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被太后猜忌(4000字)
    自打阿雲回府后,每日趁着阿雲上朝的时候,她便跟着阿雲一同进宫,去陪伴太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下了朝,阿雲再来慈明宫接她回府,若是因朝事耽搁了,太后便会留她在慈明宫用膳。

    今日大雪,天气越来越冷,太后担心她早起受冷,便叮嘱她隔天进宫一次。

    她虽每日早起,但都是被阿雲用毛毯裹着抱进马车里,马车上,她还会再睡上一番。

    “母后说了,你不必每日进宫。”

    见母后如此的喜欢阿韵,阿韵又是这般的孝顺,皇甫啸雲深感欣慰,对阿韵的疼惜不由的又多了几分。

    “既能陪母后,又能多些时间与你在一起。”小手轻抚在温热的脸颊上,她双眼微睁,浅笑说道,“你不在身旁,我也睡不着,老是做噩梦。”

    阿韵与他说起过被吴义扔下山崖的事情。

    “不怕,有本王在。”他吻了吻唇边的微凉玉手,“外面冷,把手放进去。”

    “我可以把手放在你的脖子里吗?”她娇懒问道,小手向下滑了去。

    “只要是本王的身上,你想放在何处都行。”他宠溺说道。

    小手落在凸起的性感喉结上,指尖似蜻蜓点水那般反复摩挲……

    “小妖精,当心玩火自焚。”

    “我大姨妈来了。”她说得理直气壮,也笑得格外得意。

    “本王等着!”

    到了东宫门,除了皇甫啸雲,其他的朝廷大臣也陆陆续续的走进宫里。

    “雲亲王。”襄侯行礼道,雲亲王溺宠王妃之事,起初,大臣们皆嗤之以鼻,后来,便也就习以为常了。

    雲亲王妃每日都来慈明宫给太后请安,无人不说雲亲王妃慈孝!

    “襄侯。”

    皇甫啸雲牵着阿韵的手放在腋下,如此能防风保暖,他要先将阿韵送去慈明宫,再去朝殿。

    “雲亲王。”

    “雲亲王。”

    纷纷有大臣们走来向皇甫啸雲行礼,即便是先到朝殿,他们也会候在殿外,等候公公传旨后方能进殿。

    皇甫啸雲将人儿送进慈明宫后,在白皙微凉的额头上落下浅吻,低柔道:“去吧。”

    她笑着点头答应道:“嗯。”

    瑾年正巧从殿内走出来,行礼道:“雲亲王,雲亲王妃。”

    “姑姑,我想借小厨房一用。”

    她带来了巴氏过的鲜奶,想做红豆奶糕给太后吃。

    “雲亲王妃,这边请。”瑾年走在前,为雲亲王妃带路,“雲亲王妃真是有心了,太后不是说天冷了,让王妃隔两日再来请安。”

    “我与阿雲一起进宫,有阿雲抱着我,不会冷。”

    雲亲王有多宠爱王妃,就像那井底的水,看在眼里清澈透亮,却又是深不可测!

    幸韵星刚走进小厨房,翠珠与秀心便跟进来帮忙,烧水添柴,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听瑾年姑姑说,掉进粪坑里的宝鹊,被皇后娘娘打发去了杂役司。

    “阿韵。”

    是皇甫沫漓在叫她,声音从门外传来。

    “皇姐今日来得格外早。”

    幸韵星把熬制好的红豆奶糕装进碗中,冷却后切块就能吃了。

    “我与少霆一起进的宫。”

    皇甫沫漓走进小厨房,扑鼻而来的清甜香气令她胃口大开,也不知为何,近日她食欲大好,秋膘不知不觉的就贴在了肚子上。

    不过,易少霆竟说肉肉的摸着舒服,起初,她以为是安慰自己的假话,直到后来,易少霆有事无事的便要摸上她软软的肚子……

    “阿雲刚走……”

    皇甫沫漓朝碗中看来:“碰上了,阿韵,这做的是……”

    “红豆奶糕,香甜可口,给太后吃正合适。”幸韵星抬头看向皇甫沫漓,平静的眸底掠过一丝惊讶,“皇姐,你……好像长胖了不少。”

    “少霆说,肉一点可爱。”皇甫沫漓不以为意的回道,她的注意力全都落在了碗中的红豆奶糕上。

    “哈?”幸韵星以为自己听错了话,她不确信的问向皇甫沫漓,“肉一点可爱?”

