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秀恩爱
    要不是因为在宫里,两人早就抱在一起互啃起来!

    小别胜新婚,又是温香软玉在怀,皇甫啸雲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克制力,才压下了体内的那头野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怎么提前回来了?”玉手捧上男人尽显疲惫的脸颊,眸子里是道不尽的心疼,“你是不是没有好好休息?”

    “昨夜抓到凶手,交代完后,本王就连夜赶了回来。”

    阿韵的身体还是那般娇嫩柔软,淡淡的清香吸入鼻腔,令他昏昏沉沉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们现在就回府休息。”

    幸韵星亲了亲干了起皮的双唇,还用粉红的舌尖舔了舔,在她无意识的挑逗下,皇甫啸雲绷紧了身体,眸底的那一簇直白又炙热的火苗被染上了厚重的情欲。

    “等本王向皇上复命后就回府。”粗哑的嗓音沉声道,“韵韵,你瘦了……”

    “你不在家,人家睡不好,也吃不好……”她瘪嘴说道,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饱含委屈,泪珠儿浴滴未落,“以后不许再丢下我了。”

    “是本王不好。”皇甫啸雲将人儿搂紧在怀里,信步朝石亭走去。

    “给母后请安,皇上。”花园里没有外人,皇甫啸雲又舍不得放下阿韵,便抱着她行礼道,“聂大人亲自押送犯人,下午就能到盛京。”

    “雲亲王果然没有辜负朕对你的期望,五日内破了此案。”龙颜和善,缓缓说道,“朕想过,不如你就留在盛京,同样能为朝廷效力。”

    “臣弟谢过皇上,镇守朔城至关重要,北可御敌,东可平南越,西可痛击狄戎。”

    “如今你已大婚,长年不在府中,甚是不妥。”

    “臣弟想好了,明年开春,带韵韵一起去朔城。”

    “如此也好。”太后找准时机接话道,“二人要在一起才行,方才阿韵还在与哀家说,要去运城找你。”

    “韵韵粘本王惯了,儿臣此去运城查得是命案,担心伤及韵韵,这才将韵韵留在王府里。”低柔的声音安慰着肩膀上的人儿,“日后无论本王去何处,都将你带上。”

    “你是王爷,说话得算数。”她娇嗔道,声音又轻又柔。

    “行了,回去吧。”太后起身,在将手递与皇上的同时说道,“皇上,送哀家回慈明宫。”

    “恭送母后。”

    太后与皇上走后,幸韵星挺起脖子,正要吻上阿雲时,被大手按趴在了肩膀上。

    “本王怕克制不住自己,回府后,本王定会好好疼爱王妃。”

    然而,出了宫,上了马车,二人就难舍难分的啃在了一起。

    文柏一路闷声驾着马车,他的脸,忽红忽热,等到马车停在府门前时,王爷又吩咐所有人回避,不必行礼。

    王妃被王爷抱下马车,依然是挂在王爷胸前……

    “阿雲……我要掉下来了……”

    幸韵星挪动娇臀,朝上爬了爬,他竟使坏,就让自己如此虚挂着。

    “本王回府,竟不见王妃出府相迎,王妃说该不该罚?”

    他人虽在运城,但阿韵这几日都做了哪些事情,他皆一清二楚。

    让他在意的是,皇上看阿韵的目光带有别样情愫。

    “人家在宫里,不知道你提前回府。”

    “阿韵以为皇上如何?”憋在心里的话,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你该不会连皇上的醋都吃吧?”

    瞧他冷着一张脸,宛如一个争宠不到的孩童在赌气。

    “本王见你与皇兄共同赏花,其乐融融。”

    他若不是皇上,皇甫啸雲定会找个罪名,先打他个五十大板!

    “其乐融融?”幸韵星不禁低声笑道,“我当时站在母后身旁,吓得不敢说话,莫说赏花了,我连那些花是什么花都不知道。”

    “韵韵,你是本王的!”

    “是非你不可……”

    酥软娇媚的低音,直接将二人推进缠绵悱恻的漩涡。

    再出东院,已是三日后。

    三天里,会发生很多事情,例如:皇甫沫漓被易少霆接回易府,襄侯、宣平侯登门拜访,皆被回绝……

    “王妃慢点。”

    熊娇娇搀扶着王妃去北院煮牛奶,她还未完全掌握火候,倒是试过,大家喝了后,并未出现不适症状。

    “阿雲那个混蛋,是吃了药吗?”幸韵星一手扶腰,艰难的迈出脚下的步子,“娇娇,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特狼狈?”

    “狼狈倒不至于,就是……”熊娇娇羞于说出口,一抹红晕飞上脸颊,她感觉脸上作烧,像是偷窥春光时被抓了个正着。

    “就是什么?”

    “王妃还是别问了。”

    既然她不说,幸韵星便不再追问,不过,她还真有事情要问熊娇娇。

    “娇娇,你是喜欢文柏还是霍陵?”

    听完王妃的问话,熊娇娇的脸颊更红,也更烫手了。

    “王妃……”熊娇娇难为情的娇嗔一声,眼角眉梢的那一抹娇羞,是少女怀春是特有羞涩。

    “你若是不说,王爷再赐婚,我便不管你了。”

    皇甫啸雲对霍陵是绝对的信任,虽时时发脾气、让霍陵背锅,但霍一如往常的任劳任怨,可见二人的主仆情谊深厚。

    “我……”熊娇娇被王妃的话唬住,“霍大哥一日不娶,我便一日不嫁。”

    幸韵星就看不透了,既然娇娇的意中人是霍陵,为何那日阿雲赐婚,她要推脱?

    “既然你喜欢霍陵,为何还要推掉王爷的赐婚?”

    “之前,我拿霍大哥当三哥在看,霍大哥待我也像妹妹那般亲切,后来……”

    熊娇娇突然就停下来不说了,像是有难言之隐。

    “后来怎么了,可是霍陵欺负你了?”幸韵星最怕说话只说一半,她的心不由自主的就跟着悬了起来,非得刨根问底才行。

    “霍大哥并未欺负我,我听说……霍大哥之前在魏相府中做教书先生,与魏相幺女暗生情愫,被魏夫人发现后,赶出了魏府,魏小姐至今待字闺中,一直未嫁,应是在等霍大哥……”

    最后的那句话,熊娇娇说得声音极小,是自卑,也有对魏小姐忠贞不渝性情的钦佩。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事?”幸韵星停下脚,转身往回走,“扶我回去找阿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