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03章 炖人还是第一次(二更)
    回到摘星楼后,公子衍便请来行家开棺验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趁着清亮的月色,钉死的棺木被强行撬开,然而,就在公子衍发现了棺材里的真相之时,突然,一阵阴风骤起,众人在寒风中打起了冷颤。

    随后而来的是一阵诡异的白雾,公子衍见这白雾来的蹊跷,便连忙掏出手帕捂住口鼻,看着身旁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了地上,最后,他也体力不支的倒下了,昏迷之时,他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白衣女子朝这边走来......

    翌日晌午,不见公子衍来药谷,幸韵星一边吃着麻花在院子里等着,一边在心里嘀咕道:“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来了!

    林间的小路上,幸韵星望见了经常来送东西的小厮,但他今日看起来面色慌张,身后背的也不是麻袋,而是奄奄一息的公子衍。

    “薛神医,救救我家公子!”刚一踏进竹门,阿拾就急匆匆的叫道,“薛神医,我家公子没气了!”

    “没气了还救个屁!”薛神医自屋中走出来,瞥了昏迷不醒的公子衍一眼,眸光瞬间就暗了下来,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的问道,“昨夜去哪里鬼混了?”

    “是……是……”阿拾不敢说,焦急的目光投向了一脸淡定的阿韵姑娘。

    “师父,救人要紧。”

    幸韵星当然知道公子衍昨天晚上去哪里鬼混了,其实,她更想知道的是答案。

    “他中的是追魂散,救不了了。”

    追魂散是他研发的毒药,收录在百毒策中,会使追魂散的人除了他自己,便就是拿走百毒策之人。

    显然是后者。

    “师父”听出师父说的是气话,除了撒娇,幸韵星还用上了美酒来劝慰师父,“公子衍那里有百年陈酿,说是等他病愈后,用来答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当真?”

    一听是百年陈酿,薛神医的心里就像是爬进了一只蚂蚁,那般蠢蠢欲动的滋味真不好受!

    “嗯。”她连忙点头,再配上无辜的眼眸,任谁看了都会相信她的鬼话。

    “把他放进药桶里。”

    为了给公子衍医治腿疾,师父在后院搭建了一个可以加热的药桶,其实,就是在浴桶下面加了一个可烧火的灶台。

    “丫头,去烧水。”

    “好嘞,师父。”

    炖过肘子炖过肉,炖人她还是第一次。

    由于炖人的经验不足,幸韵星不敢把火烧旺了,万一把公子衍给炖熟了……罪过,罪过呀!

    公子衍之所以中毒,怕是跟掘墓有关,因此,心生愧疚的幸韵星小心翼翼的添着柴火。

    “丫头,火小了。”

    薛神医站在药桶旁把药草成筐成筐的倒进桶里,像极了炖肉时朝锅里添加佐料。

    “师父,会不会把公子衍煮熟呀?”她担心问道。

    “你尽管把火加大,否则这毒逼不出来,他就真成了药汤。”

    既然师父都这样说了,幸韵星便放心大胆的往灶里添火柴,直到桶里发出水煮沸时的沸腾声,师父这才让她停了下来。

    她走到木桶旁朝桶里看了一眼,平日里白嫩俊美的公子衍,在沸水中变成了红色的猪头君。

    “师父,公子衍真的没事吗?”

    “追魂散乃至寒之毒,药浴能逼出他体内的寒气,一炷香后,方能见成效。”

    难道真如丫头所说,师妹并未死,而是躲了起来?

    若是为了百毒策,师妹不惜用假死来算计他。

    薛神医以为师妹大可不必如此的煞费苦心,以他们的师兄妹情分,只要师妹向他开口,他会将百毒策送与师妹。

    等到一炷香后,公子衍的额头上开始冒汗,没过一会儿的功夫,他整个人大汗淋漓。

    慢慢的,公子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人就是阿韵姑娘,微弱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来:“没死……”

    “公子衍,师父在为你解毒,你不会有事……放心……”

    耳边回响着阿韵断断续续的声音,公子衍又闭上眼睛昏迷了过去。

    公子衍再次醒来时,已是两日后,这两日,除了解毒,腿疾也在为他医治。

    就在公子衍中毒的那日,幸韵星向师父坦白了自己与公子衍的计划,然而,师父在听完后并没有责怪她,只是话音温和的对她说道,下不为例。

    这更加的让幸韵星感到愧疚难安,她应该与师父商量好、征得师父的同意后,再让公子衍去开棺验尸。

    “师父,我错了。”幸韵星诚心的向师父认错,若不是她的鲁莽之举,公子衍我不会中毒,“师父,你骂我两句吧,要不然我的心里会过意不去。”

    “自作聪明、自以为是。”

    简简单单的两句骂完了。

    “师父,可以骂凶一点儿。”

    幸韵星是典型的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明明是她做错了事情,却是一副可怜楚楚,又不得不承受的模样。

    薛神医哪里还骂得下去。

    “师父,公子衍刚才说‘没死’……”她有意的小声说道。

    “为师听到了。”

    这才是让薛神医感到头疼又想不通的地方,师妹为何要算计自己,她竟躲了自己十年!

    “师父有何打算?”

    “在为师的心里,师妹已死。”

    薛神医心中的悲凉,无人能理解,他嘴角挂着一丝道不出的苦涩,似哭非哭的神情令幸韵星心头一疼,被至亲之人算计,师父也太可怜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你跟我回王府,我为你养老送终……”幸韵星不争气的抽了抽鼻子,眼泪“啪嗒啪嗒”的就落了下来。

    “丫头,你哭什么?”薛神医声音嘶哑的问道,一双眼睛不由的蒙上了一层雾气,“师父没事,没事……”

    “师父……”幸韵星抱上师父的一条胳膊哭得不能自已,“不要伤心,师父还有我……”

    瞧着丫头比自己哭得还要伤心,除了欣慰,薛神医突然有种莫名的释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便是如此!

    “丫头,不哭了,你有孕在身,哭久了对孩儿不好。”

    “没事,我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