    “嗯。”皇甫沫漓肯定的点了点头。

    “皇姐,这种骗人的鬼话你也信?”瞧她深信不疑的模样,反倒让幸韵星担心起来,她在心里分析道,“易少霆该不会是想把皇姐养胖了,以防皇姐再与他和离,啧啧,好有心机的男人。”

    “少霆不会骗我。”皇甫沫漓振振有词地说道,“少霆十分喜欢我软软的肚子。”

    “皇姐,你确定是肚子,而不是这里?”幸韵星指向她胸前的隆起问道。

    “都喜欢。”她娇羞一笑说道,与阿韵相处久了,她也变得没羞没臊起来。

    果然,恋爱中女人的智商为零,一点也没错。

    幸韵星把做好的红豆奶糕端去给太后品尝。

    “母后尝尝。”

    她随意的坐上软榻,将手中的红豆奶糕放在矮桌上。

    “你二人今日是约好一起来的吗?”太后笑着问道。

    “我先来的母后。”

    “天冷了,你们不必每日都来慈明宫请安。”嘴上是这么说着,但太后的心里呀,还是希望这两个丫头能常伴身旁。

    “只要阿雲来上朝,我就来给母后请安。”

    天虽冷了,但她的冬衣极多,什么锦帽貂裘、襦袄披风、羊毛靴子……

    听阿雲说,近日,余鸿鸣会来趟盛京,送些皮毛之类的保暖之物。

    “母后,我也来。”皇甫沫漓附和道。

    “沫漓,母后见你……好像圆润了不少。”

    太后的这双眼睛明亮有神,不似同龄老人那般的老眼昏花。

    “我也不知为何,近日食欲大增,总感觉吃不饱。”皇甫沫漓感到难为情的挠了挠头,“母后,这红豆奶糕味道如何?”

    “香甜可口,既有红豆的香甜,又有一股清淡的醇香。”

    太后一连吃了三块后,红豆奶糕就被瑾年端了下去。

    “给我也尝尝。”

    瑾年将彩绘瓷盘端放在公主面前,岂料公主接过瓷盘,将剩下的红豆奶糕全都吃了个干净。

    “瑾年,去请御医。”

    太后似乎瞧出了什么,莫不是……

    果然,太医来了后,为公主把脉,顿时大喜的恭贺道:“恭喜公主,贺喜公主,公主有喜了!”

    当年,太后怀上皇甫啸雲的时候便是如此,总觉得吃不饱,这心里呀,想得尽是些好吃的膳食。

    “我……我……我有身孕了?”惊愕过后,便是喜不自胜,皇甫沫漓拉着太后的手,欣喜若狂的反复说道,“我有身孕了,母后,我要当娘亲了。”

    “既然是要当娘亲的人了,日后行事便要更加稳妥,切不可再做出糊涂的事情来。”

    太后口中的“糊涂事”,指的就是皇甫沫漓与易少霆和离之事。

    “我知道了,母后。”

    皇姐如今怀上了孩儿,幸韵星自然是替她感到高兴,但是,也不能高兴的太早,毕竟易府里还有位楚姨娘。

    皇姐肚中的孩儿降生后,便是嫡子,嫡庶有别,那楚姨娘又怎会心甘情愿的被踩在脚底下?

    皇姐若是一直生不出孩子,楚姨娘的孩儿虽是庶出,但好歹也是易府的长子长孙。

    “皇姐日后定要小心,今日回府后,我便把那些怀孕时不能吃的东西写下来,皇姐定要记住,还有,夏嬷嬷虽是行事稳重之人,但防不住有人暗地里使阴招儿,香兰苑里的下人,得换上自己的人,膳食得自己做的吃了才放心。”

    幸韵星的这番话,说到太后的心上去了。

    “翠珠、秀心。”

    太后叫来二人。

    “太后。”

    “日后,公主便由你二人照顾,哀家要看到公主肚子里的孩儿平安落地。”

    “是太后。”

    翠珠与秀心在太后身边服侍,已有五年之余,宫里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她们既亲眼见过,也听瑾年姑姑说起过。

    萧贵妃为何盛宠而不得子,又为何突然失宠,果真是恃宠而骄吗?

    其中的因因果果,她们都看在了眼里。

    “谢谢母后。”

    皇甫沫漓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中,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易少霆在听到自己怀有身孕后,会不会跟她一样高兴?

