠北的马,除了他,无人可骑走。

    “没马了。”

    “走官道,驿站有马。”

    皇甫啸雲把阿韵抱上马,他自己则是徒步牵着马走。

    熊三与熊娇娇跟在马后,两人的归处算是有了着落。

    “三哥,他真的是雲亲王吗?”熊娇娇压低声音问道,王妃坐在马上,王爷则是当了马夫牵着马走,这似乎不合常理。

    “不会有错。”

    熊三对雲亲王心生钦佩,他气逾霄汉,眉宇间的浩然正气令他敬畏,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他。

    “三哥,你去关北大营后,也不知我们何时才能再见。”

    “你在王妃身边伺候,切记不可鲁莽行事,当以王妃的安全为重,自然也要顾全自己。”熊三语重心长的交代道,“王爷疼惜王妃,这才要你在身边伺候。”

    “三哥,我知道了。”熊娇娇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