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阿韵怀有身孕、拜师
    “让我看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幸韵星与公子衍对立而坐,她探出身子说道,“该不会是肌肉萎缩吧?”

    自己的身体又岂是可以随便给人看的,更何况阿韵还是位女子,她倒是不害臊,竟说出要看他腿的话来。

    “何为肌肉萎缩?”公子衍只当是没听见,问了其他的话。

    “肌肉萎缩是一种肌肉弱化和萎缩的疾病,是可以通过功能锻炼恢复的。”

    “何为功能锻炼?”

    想不到她还懂医。

    “就是一些康复锻炼,比如针灸、推拿、按摩、有目的性的加强肌肉锻炼。”

    “再以党参、黄芪、肉苁蓉、山药、紫河车入药,每日一剂,煎水服下。”

    简陋的木床上,薛神医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一双眼睛空洞无神,呆滞的望向院中,好似在等待某人,又害怕等来了此人。

    “多谢薛神医。”公子衍连忙起身行礼谢道,死气沉沉的脸上终于添了一丝神采。

    “要谢就谢这位姑娘,是她为你诊断出了病因。”薛神医若有所思的看向屋中的女子,她眸中生慧,是个学医的好料子。

    “我不过是瞎猜而已。”

    幸韵星在屋中坐了有一会儿,什么吃的东西也没看见,她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我可以为你治好腿疾,不过,作为交换,她……”薛神医朝着幸韵星走来,围着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得拜我为师。”

    哈?

    拜他为师?

    幸韵星压根儿就没有要学医的打算,她一心只想尽快回到王府。

    “公子衍,这我可真帮不了你。”

    话说喝水也能充饥,不过,幸韵星哪里敢找薛神医要水喝,她捂上肚子,只能可怜巴巴的咽下口水。

    “你二人不是夫妻吗,又怎会对他见死不救?”

    “呸——”幸韵星没好气的啐道,“还神医呢,长这大一双眼睛就是冒泡儿的,我跟他是夫妻,呵呵......”

    “我与阿韵并非夫妻,今日也是头一回见着。”

    方才听薛神医说,能医治好自己的腿疾,而薛神医对阿韵又有收徒之意,他虽不喜欢阿韵的粗鄙,但也只能忍下来。

    “听到了吗,不是夫妻。”

    若是被阿雲知晓了此事,那排山倒海的醋意能将她淹死。

    “慢走,不送。”薛神医走到门口,斜靠在门上,揣着一双手悠哉悠哉的说道,“既然不是夫妻,他的死活,与你有何相干?”

    “他答应送我回家。”

    幸韵星也不知为何,这一饿,竟有些莫名的心慌。

    “他现在是半个废人,而你四肢健全,还怕走不出这山谷。”

    “我是被风刮来的,不认识路......”

    幸韵星忽感一阵眩晕,她急忙用手撑起额头,刚才,自己竟有一瞬间的恍惚,而此时,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先是看见重影,她晃了晃脑袋,又揉了揉眼睛,依然是模糊一片。

    难道是薛神医又给她下毒了?

    “你......”她话还未问出口,就晕倒了桌子上。

    “薛神医,阿韵这是怎么了?”

    阿韵无缘无故的晕倒,公子衍以为是薛神医将其迷晕。

    “让我来瞅瞅......”

    薛神医懒散的走过来,拂上细嫩的手腕为阿韵把脉,只见他眉头深锁,松散的目光变得异常深沉。

    “薛神医,阿韵这是......”

    “坏了——”急促的声音里带有一丝焦躁,薛神医先是刺破了阿韵无名指放血,后又在百会穴、四神聪穴等穴位施针。

    方才她吃下的解药里有一味红花,这女娃娃怀了身孕,又吃了红花......

    “薛神医......”

    “嘘——”薛神医示意公子衍安静,施完针后,便去了后院拿药煎水。

    幸韵星是被药草的酸涩味儿熏醒的,她一睁眼,就看见一个药碗放在她的鼻子前面,好像正等着她喝下去。

    “饿......”有气无力的声音呻吟道。

    “姑娘先把药喝了。”

    自己险些就害了她腹中的孩儿,想到此处,薛神医不禁心生内疚。

    “我不喝药,我要吃肉。”幸韵星感觉此时的自己,能吃掉一头大象。

    “姑娘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腹中的孩儿想......”