    “阿韵,哀家瞧你不像是漠北的女子。”

    太后看她的目光,带着深不见底的幽暗,不似方才那般充满了慈祥,而是提防。

    “太后以为阿韵是哪里人?”幸韵星反问道,她依然浅笑着,一双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怯意。

    阿韵对宫闱内的那些手段深谙于心,又怎会性情豪爽的漠北女子。

    太后猜想,她极有可能就是已故穆王妃——萧媃,萧媃费尽心机的换了身份,只为嫁给雲亲王,替萧贵妃报仇,替萧家报仇!

    “听闻萧媃的左脚有颗黑痣……”

    太后的这番话再明显不过,她要验身!

    然而,皇甫沫漓却是大惊失色,洋溢在她圆润脸颊上的喜悦,被惊慌失措一扫而空。

    因为她知道,阿韵的左脚上确实有颗黑痣。

    她曾与阿韵一同沐浴,看到了那颗黑痣。

    “母后,怎么连你也认为阿韵是萧媃。”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母后给阿韵验身。

    “是与不是,待雲亲王妃脱下鞋袜不就知道了。”瑾年不紧不慢的解释给公主听,“公主有所不知,近日宫中谣传,萧媃的左脚有颗黑痣,而雲亲王妃的脚上有相同黑痣,更有造谣者说,萧媃煞费苦心的嫁与雲亲王,是为了接近皇上,为萧贵妃报仇。”

    “啧啧,这造谣者不去写书可惜了。”幸韵星一脸淡定的从容嘲讽道,她不慌不忙的脱掉了两只脚上的鞋袜,露出白花花、嫩生生的脚丫子给太后看,她还顽皮的笑着问道,“母后可还满意?”

    “哀家已为雲亲王妃验过身,雲亲王妃的脚上并无黑痣。”太后露出慈笑,嘴里慢悠悠的说道,“瑾年,传哀家旨意,将那几个乱嚼舌根的宫女杖毙。”

    幸韵星不动声色的穿上鞋袜,她低头想道,看来太后对她有所猜忌,所以,这慈明宫以后还是不来的好,不,是整个皇宫都不来的好。

    “阿韵的清白倒是还了,只是如此一来,母后与阿韵怕是要生分了。”

    皇甫沫漓才不管阿韵是不是萧媃,她只知道,若是没有阿韵的陪伴,她的后半生将在凄苦中度过。

    若是没有阿韵的出谋划策,易少霆又怎会与她重归于好,死心塌地的待她好。

    “母后若是不这样做,又怎能堵住悠悠众口。”太后转而一脸和善的问向阿韵,“阿韵,你可会怪母后?”

    “母后也是为了我好。”她笑着乖巧回道。

    太后可是上一届的宫斗冠军,站在后宫顶端的女人,幸韵星知道自己斗不过太后,以太后的城府,又怎会想不到,脚上的黑痣可以祛掉。

    既然太后不提,想必是有意放过她。

    她不在后宫,后宫里却有她的谣言!

    幸韵星在想,在这后宫里,谁最恨她,自然是皇后。

    又有谁知道萧媃的脚上有颗黑痣,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阿雲曾说,女子的脚只能给自己的夫君看。”幸韵星丝毫不避讳的直接问向太后,“若非是亲近之人,又怎会知道萧媃的左脚上有颗黑痣?”

    “是伺候过萧贵妃的宫女所说。”瑾年详细的为她解释道,“萧媃曾在宫中留宿,伺候过萧媃的宫女看到,萧媃的左脚上有颗黑痣。”

    后宫的宫女归皇后管,如此听来,幸韵星便能断定,是皇后在朝她放暗箭。

    “谢谢瑾年姑姑为我解惑。”

    幸韵星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阿雲叫嚷的声音。

    “阿雲今日下朝真早。”幸韵星在心里想道。

    “母后——”

    听到如此明显带着怒气的声音,幸韵星自然是要朝门外看来,又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惹阿雲生气了?

    该不会是她自己吧,可自从两人分开后,她什么也没做!

    “母后可是为阿韵验身了?”走进寝殿,皇甫啸雲冷沉着脸问道。

    “验了。”

    皇甫啸雲拉起坐在软榻上的阿韵,欲将阿韵带回王府:“自从要进宫给母后请安后,阿韵不仅每天起得早,就连母后喜欢吃什么膳食,阿韵也会亲自做给母后吃,母后竟还怀疑阿韵!”

    “正因为如此,哀家更不能让阿韵受了这份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