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08章 师妹再现,已是物是人非
    “我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方虎抽出亮锃锃的寒刀,目露凶光的威胁道,“能给小郡王治病,那是你们的福气!”

    “啧啧,舔狗!”幸韵星翘着二郎腿,一对眸子里是掩饰不住的轻蔑,当然,她也无需隐藏,“巧了,我们无福消受,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雷击怎么没把司空御劈死,难道是电力不足,还是老天爷无一例外的在坑自己?

    “把他们全都带回益都!”

    高虎粗狂中带着一股狠劲儿大嗓音刚一落下,只听前院传来薛神医古怪的声音:“都说了,叫你们不要为难薛某人的徒弟,薛某人难得收个称心如意的好徒弟,若是受了惊吓,不认我这个师父了,该如何是好?”

    “王爷看得起你薛神医……”

    高虎突然感到脖子里一阵刺痛,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他刚一捂上痛处,就口吐白沫的倒地而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他人见状,皆不敢上前,畏畏缩缩的朝后退了两三步。

    “你先上。”

    “你上。”

    “不就是个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在众人的推搡中,一个矮个儿的侍卫被推到了最前面,他索性心一横,拔出刀后准备架在幸韵星的脖子上。

    只见他刚一抽刀,就应声倒地,同高虎一样,口吐白沫而亡。

    一连死了两人,还是不明不白的瞬间死亡,众人皆傻了眼,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

    “都说了,我这徒儿不能动。”薛神医神色闲定的自前院走来,他捋了捋精神的八字胡,慢悠悠的笑着说道,“你们若是想走,还来得及。”

    恒王在薛神医的眼里就与那常人无异,他不想去给益都小郡王治病,谁又能奈他何?

    “师兄,别来无恙啊!”树林里,伴随着风声,传来一阵缥缈的女音,“还是这般的随心所欲。”

    薛神医收起脸上的笑容,改为神色凝重,师妹她确确实实的还活着!

    只见他一挥长袖,嘴角扬起一抹轻淡的笑容:“师妹喜欢在这风里下毒的毛病可是一点都没变。”

    “是师兄教得好。”

    原是他喜欢在风里撒药粉,主要是方便还不易被发现,后来,他便将此种下毒的方法教给了师妹。

    声音越来越近,幸韵星抬头望向传出声音的那片树林,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只见一位白衣女子从空中徐徐落下,她身姿轻盈、曼妙,犹如仙女散花那般落在了地上。

    原来真有轻功这门功夫!

    幸韵星见师叔生得月眉星眼,修眉联娟,丹铅其面,娴静端庄中带着一股深不见底的戾气,就冲她自带的御姐气质,幸韵星突然觉得这样的女人跟师父很般配。

    师父过于随心所欲,需要一个强悍的女人来约束他,不过,师叔是个蛇蝎美人,配不上刀子嘴豆腐心的师父。

    汀芜在见到眼前俏丽三分、灵气三分的女子时,心里不由得吃了一惊,尤其是在看到她头上的发簪时,误以为她是恒王安插在药谷的眼线。

    难道恒王对自己起了疑心?

    “师兄收的徒弟好生俊俏,难怪被师兄当成了心头宝。”汀芜的这一句话里,充斥着浓浓的酸意。

    “阿韵确实人善心美,人又聪慧,一学就会。”薛神医丝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不仅如此,阿韵还烧得一手好菜,又十分的孝敬为师。”

    “师父,人家哪里有这么好呀?”她羞涩的捂上了绯红脸颊,难为情的娇嗔道,“师如父,孝敬师父乃天经地义之事。”

    平日里,师父并没有夸过她,倒是去数落师弟了。

    “阿韵,你先回房间,公子衍,回你的摘星楼去。”洒脱的声音接着说道,“别忘了我给你治病的那百两黄金,定要送来药谷,否则,我砸了你的摘星楼。”

    “小生定会送来。”

    幸韵星想回屋里,却被汀芜以身挡在了前面,反正路宽,她往旁边挪动了几步,汀芜也跟着挪了几步。

    看来是存心挡道。

    而剩下的四个侍卫,在汀芜眼神的示意下拦下了公子衍,于是,双方打了起来。

    原来师弟深藏不露,打起架来稳狠准,平日里的绣花拳头,打在人身上能听到“砰”的一声。

    “师弟好棒!”幸韵星此话一出,便露了馅,她却高兴的看着热闹浑然不知。

    “原来师兄收了两个徒弟。”汀芜轻笑一声,眼里带有轻蔑之意,没见得她有多聪明,倒像是个爱惹麻烦的闯祸精。

    “糟了。”幸韵星恨不得打嘴,自己一高兴就得意忘形说漏了嘴,“师弟,快跑,别管我跟师父。”

    事到临头,能走一个算一个。

    公子衍听懂了师姐的话,他若不走,还有何人能救得了师父跟她?

    “想走?”

    就在汀芜亮出手中的毒针,正要刺向公子衍时,被比她更快的薛神医以石头打落在地上,其中还有一两根毒针扎在了侍卫身上。

    对付几个杂碎,公子衍错错有余,再加上有师父的神助攻,公子衍顺利的逃离了药谷。

    “师兄就不好奇我为何还活着?”

    自她出现后,师兄云淡风轻的脸上毫无波澜,既无恨意,也无喜意。

    “于我心中,师妹已经死了,至于你是死是活,与我有何相干。”平静的声音说道,“恒王要找的人是我,我去益都便是。”

    且不说丫头有孕在身,若是让恒王知晓了丫头的真实身份,丫头还会有活命的机会吗?

    定会惨遭蹂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此来报复雲亲王!

    “好一句与你有何相干!”她嘴角带着一丝苦笑,眉眼里却是与之不相符的得意,指向被师兄护在身后的女子质问道,“师兄又怎知她不是恒王派来监视师兄的?”

    想当初,大师兄醉心于权力之争,二师兄是个药痴,而她,一心只想找个意中人,与他白头偕老、共度此生。

    岂料天不遂人愿,她被负心汉骗了身子、失了清白,两位师兄皆对她不闻不问,愤恨之下她怒杀负心汉,后因机缘巧合进了暗影阁,也是现任暗影阁阁主,听命于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