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暴雨、狂风、追踪
    “旺财……”

    在看到旺财惨烈的死相时,熊娇娇心疼的哭出了声,旺财死不瞑目,即使身首异处,一双圆瞪的眼睛也死死的盯着彪悍姐他们离开时的方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旺财的尸体还是热的,说明凶手刚走没多久。

    “文柏,去禀明王爷,王妃被益都小郡王抓走了,杨驼子就是益都小郡王司空御!”霍陵神色凝重说道,骄奢放逸的司空御竟能忍辱含垢的隐藏在王府后院,确实出乎他意料之外!

    “我也要去找王妃。”熊娇娇抹掉眼泪悲愤说道,她要给旺财报仇!

    “已经有侍卫去找王妃了,你在王府里找找看,王妃可有留下什么线索。”

    益都小郡王抓走王妃乃早有预谋,否则,不会挑在今日,王爷出府的时候,上一次王爷去运城,因天数长,王妃去何处都有人跟着。

    今日,王爷出府就一日,他便有所松懈……

    “若是府中没有,我便出城去找。”

    “娇娇,替王妃把旺财埋了,就埋在杂院,王妃回来后也能看到。”低沉的话音说道,旺财是只好狗,既忠心又护住,“旺财,不会让你白死,雲亲王府定会手刃司空御,为你报仇。”

    “嗯……”熊娇娇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把旺财埋在了杂院,“旺财,我们一定会把王妃找回来……”

    王府的侍卫,一半出府寻找王妃,另一半的侍卫将与杨驼子、彪悍姐有关联的人,全都抓进府中审问。

    “霍管家,有人看到司空御驾着一辆着了火的马车在街上横冲直撞!”侍卫前来禀报,“不仅如此,城中多地走水。”

    “抓住了吗?”急切的声音问道。

    “并未……”

    霍陵愤然骂道:“盛京府的那些人全是饭桶!”

    “王府的侍卫跟着招财从北林门出了城,属下若是没猜错的话,司空御在城中生事是为了掩人耳目。”

    “加派人手,从北林门出城去追。”

    “是!”

    皇陵这边,皇甫啸雲等人刚到城外的白莺山陵墓,还未进行祭祀大典,就收到府中侍卫的报信。

    “禀王爷,王妃被益都小郡王抓走,司空御化身杨驼子一直隐藏在王府后院。”他快马加鞭,一刻也不敢耽误的直奔白莺山。

    “司空御,本王杀了你——”沉闷如雷的低声说道,皇甫啸雲骤然变脸,冷冽如冰,黑眸里杀气腾腾,如暴风雨来临前的黑云翻滚搅动!

    皇甫啸雲一跃上马,他扬起手中马鞭,飞驰电掣的回到王府。

    “王爷。”

    霍陵一直站在王府门口等待王爷回府,皇甫啸雲还未勒紧缰绳停马,霍陵就相迎而上禀报道:“根花带着王妃从北林门逃走,旺财已死,招财带着侍卫追了上去。”

    “驾——”

    皇甫啸雲扭转马头,疾驰而走。

    “韵韵,等着本王。”

    幸韵星从剧烈的晃动中,昏昏沉沉的醒来。

    旺财惨死的那一幕,如洪水猛兽般涌进她空白的脑子里。

    “杨驼子,我要杀了你——”幸韵星竖起中指,嘴里念道,“有种劈死杨驼子。”

    然而,除了马车行走时发出的嘈杂声,还有正在赶马的彪悍姐发出的声音,幸韵星并没有听到雷声。

    难道是许久没用,技能失效了?

    心怀疑问,幸韵星想从逼仄的马车里爬起来,可她竟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马车里的空间,只有王府马车一半的大小,刚好能躺下她一人。

    马车没有窗户,也没有帷裳,出口是一道木门,被彪悍姐从外面插上了。

    以防幸韵星醒来后大吵大叫,影响她赶马车,彪悍姐在幸韵星昏迷之际,喂她吃下了软香散。

    “放我出去。”低弱的声音叫喊道,幸韵星尝试着挪动身体,依然是浑身瘫软无力,“你们给我吃了什么,混蛋……旺财……”

    眼睁睁的看着旺财被杨驼子杀害,自己竟只能像个木头似的呆呆的看着,悲愤交加的泪水一涌而出。

    “杨驼子,你会不得好死……”

    痛哭流涕一阵后,幸韵星又想起了阿雲,阿雲肯定会来救自己。

    但是,马车一直在跑,她得想办法让马车停下来才行。

    抱着试试的心态,幸韵星再次竖起中指:“老爹,有种下雨,下暴雨。”

    她话音落下没多久,车篷上就响起“噼里啪啦”的声响,是雨滴打在篷顶上的声音。

    原来她的技能没失效,幸韵星的心里总算有了一丝安慰,可杨驼子怎么没被雷劈死?

    突如其来的暴雨,不仅减缓了彪悍姐赶马的速度,也让招财他们在暴雨中慢了下来,而且,雨水冲刷了气味,招财显得有些焦急不安。

    雨水模糊了彪悍姐的视线,这场大雨毫无征兆的就下起来,看雨势,一时半会儿的也停不下来。

    马车走得是官道,以她逐渐慢下来的赶马速度,迟早会被骑马的人追上。

    于是,彪悍姐把马车赶进了树林的小路里,有了树木的遮挡,雨势稍有减缓,但林中起了氤氲水汽,阻碍了视线,她只能凭着直觉朝前走。

    恒王之意是召她与小郡王回益都,并未说要带上雲亲王妃。

    招财停在一个水坑前,它闻了又闻,朝前跑出一段后又折返回来。

    “马车印到这里就没有了。”侍卫甲望向路边的树林,指向被压倒的杂草说道,“马车进林子了。”

    “我留下来等王爷,你们进树林。”

    依然是招财走在前,侍卫紧跟在后,林中水气缭绕,同样给他们的追踪增加了难度。

    突然,林中狂风大作,几人不约而同的下马,反应迅速的将马绳拴在树上,其中一个侍卫,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险些被狂风吹走的招财。

    先是暴雨,后有狂风,就连老天爷也在阻碍他们追回王妃。

    而他们眼中的老天爷,在召唤出狂风后,惊吓到了马儿,那马儿在树林里胡乱冲撞。

    眼见马儿失控,彪悍姐当机立断,用匕首隔断了套马的缰绳,然而,马车却没有停下来……

    在继续滑出了一段距离后,彪悍姐的心里惴惴不安,她敏锐的直觉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新的危机!

    眼前是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