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本王就想抱着你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句话,幸韵星觉得自己好像说过很多遍。

    “你走得慢。”

    皇甫啸雲抱她,如同手拿长枪那般顺手,而且,还能锻炼自己的臂力。

    “这还不得怪你”娇嗔的声音不依不饶道。

    眸底的天真无邪真真是难以用言语尽述,偏偏这般孩子气的举动里,眼角眉梢又有无限风情。

    “所以本王抱着你走。”他笑着说道,与韵韵相处的这段期间里,他变得爱笑了,韵韵说他笑得好看,就像盛开的向日葵花一样灿烂。

    他不知向日葵花是何物,韵韵就画给他看。

    正所谓“春风得意脚步疾”,不一会儿,两人就走来王府门口,皇甫沫漓在马车里等了有半柱香的时间。

    “皇姐,请下车。”

    在听到雲亲王妃清甜的声音后,她故作清冷的伸出白如削根葱的纤纤玉手,指甲上的艳丽蔻丹格外惹眼,幸韵星连忙搭手上去搀扶。

    随行的夏嬷嬷掀开帷幔,皇甫沫漓这才动了动身子,缓缓的踩在木踏上下车。

    “为何来得如此之晚?”轻慢的声音问道,她鼻尖微微上扬,眸底的轻蔑显而易见。

    “我……”

    幸韵星话未出口,就被阿雲抢了话。

    “是本王拉着韵韵在练字。”

    皇甫啸雲就站在阿韵身后,生怕她酸软无力的站不稳,摔倒在地上。

    凤眸轻瞟了护妻心切的皇甫啸雲一眼:“皇弟的字能看吗?”

    “本王的字不如韵韵的字写得好看。”

    他低柔一笑,眼底映出身前人儿的娇俏身影,韵韵不仅字写得隽秀,还是一个会吟诗作赋的才女。

    “再好看也不及少霆的半分之一。”

    “在本王的眼里,韵韵写得字无人能及。”

    皇甫啸雲动作潇洒的将人抱坐在胳膊上,阿韵说,不同的抱法有着不同的叫法,这个抱法叫女儿抱,还有树懒抱和公主抱。

    有的时候,皇甫啸雲惊讶于阿韵脑袋里的奇怪想法。

    “你抱我干嘛”

    这么多人看着,她小脸一红,娇羞的小拳头轻捶在他肩膀上。

    “本王就想抱着你。”理所当然的口气中夹带了一丝霸道,皇甫啸雲抱着人儿,跨过门槛儿,径直走进王府。

    “不是……”

    皇甫沫漓失落的面容上神情复杂,有惊诧也有不甘,还夹杂着她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羡慕与嫉妒。

    “公主,请。”霍陵恭顺的请道。

    螺黛蹙,凤眸怒,皇甫沫漓狠狠的瞪了霍陵一眼,气哼哼的走进王府。

    “霍大哥,方才公主瞪你,你就不怕吗?”熊娇娇紧紧的跟在霍陵身后问道,既然叫他一声“霍大哥”,她便只将他当哥哥看待。

    “有何怕的。”

    霍陵同样拿她当妹妹看待,她虽是山匪出身,但率真活泼,一对眸子明亮有神。

    “霍大哥,我就看不明白了,王妃这么好的人,公主怎么老找王妃的麻烦?”熊娇娇一边说着,一边摸向腰间的软鞭。

    “只怪王爷,过分宠爱王妃。”霍陵笑着说道,王爷的名声本就不好,王妃又怎会受待见?

    “他们就是嫉妒王爷对王妃的宠爱。”熊娇娇歪打正着的说到点子上了,“霍大哥,我想去北院待着,公主的脸色又黑又臭,看得人家心里不舒坦。”

    “去吧。”

    南院有一间雅致的上房,专门用来宴请宾客。

    房内的陈设,大到宴几,小到,皆用得上好的黄花梨木,高贵与典雅、稳重与大气完美相结合的花纹,变化多端的纹路,如行云流水一般,给人以柔和文静之感。

    “请本公主来你府上有何事?”皇甫沫漓端起白玉茶杯,轻轻一拨,“该不是为了你克扣百姓租子钱的事情,想从本公主的口中问出什么来?”

    幸韵星不相信阿雲会做出克扣百姓租子钱的事情,小手在他大腿内侧的软肉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叫他有事瞒着自己。

    “本王向来敢作敢当,就算皇兄怪罪下来,本王又有何惧!”大手在捉住小手后,紧紧的揣在手心里,从容说道。

    “封地之事……”皇甫沫漓顿了顿,神色突然就暗沉了下来,缓缓问道,“何时去往封地?”

    “明年开春。”

    此事他与阿韵商议过,阿韵一口就答应下来,不仅如此,阿韵还扬言要去朔城种田。

    朔城极少下雨,且风沙大,根本无法种田。

    韵韵却自信十足的说她自有办法。

    皇甫沫漓莫名的就松了一口气:“以后常回盛京看望母后。”

    “母后有皇兄、皇姐的照顾,本王放心。”皇甫啸雲一转话题的客套说道,“韵韵在盛京并无朋友,又极少出府,本王也有不在府上陪她的时候。”

    皇甫沫漓听明白了,这是想让她与雲亲王妃冰释前嫌的意思。

    “前几日多有得罪,我向皇姐赔不是。”幸韵星露出一对不能再真诚的眸子,带着歉意的声音说道,“我不该顶撞皇姐,还请皇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行船,不跟我一般见识。”

    “顶撞本公主事小,冲撞了母后事大。”

    皇甫沫漓便依她所言,不与她一般见识。

    “皇姐,听说你与驸马相敬如宾,日子过得好不惬意。”话锋一转,幸韵星直接问道。

    “驸马乃君子,自然如此。”

    “可我还听说,驸马与楚妾室……”幸韵星欲言又止的只说了一半的话,总不能直接说两人甜蜜恩爱,你一个正妻还不如妾室,赶快把婚离了。

    一提到楚子佩,皇甫沫漓的脸色就大变,世人皆知她是妻,楚子佩是妾,然而事实却是,妻不如妾。

    其中的心酸与悲凉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风流才子,试问有谁不爱,皇甫沫漓以为自己的隐忍会感动易少霆,然而,换来的却是冷漠与无动于衷。

    皇甫沫漓不想拿身份来压他,可想而知她一直以来的处境,只能默默的把苦水往自个儿的肚子里咽。

    她人前风光,人后悲凉。

    “不如皇姐与我说说楚妾室的事情。”

    幸韵星是真心诚意的想要帮她,她身为长公主,身份尊贵,怎能被妾室压在头上。

    这口恶气,她替皇姐咽不下去!

    ------题外话------

    抱歉,今天只有一更,赶路加晕车……困到不行了。

    明天加更,提前祝小可爱、小仙女们节日快乐!

    兔子先睡了,晚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