    “我怀孕啦”她开心的从桌子上爬起来,欣喜万分的抚摸上肚子,“宝宝,妈妈在这里哦”

    阿雲要是知道自己怀孕了,肯定会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是什么药?”

    碗里的汤药浑浊,看上去不像什么好药。

    “安胎药。”

    薛神医揣着手,在想今后的打算,他虽用银针将红花的药性压了下来,但阿韵体内的红花想要全部清除,得配以针灸,因此,阿韵暂时不能离开药谷。

    “是我肚子里的宝宝有危险吗?”苍白脸蛋儿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担心,“薛神医,有话不妨直说。”

    “你吃的开嗓药丸中含有红花,红花能致流产......”薛神医被阿韵怒中带恨的眼神盯得有几分心虚,“不过姑娘体内的红花伤不着孩儿,伤不着......”

    得知真相后的幸韵星,端起面前的药丸一饮而尽。

    “药我喝了,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为了腹中的孩儿,更为了阿雲,她必须养好身子,平平安安的回到王府。

    “留在药谷三个月,每日针灸、吃药。”

    “好,我留下来。”幸韵星刚爽快的答应了,又立马流露出为难的神色,“可你这儿就一间房,我留下来住哪儿?”

    “阿韵姑娘不必担心,明日我便派人来药谷,再建一间茅屋。”

    她既怀有身孕,之前的种种,公子衍便既往不咎。

    “谢了。”幸韵星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中,她的一双手,时时刻刻的轻抚在肚子上,“薛神医,我想拜你为师,还来得及吗?”

    反正要在药谷呆上三个月,不如趁此机会能学个皮毛也好。

    “晚倒是不晚,不过拜师得有拜师酒。”

    薛神医拂了拂衣袖,摆出了为人师表的端庄。

    幸韵星一听到酒,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原来他跟阿雲一样好酒。

    可惜不在王府,否则地窖里的好酒任他喝。

    “十年陈酿,明日便送来。”

    既然薛神医收了阿韵为徒,那么,他的腿疾自然能得到医治,因此,公子衍才会这般的殷切。

    “你的腿疾,起码得一个月。”公子衍的殷勤,薛神医全都看在眼里,“我是看在徒儿的份上,才顺手医治你的腿疾。”

    “多谢薛神医。”公子衍压抑住内心的狂喜,恭敬地行礼,“多谢阿韵姑娘。”

    “还有,你出谷后,要四处宣扬,就说我薛神医收了个女徒弟。”薛神医沾沾自喜的吩咐道,“最好是能传进宫里,让陆英知道,我收到了徒弟。”

    宫里有叫陆英的太医吗?

    每日都会有太医到慈明宫给母后请平安脉,太医院的那些太医她全都认识,什么柳太医、安太医、孙太医......

    好像没有陆太医。

    “师父,陆英与师父是......”

    幸韵星的这声“师父”叫得清甜,直接甜到薛神医的心坎里去了,终于有人叫他一声“师父”了。

    “陆英是我师兄,日后你若见到他,得叫他一声‘师伯’。”

    “我知道,师父。”

    哎呦呦,这一声声“师父师父”的叫着,听得薛神医是心花怒放。

    “师父,我饿了。”

    “为师去给你拿吃的。”

    薛神医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烧饼,倒了一碗凉水给她。

    “就这?”不是她挑剔,这也太简单了吧,还有这饼,硬的能当石头用。

    “就着水吃,为师餐餐皆是如此。”薛神医说得有几分自豪。

    “师父,你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就算饥不择食,可这么硬的病,她该如何下口。

    “公子衍,帮个忙。”幸韵星把烧饼递给了公子衍,“掰成两半。”

    公子衍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只见焦黄的烧饼完好无损,为了不拂自己的颜面,公子衍将烧饼放在了桌子上,对阿韵说道:“阿韵姑娘如今怀有身孕,得补身子才行,我去河中看看,能否捉到鱼。”

    “辛苦你了。”

    要是有鱼吃,自然是最好了。

    待到公子衍离开后,幸韵星喝下了半碗水,她浑身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在心里祈祷着公子衍能抓条大鱼回来。

    “师父,你为什么不想给公子衍治病?”幸韵星百无聊赖的问道。

    “为师为何要为他治病?”薛神医神色平和的反问道。

    “医者仁心,师父总不该见死不救爱吧?”

