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要是有了孩儿,他会不会失宠
    “韵韵……”

    瞧他那直白又热切的目光,幸韵星的小心脏不由得“咯噔”一跳,这是要“以身相许”的报恩前奏!

    “我我……你知道的……”被健硕的身躯欺压在书桌上,幸韵星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能做羞羞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本王只是想看看你。”低磁的声音深情说道,他目光炽热,沉稳的气息中夹杂着一丝紊乱。

    可以站着看、坐着看、抱着看,为什么非得压着她看,还有他诚实的身体,分明就是嘴上在说谎。

    “这大白天的也不知道把门关上。”

    皇甫沫漓视若无睹的走进屋里,她手里牵着礼儿,礼儿一瞧见幸韵星,就开心的举起稚嫩小手求抱抱。

    “姐姐抱抱~”

    皇甫啸雲极其不情愿的直起身子,手臂穿过身下人儿的后肩,将阿韵扶了起来,他脸色骤冷道:“皇姐如今来王府,霍陵连通报都省了。”

    “不怪霍陵,我每日都来,不需要通报。”皇甫沫漓放开礼儿的手,好让礼儿去跟雲亲王抢王妃,“阿韵,你送礼儿的三轮车真有意思,这几日,临儿一来香兰苑后就不肯走了,若不是今日有功课,临儿定会跟着一起来王府。”

    自打礼儿养在香兰苑后,易少霆每日借口来看礼儿,一坐便是半个时辰。

    皇甫沫漓对他再不如之前那般上心,一切喜好皆按照自己的心意来,易少霆没少在她这里受到冷落。

    前两日,易少霆送来一把折扇,她看都未看一眼就退了回去。

    昨日,易少霆有意留在香兰苑歇息,也被她直言拒绝。

    皇甫沫漓如今的心情宛如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好不快活自在,就连夏嬷嬷都说,她近来容光焕发,就像还未出嫁前那般娇俏。

    “我与阿韵说话,皇弟可以回避了。”

    起初,皇甫啸雲还在心中窃喜,以他对韵韵的宠爱,自己很快就会当上爹爹。

    眼见礼儿越来越粘着韵韵,这不禁令他担忧起来,要是有了孩儿,自己会不会就失宠了?

    他不想失宠,他要独占韵韵!

    “此乃雲亲王府,让本王回避,笑话!”皇甫啸雲阴沉着脸,说话的口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也不见皇姐近日去慈明宫看望母后,倒日日来本王府上。”

    “本公主又不是来找你。”瞧他那吃味的小家子气模样,皇甫沫漓的心里那叫一个得意,“阿韵,这几日的天气好,不如我们明日去瑶山郊游。”

    “明日本王要带韵韵去骑马。”

    皇甫啸雲一手将趴在阿韵腿上的礼儿提了起来,有所分寸的将团子似的礼儿扔向了皇姐。

    礼儿懵懂无知,以为皇叔在与他嬉戏,便笑咯咯的挥舞着小手臂朝姐姐跑来。

    幸韵星在心里纳闷着,自己什么时候要去骑马了?

    皇甫啸雲再次提起小团子,伴随着“咯咯咯”的稚嫩笑声,礼儿被扔在了娘亲怀里。

    “禀王爷,易大人来了。”霍陵在门外禀报道。

    “他怎么来了,他不是去了国学府吗?”

    皇甫沫漓朝院外望去,只见易少霆一身青衣的站在霍陵身侧。

    “去前堂。”

    这下可好,他不得不离开东院,留下韵韵与皇姐独处。

    “参见雲亲王。”易少霆恭顺行礼。

    与魁梧健硕、气逾霄汉的雲亲王相比,易少霆清瘦的身型显得要秀气多了,天生一对桃花眼,面容斯文干净,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雅致。

    “易大人找本王有何事?”

    皇甫啸雲担心自己离开后,皇姐诱哄韵韵离开王府去别处。

    “小人恰巧路过雲亲王府,想来公主在府上,便想着接公主一同回府。”

    从国学府回易府,倘若想要恰巧路过雲亲王府,需绕上半柱香的路。

    “既然如此,本王去叫皇姐,莫让易大人等久了。”

    “不急。”

    二人还未走出东院,皇甫啸雲就轻步健趋的折返回来。

    “易大人接皇姐回府。”清润的嗓音里带着欣喜说道。

    “谁说本公主要回府了?”瞧他喜不自胜的模样,皇甫沫漓有意一盆冷水泼在他脸上,“我与阿韵说好,后日去瑶山郊游,只带婢女。”

    “韵韵,你不是答应本王,后日陪本王练字。”

    幸韵星一脸的茫然,自己什么时候答应陪他练字了?

    “皇甫啸雲,你够了!”皇甫沫漓一拍桌子,指着皇甫啸雲的鼻子骂道,“哪有王爷整日里粘着王妃的,瞧你这出息——”

    “瞧我这记性。”幸韵星一拍脑门,露出一脸歉意的连忙解释道,“皇姐,我确实答应过阿雲陪他练字。”

    为了让他们的“谎言”听起来更有说服力,幸韵星接着说道:“我还给阿雲写了一首情诗,正愁没地方存放,这几日还要寻时间找采薇她们学绣荷包。”

    “你写情诗给他?”秀丽端庄的脸上堆满了质疑,皇甫沫漓以为,八成是二人合谋起来糊弄自己。

    “嗯。”幸韵星点头应道,她伸手朝阿雲要来,“阿雲,把情诗拿出来。”

    皇甫啸雲拿出情诗,放在阿韵的手心里。

    幸韵星又把情诗递与公主:“皇姐不妨一看。”

    皇甫沫漓拿过情诗后,起身走到院子里,把情诗交给了易少霆。

    “帮本公主看看,纸上写了什么。”

    有易少霆在,他二人休想糊弄自己。

    打开宣纸后,圆润隽秀的字体令易少霆眼前一亮,若非有功底之人,是写不出此等笔走龙蛇、天然生成的字来。

    “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显而易见,这是一首情诗,情诗质朴无华,字里行间中流露出来的真情切意,令他心生好奇,忍不住想要一睹雲亲王妃的芳容。

    “可是情诗?”

    “是首情诗。”

    易少霆将宣纸折起来后,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公主。

    “你先回府,本公主晚些时候再回去。”

    看来,他二人说的皆是实话。

    “皇姐若是看完了,便将东西还与本王。”

    皇甫啸雲一手提着小团子,毫不客气的将礼儿扔给了易少霆。

    “姐姐抱抱~”礼儿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挥舞着稚嫩的小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