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本王只有宝贝王妃,没有宝贝管家
    “阿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推开房门,幸韵星直接走进书房,阿雲与霍陵正在房中议事。

    就说是王爷的宝贝管家吧,瞧二人还特意来了书房,好像生怕被她打扰了似的。

    “小人告退。”

    她一来,他就走。

    “霍管家别走呀,是我打扰到二位,你们继续。”

    幸韵星决定吃一回醋,也好反过来让阿雲安慰自己。

    这就叫,走阿雲的套路,让阿雲无路可走!

    幸韵星小心翼翼的退出书房,娇俏的脸蛋儿上洋溢着让皇甫啸雲捉摸不透的迷之微笑。

    这抹不寻常的笑容,让皇甫啸雲感到十分的不自在,有种疏生陌离之感。

    “站住,不敲房门进来也就罢了,既然来了,怎就又要走了?”

    皇甫啸雲不会在意阿韵未敲房门之事,而是阿韵好像在疏远自己。

    “不想打扰你跟霍管家议事。”她玩弄着手中袖边,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在敷衍他。

    “霍陵,退下,把门关好。”

    光天化日,把门关好,可想而知,皇甫啸雲此时有多生气!

    “到本王这里来。”他沉声命令道。

    她偏不,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反正不靠近他就行。

    “到本王这里来——”

    沉声变成了厉声!

    皇甫啸雲将一条胳膊从上等的金丝楠木桌上收起,放在了腿上,如此一来,阿韵就能从缺口的地方骑坐在他腿上。

    不过平日里,就算没有预留位置,只要阿韵过来,他也会自觉的抬起双臂让她坐上来。

    “哼,我就想坐在这里。”

    一个离他最远的墙角,反正这里放了个圆凳,不就是给人坐的嘛,而且,她成功的激怒了阿雲。

    “本王以为,王妃在床榻上最为听话。”一边说着,皇甫啸雲疾步如风的朝她走来,一手揽上细腰后,皇甫啸雲将人儿扛在了肩上,带回上房。

    “臭流氓,放我下来……”她嘴里嚷嚷着,绣花拳头像锤小鼓似的,落在了挺直健硕的后背上。

    “王妃最好给本王解释清楚。”

    “你跟霍管家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深情款款……”

    “胡扯——”

    随后,又是“啪”的一巴掌落在挺翘的臀瓣上。

    “你看,为了维护霍管家,你竟然打我……”幸韵星佯装哭起来,她假戏真做,眸子里闪烁的泪光是货真价实的眼泪!

    “本王何时与霍陵深情款款了,本王与霍陵只是在书房议事。”

    听她在哭,皇甫啸雲以为是方才的那一巴掌下手太重,这会儿又在给她揉屁股蛋儿。

    “你们认识的时间比我长,在一起的时间也要比我长,他比我还要了解你,你什么事情都与他说……”

    她越哭越伤心,最后竟连哭带喘的问道:“我与霍管家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救你。”他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霍管家会被淹死的。”

    “不会,霍陵懂水性。”

    幸韵星听完,突然收起哭声,用正常的声音问道:“阿雲,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如何?”

    “本王会每天杀一人,让他们去阴曹地府带话给你,本王等你回来。”他说得极其认真、果断,不带一丝犹豫。

    “为什么你不亲自开地府找我?”

    幸韵星被放在了床上,皇甫啸雲则是规规矩矩的侧卧在她身旁。

    “本王还有许多事情想与你一起做,一起去看星辰大海,一起去看大漠落日,一起生儿育女,一起白头到老……”

    幸韵星被阿雲的深情告白打动,只听“砰”的沉闷声响,她一头扎在阿雲的怀里,蹭得像只妩媚多情的小母猫。

    “现在可以告诉本王,所为何事了吗?”

    幸韵星勾起脑袋,朝他眯眼笑道:“我想知道霍管家与魏相之女的事情。”

    “你呀。”他宠溺的将人儿搂在怀中,枕在他的臂弯里,“日后有什么事情想问本王,直接问便是,用不着像今日这般拐弯抹角。”

    “你要是不说怎么办,我得先让你有愧疚感……唔……”

    他竟咬自己,嘴巴里咸咸的味道是……

    “夫妇间应坦诚相待,王妃以为呢?”他不怀好意的笑道。

    “你咬我?”

    不行,她得咬回来,这一来二去的,二人就做起了不相干的事情。

    “那日本王在魏相府中做客,无意中撞见魏婵儿与男人偷情,后来东窗事发,魏婵儿一口咬定那人就是霍陵,霍陵缄默不言,并未解释,被毒打了一顿后,扔出了魏府。”

    “原来是这样,与我听到的版本不一样,我听到的是霍陵与魏婵儿暗生情愫,被魏夫人发现后,将霍陵赶出了魏府,魏婵儿至今待字闺中,苦等霍陵来娶她。”

    魏婵儿,怎么听着如此耳熟?

    “阿雲,魏婵儿是……”

    “母后为本王钦点的王妃。”

    就算没有阿韵在,皇甫啸雲也会抗旨,拒娶魏婵儿。

    “那你的头上岂不是绿油油的一大片。”幸韵星还特意摸了摸阿雲头顶上的玉冠,“与魏婵儿偷情的男人是谁?”

    “本王管他是谁,倒是你,怎问起霍陵的事情?”

    “还不是因为娇娇。”

    “王妃要记着,本王只有宝贝王妃,没有宝贝管家。”皇甫啸雲捏上滑嫩的脸蛋儿以示惩罚,“日后若是再胡说,本王定不轻饶。”

    “人家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谁让他逼我喝药,你不知道那药有多苦。”

    “这几日的药,皆是本王在喂你喝,你说本王知不知那药的苦性?”

    后来,这药就换成了补药,只是没有告诉她而已。

    “好阿雲,我已经好了,可不可以不喝药了?”

    自从那晚泡了热水澡,她的感冒就好了八成,这都四天过去了,她还在吃药。

    “乖,本王喂你喝药。”

    幸韵星怀疑阿雲只是单纯的想亲自己,于是,她便撅起双唇:“阿雲,你尽管亲,药就不喝了吧?”

    “本王都要。”

    幸韵星发现,自己就不能用正常思维来与阿雲做交易。

    “阿雲,饿……”幸韵星推开了粘上身的阿雲,嘟哝道,“我要吃饭!”

    “王妃是自己吃,还是本王喂?”

    “当然是……王爷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