    “不救。”

    不过薛神医十分喜欢阿韵说的那句话,“医者仁心”,看来,这徒弟没收错。

    “医者不能自医,师父有心病。”

    幸韵星觉得还是问清楚了好,以免师父发病的时候,误伤到自己就麻烦了,况且,心病需要心药医,若是能治好师父的心病,岂不是更好!

    “怎么,你想为为师医治心病?”

    幸韵星顿时来了干劲儿,她搓着手手跃跃欲试,其实,她是更想听故事。

    “嗯嗯。”小脑袋点得犹如小鸡啄米。

    “为师不仅有个师兄,还有个小师妹。”

    从阿韵的眼中,薛神医看不出半点儿虚情假意,她的目光清澈有神,不带任何杂质。

    他接着说道:“小师妹善解毒,而我善施毒,有一日,小师妹找我比试,中毒后......我与师兄皆未能救活小师妹,小师妹入土为安那日,正巧电闪雷鸣,我看见小师妹从棺材里走出来,她七窍流血,难过的对我说‘二师兄,我好痛,你为何不让着我’,就在我为小师妹施针解毒的时候,小师妹她发出诡异的狞笑朝我扑来......”

    “师父——”她声如钟鸣,叫醒了沉浸在悲伤回想中的薛神医,“师父当真看见师叔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为师不会看错。”

    “后来呢?”

    幸韵星在想,她不至于加害自己的师兄吧?

    “为师便晕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昏睡在小师妹的墓碑前,自此以后,为师便害怕电闪雷鸣。”

    “师父醒来的时候,师叔的坟墓有没有动过?”

    “都十年过去了,为师记得不太清楚。”

    小师妹之死,师兄虽在嘴上没说什么,但他能感受到师兄对自己的恨意以及深不见底的失望。

    后来,他也因整日里在自责中度过,而变得性格古怪。

    “师父也说了,师叔善解毒,又怎会轻易死掉,除非......”幸韵星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师叔是想借师父的手杀死自己,好来个金蝉脱壳,而且,说不定师伯还是帮凶。”

    幸韵星的这番推测,听得薛神医木若呆鸡。

    “不可能,小师妹她......她为何要这么做?”

    “师父,你太单纯了。”

    她可是接受过社会毒打,在套路中坚挺过来的社会人,想当初自己在电视台实习的时候,那些台柱儿根本就不把他们这些实习生当人看,“尊重”二字,从来就只配强者拥有。

    她在电视台干了一年,就在即将转正的时候,她拍拍屁股,潇洒的走人了。

    “当然是你碍着她了,无非就是名和利,要么就是爱情。”

    “我对小师妹只有师兄妹之情。”薛神医越听,越觉得玄乎,好像阿韵说的这些就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一样。

    “师叔也不喜欢师父,要不然也不会让师父你当背锅侠。”

    师父只是看起来疯疯癫癫不好相处,其实,越是像他这般耿直的人,越是没有城府。

    “为师教她配毒药,她不会这般对待为师。”

    然后,他嘴上说着不相信,心里却起了疑心,他亲笔写下的百毒册,在小师妹离世后便不知所踪。

    “真相就在师叔的坟墓里,就看师父你想不想了。”

    毕竟掘人坟墓是件缺德事,幸韵星也怕遭报应。

    薛神医陷入了沉思,直到公子衍提着一条大草鱼回来,二人皆没再说话。

    “看我叉到一条大草鱼,足足有五斤重。”

    公子衍就在心里纳闷了,自己用得上好饵料,在河中竟连条小鱼苗都未钓上来,而阿韵一出现,自己竟能徒手叉中一条大草鱼。

    莫非阿韵真是红色锦鲤,能给人带来好运?

    “优秀。”幸韵星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烤鱼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