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出现
    幸韵星偷笑连连,笑声不大不小,正好能被皇甫沫漓听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阿韵,你若是再笑,我就……”白嫩的脸蛋儿红了个透,如寒梅映雪,娇楚动人。

    “皇姐想如何?”

    向来端庄的皇姐,竟也有小女子娇羞的一面。

    “堵上你的嘴。”皇甫沫漓娇嗔说道,一对明眸里全是娇羞无限,她偷瞄了身旁的易少霆一眼,只见他一脸的笑意盎然,带着些许的得意。

    “母后”幸韵星娇声娇气的叫了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太后的胳膊撒娇道,“皇姐要堵上我的嘴”

    “先回宫。”太后清亮的声音里带着长辈对晚辈独有的宠爱,“真是越发越不像话。”

    皇甫沫漓难为情的娇嗔一声:“母后”

    “太后,微臣就不去慈明宫了。”易少霆行礼,有离开之意。

    “易大人不是应该在国学府授课,怎与沫漓一起来了宫里?”

    “微臣这就去国学府。”

    易大人再次行礼,一刻也不敢多耽搁的直奔国学府。

    易少霆走后,幸韵星与皇甫沫漓一左一右的扶着太后回了慈明宫。

    “说说,那宫女是如何掉进粪坑的?”

    太后坐在软榻上,幸韵星与皇甫沫漓则是围坐在太后身旁。

    “我瞧那茅房里的粪坑与雲亲王府的不一样,就让宝鹊教教我。”幸韵星接过瑾年姑姑递来的茶盏,道了一声“谢谢”,便接着说道,“宝鹊不愿意,我就把她推到粪坑的木板上,然后她就掉下去了。”

    “母后,皇后想加害阿韵,你也不管管。”

    “母后连你都管不了,又如何管得住皇后?”太后故作生气的瞪向皇甫沫漓,拖长了声音说道,“说说你跟易大人又是怎么回事,不是和离了,怎又……”

    “让我来说,母后。”幸韵星欢快的抢着说道,“皇姐与易大人旧情复燃,重归于好了。”

    “沫漓与易大人和离,该不会也是你的主意?”

    太后瞧她眉宇间自带灵气,言行举止间皆透露着聪慧,与那些寻常的官家小姐确实有所不同。

    她瞧着也有几分喜欢。

    幸韵星连连摇头,就算是她的主意,她也不敢承认。

    “我只教了皇姐如何欲擒故纵,还是皇姐天生丽质,易大人见了春心荡漾,这才舍不得皇姐。”

    “母后,你瞧阿韵的这张嘴。”

    幸韵星朝皇甫沫漓做了个鬼脸后,丝毫不见外的拉上了太后的手,似撒娇又似在告状的说道:“母后若是真想堵上阿韵的嘴,就用松子百合酥、枣泥酥饼、芝麻糕来堵就好了。”

    太后一听,顿时就眉开眼笑了起来:“瑾年,吩咐小厨房做些糕点送进来。”

    “是,太后。”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殿里的八仙桌上摆满了各式糕点,水晶芙蓉糕、蛋黄酥、山楂糕……

    喝的是解腻的红茶。

    幸韵星心想,自己也不能白吃白喝呀,于是,她将《牡丹亭》以说书的方式演绎给了太后听。

    看着眼前古灵精怪的人儿,声情并茂的讲得活灵活现,太后听着听着不禁潸然泪下。

    “母后,是不是我讲得不好?”幸韵星收住声音,以为是自己说得不好,惹得太后落泪。

    太后只是缓缓的摆摆手,摇了摇头,未说出只言片语。

    “慈明宫许久未有这么热闹了,太后呀……开心。”瑾年为太后解释道,先前,皇上倒是每日都来慈明宫请安,太后体恤皇上为国事操劳,便让皇上每隔两日再来请安。

    皇后倒是每日都来请安,但终归说不上贴心话,坐不上一会儿便走了。

    近来,公主极少进宫,雲亲王就更不提了。

    “母后若是喜欢听我说书,以后,我每日都来慈明宫给母后说书听。”

    幸韵星不禁有些心疼眼前这位衣着华服、头发灰白的老人,她虽贵为太后,却未能享受天伦之乐,住在偌大的宫殿里,只有宫女、太监陪伴在身旁。

    “母后,我也来。”

    是她不好,近日不常进宫,让母后生出疏离之感。

    “好,哀家让小厨房备好膳食。”太后露出一抹欣慰笑意,示意幸韵星可以接着说书了。

    故事接着讲起来,幸韵星虽无规矩可言,但她将分寸把握的极好,不会让太后觉得低俗反感。

    太后将二人留下来一同用午膳,直到瑾年提醒太后该午睡了,太后这才不情愿的放走二人。

    不过临走时,幸韵星答应太后,明日带牛奶来慈明宫给太后品尝。

    “皇姐是回雲亲王府还是易府?”

    吃得太饱,幸韵星决定一路走回雲亲王府。

    “我还没答应他回易府。”

    母后给了一条围脖,让她戴上。

    “皇姐学聪明了。”

    行走在宫墙之间,幸韵星突然生出一种压抑感。

    与一张张冷漠的陌生面孔擦肩而过时,幸韵星的目光被一个男人的身影所吸引住,她不禁回头又多看了两眼,男人长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浓眉鹰眼,神情桀骜,眼神凌厉。

    难道是她的错觉,就在二人对视的一瞬间,幸韵星感觉到了来自鹰眼的警告,以及想要置她于死地的冰冷。

    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到底是在哪里?

    幸韵星努力的在脑海里回想着每一个场景,最后,当她猛然想起是在何地时,竟被吓得脸色煞白!

    是在梦里,他就是将萧媃扔下山崖的那个男人!

    “阿韵,阿韵……”皇甫沫漓顺着阿韵发呆时目光所看的方向望去,“有什么不对吗?”

    “皇姐,领头的侍卫是何人?”

    为什么宫里的人会将萧媃扔下山崖,难道又是皇后所为?

    “吴义,宫中的侍卫统领。”

    阿韵一直盯着吴义看,难道二人相识?

    “他是皇后的人?”

    “吴统领是皇上的人。”皇甫沫漓拉上阿韵的手,牵着她继续朝前走,“阿韵,在宫里,女子是不能盯着一个男人看。”

    “皇姐有没有觉得他很古怪?”

    幸韵星相信自己的直觉,刚才,从吴义的眼睛里,她看到了杀气!

    “吴统领不苟言笑,看起来是凶了些。”

    一旦在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幸韵星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