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本王不许你有事(二更)
    “阿雲,大皇兄又是谁?”她趴在他肩膀上,小声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穆王,皇甫熠。”

    幸韵星一听,这还得了,要是碰上穆王,岂不是火星撞地球的节奏!

    不行,她得想办法离开!

    “阿雲,我肚子痛……”她故作不舒服的吭叽一声,身体也因为“疼痛”而扭捏起来,她扭动的幅度恰到好处,微动中似乎夹杂着隐忍。

    “怎就肚子痛了,可是饿了?”皇甫啸雲紧张问道,大手从后背转移到柔软的小腹上,轻柔的给她按摩着。

    “不是,啊……”她痛苦的低吟出声,两只手更是“不由自主”的紧抓着阿雲肩膀上的衣服。

    “霍陵,去请大夫。”皇甫啸雲抱着阿韵站起来的同时,朝霍陵说道。

    “是,王爷。”

    只见王妃病殃殃的靠在王爷的肩膀上,王爷的脸上写满了着急。

    “怎么了这是?”皇甫沫漓问来,瞧她那小可怜般的模样,比礼儿还要粘人。

    “韵韵肚子痛,本王带她回府。”

    皇甫啸雲一手托着娇臀,另一只手在阿韵的玲珑背上轻抚着。

    “怎就肚子痛了,可是吃坏了东西?”

    方才还瞧她神采奕奕的在给皇弟唱歌,怎就肚子痛了?

    “本王先带韵韵回府。”

    “奴婢跟王爷一同……”

    眼下王妃的身体要紧,虽然戏还未看完,但她得随王爷一同回府照顾王妃。

    “你陪着皇姐,晚些时候再回王府。”

    说完,皇甫啸雲便抱着人儿离开了。

    刚出门,他们便碰上迎面走来的穆王与睿王。

    “皇叔这是……”穆王行礼问道,见皇叔行色匆匆,似乎有要紧之事。

    “韵韵的肚子痛,本王带她回王府医治。”

    皇甫啸雲一心只想尽快回府,便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健步如飞的朝楼下走去。

    幸韵星一直将头埋在阿雲的颈子里,她只听见了穆王的声音,担心被发现,她连偷瞄一眼都不敢。

    坐上马车后,幸韵星这才松了一口气,幸亏自己刚才多问了一句,否则,她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以她对阿雲的了解,阿雲绝对不会让她回穆王府,而她自己也不愿回穆王府了。

    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韵韵,肚子还痛吗?”他轻声问道。

    颈子里的人儿微微动了动,好似在摇头。

    “韵韵,你千万不能有事。”焦急的声音里全是担心,皇甫啸雲捧起苍白的脸颊,暴躁的双眸注视着娇弱的人儿命令道,“本王不许你有事!”

    “阿雲,我只是来了葵水,所以肚子痛,方才人多,人家说不出口。”

    幸韵星微微一笑,轻吻在阿雲紧锁的眉心上,连老天爷都在帮她,小腹上传来的坠痛感,还有忽来一阵儿的热流,不是姨妈来了是什么!

    “谢谢你,干爹!”幸韵星在心里感谢道,叫“老天爷”俗气,干脆叫它“干爹”吧!

    葵水?

    皇甫啸雲一听,顿时就明白了。

    “怪本王,带你来看戏作何?”他低柔说道,将人儿搂在怀里,眼里的担心被自责取代。

    “不许你这样说自己。”小手抬起,捂在阿雲的嘴上,娇滴滴的声音说着,“是我自己要来的。”

    阿雲爱她,是爱到骨子里了。

    “往后几日,本王陪着你在府中静养,哪里也不去。”

    “嗯。”

    幸韵星幸福的靠在阿雲的怀里,她在想,要是自己没有穆王妃的身份该有多好!

    她突然想出一计,只要自己不承认,谁能证明她就是穆王妃?

    至于小肺王他们,只能靠她精湛的演技和过硬的脸皮糊弄过去。

    “阿雲,他们叫你‘皇叔’,都把你叫老了。”幸韵星打趣说道。

    “本王也只比穆王大六岁半。”清润的嗓音里除了不服气,还夹杂着一丝酸味,“韵韵,你莫不是嫌弃本王老了?”

    “你不老。”小手捏上他脸颊,甜中带笑的声音说道,“这也要吃醋,哪里像个王爷了,也不怕被人笑话。”

    “谁敢笑话本王!”他笑着说道,嗓音里夹杂着不可一世的痞气,“本王赏他二十大板!”

    幸韵星在他怀里笑得花枝乱颤,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男人至死是少年”吧。

    回府后,在她的三令五声下,阿雲这才不情愿的站在院子里等着,采薇与采萍在屋里伺候她沐浴更衣。

    “王爷对王妃真是疼爱有加。”

    “可不是,厨房里的膳食皆按王妃的喜好来。”

    在没来王府前,听闻雲亲王凛若冰霜,威似雷霆,人人皆畏,但如今府里的下人都知道,府里虽说是王爷做主,但王爷是王妃做主。

    “你二人多大,成婚了吗?”

    府中的四个丫头,虽姿色平平,但纯真可爱,没有什么心思。

    擦完身子后,她换了套干净的亵衣亵裤,只是没有姨妈巾,这也太不方便了吧!

    “奴婢十六,还未成婚。”采薇答道。

    “奴婢十七,也未成婚。”彩萍答道。

    她们二人,一个在服侍王妃穿衣,另一个在收拾木施上弄脏了的衣物。

    “府中的男人,可有你们看上的?”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幸韵星有意给她们四人说媒。

    “奴婢是卖身进的王府,哪有这个福分。”

    “王妃有所不知,奴婢……是奴籍。”

    卖身她懂,但奴籍……幸韵星似懂非懂。

    “什么是奴籍?”

    采薇拉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刺青给王妃看。

    “奴婢们原是犯事人家的子女,被罚去充奴。”

    原来如此,幸韵星懂了,被烙上刺青的她们,一辈子都将是奴。

    “能伺候王妃,是奴婢们的福气。”

    王妃人美心善,从未责罚过府中的下人。

    “我去跟王爷说,要是有合适人选,就把你们都给嫁了。”

    “多谢王妃。”

    二人开心的跪在地上谢恩。

    “去把王爷叫进来。”

    方才,是她将阿雲推到门外,并警告他,不许翻窗户进来,否则,自己就再也不理他了。

    指不定阿雲此时还在院子里闹别扭。

    “王爷说,是王妃将他推了出来,若是王妃不亲自去请,王爷就不进来。”彩萍进屋传话道。

    看看,幸韵星就猜到小心眼的阿雲会如此!

    ------题外话------

    每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