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11章 公子衍来益都
    益都城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禀王爷,益都的守卫异常森严,只许出,不可进,红白喜事皆不可办。”打探消息回来的侍卫禀道,“恒王请来药谷的薛神医为司空御治病,数月前,薛神医收了个女徒弟。”

    韵韵就在药谷,莫非韵韵就是薛神医收的女徒弟?

    薛神医的医术他有所耳闻,可谓是“妙手回春赛华佗,一根银针济苍生”。

    招财这几日同样是早出晚归,连个狗洞都没有找到,一到晚上,城门外还有巡逻的侍卫,它只能悻悻而归,以免被打了去做成狗肉火锅。

    “挖隧道进城如何?”皇甫啸雲问道。

    “怕是不行,已与城中的探子失去联系。”

    皇甫啸雲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攻城,无论耗费多大的代价,他都在所不惜。

    “可再观察几日。”

    “本王一刻也等不了。”威厉的声音说道,皇甫啸雲站在山坡上,怒目望向不远处的益都,韵韵就在益都的某个地方,他与韵韵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汪汪——”

    突然,山下脚驶来一辆四角马车,竹棚顶上披着一层皮革防雨上漆,前后左右各绑着四条鸿运带、十二条红绸带,绿竹细门帘,里面铺着一张百花毯。

    招财径直冲到山下,从树丛里一跃而出,拦停了马车。

    “汪汪——”招财摇着尾巴,冲着马车里的那人叫道,“汪汪汪——”

    “招财。”公子衍掀开竹帘朝外一看,果然是师姐的狗,他笑着问道,“你怎也来了益都?”

    招财跳上马车,正要钻进马车里时,被随后追来的皇甫啸雲呵斥住。

    “招财,下来——”

    招财乖乖的从马车上跳下来,一边发出“嘤嘤嘤”的低鸣声朝皇甫啸雲走来,它一走三回头,直勾勾的急切眼神瞅向公子衍。

    “无妨,招财乃师姐所养。”公子衍自然能看出招财的心思,它是想让自己带她进益都找师姐。

    “招财是韵韵养的狗。”

    因为一句“师姐所养”,皇甫啸雲有意看了车中的那人一眼,稀世罕见的银发,绝美的面容带着微微笑意。

    此人竟是韵韵的师弟!

    “韵韵......”公子衍轻喃道,莫非此人就是师姐的夫君——雲亲王?

    公子衍掀开竹帘,走下马车,温文尔雅的向皇甫啸雲行了一礼:“小生公子衍,阿韵姑娘乃小生师姐,想必这位气逾霄汉的王爷就是师姐的夫君——雲亲王。”

    “你认识本王?”皇甫啸雲虽隐藏了敌意,但他仍在心中介意此人叫韵韵“师姐”,尤其是他还叫得如此亲昵。

    “师姐与小生说过,她的夫君乃气宇轩昂的雲亲王,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本王有事问你,你可知韵韵怀了本王的孩儿?”

    “师姐确实有孕在身。”公子衍如实答道,“小生此次去益都,便是要将师姐救出来。”

    “本王与你一同进益都。”他脱口而出,急切说道。

    “雲亲王这是在与小生开玩笑吗?”公子衍依然微笑着,用温和的声音说道,“试问雲亲王是想坐在马车里与小生一同进益都吗?”

    皇甫啸雲缄默不言,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说出的那句话唐突了。

    “且不说雲亲王是玉梁人,就冲‘雲亲王’这三个字,进了益都便是死路一条。”

    师姐如此机灵,怎就找了个脑袋不好使的夫君,难道这便是常说的“有勇无谋”?

    “如今益都守卫森严,你如何进益都?”

    “小生自有办法。”他巧用人脉,弄来了一位大人的令牌,有了这位大人的令牌,他便能进入益都。

    “需要本王如何协助?”

    既然进不去,那便只能在城外等着,若是能与他里应外合,救出韵韵的几率不是更大一些?

    “将你的随身之物给我一件,我好带去给师姐,以解师姐的相思之苦。”

    在药谷的时候,师姐每天都会念叨夫君的好,“我夫君有八块腹肌,抱我就跟拎小鸡一样轻松”。

    “夫君会给我描眉画唇,给我捂手手,像这样……”

    “你说……韵韵思念本王?”

    皇甫啸雲露出释怀的浅笑,在见到公子衍第一眼时,他确实心生嫉妒与担忧,有如此美男做师弟,叫他如何能放心?

    “师姐思念夫君,奈何身子单弱,只能先在药谷把身体养好。”

    皇甫啸雲将一对玄铃递与公子衍,并说了声“有劳”。

    “就此别过。”

    公子衍再次行礼后,便上了马车,赶马的小厮将马车赶到城外停下,他掏出令牌,举在手中。

    守城的侍卫在见到令牌后,先是行了礼,后再打开城门,让人进了城。

    “公子,可是去郡王府。”

    “先去客栈。”

    等到公子衍去拜访郡王府时,起初被拦在府外,后又拿出令牌,这才进了是。

    “师姐。”

    府中的小厮将他带到竹苑,他出手阔绰,一来便赏了这小厮一锭金子,之后便是有问必答。

    “师弟,你怎么来了?”

    院子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公子衍来了。

    幸韵星从屋里走出来,这才三日不见,师姐好像瘦了些,微微痛苦的神情看起来不太好。

    有小厮在一旁听着,他与师姐说话不方便,于是公子衍又赏了小厮一锭金子:“去沏壶茶来。”

    待到侍卫走后,公子衍这才谨慎的拿出一对玄铃交给师姐。

    “这是阿雲的玄铃。”她接过玄铃后捧在手心里,开心问道,“你看到阿雲了,阿雲现在怎么样,是不是看上去很憔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胡子也没刮,像几天几夜没睡觉一样?”

    还真被师姐全都说对了!

    “师姐,你怎就看上雲亲王这个呆头鹅,我在城外见到他时,他竟要与我一同来益都。”

    “不许说阿雲的坏话,关心则乱。”

    幸韵星将人带进屋里,这几天,她与师父都住在竹苑。

    司空御倒是每天都不请自来,可自己一见到他就吐,司空御每次皆是满心欢喜而来,黑着脸而走。

    幸韵星怀疑自己患上了心理疾病,这样也好,不用见到司空御,她开心还来不及呢,吐吐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