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12章 师徒情深
    “你在什么地方见到的阿雲,阿雲可让你带话给我?”幸韵星将一对玄铃系在了腰带上,望着这对玄铃,她思从中来,不由的湿了眼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城外的半月坡,是招财拦下我的马车,我这才认出了雲亲王。”

    原来师姐没有说大话,她真的是雲亲王妃。

    “我想见见阿雲......”低落的声音说道,幸韵星抚摸上小腹,好似肚子里的宝宝跟她一样,迫切的想要见到父王。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进了郡王府!”震耳欲聋的怒吼声从院口传来,府中侍卫来报,公子衍不仅进了郡王府,还去了竹苑见阿韵姑娘。

    公子衍举止优雅的捂上耳朵,待到怒吼声结束后,这才不紧不慢的掏出了安阳公主的令牌,高举在手中给他看。

    “小郡王将小生的师姐掳来郡王府,小生来见见师姐有何不妥?”温和平静的声音从容道。

    “你既已见到,还不离开!”

    安阳公主乃先皇胞妹,他就是再蛮横,也不敢拂了安阳公主的面子。

    “呕——”

    毫无征兆的幸韵星就干呕起来,她连忙转身回了屋里。

    “师弟,进来说话,把门关上。”

    公子衍勾唇一笑,行了礼便走进屋里,将门关上了,二人皆对司空御视而不见。

    岂有此理,他堂堂益都小郡王何时受过此等羞辱!

    “砰——”的一声巨响,司空御一脚踢开了房门,由于力道过猛又急,其中的一扇门不堪一踢的倒在了房间里,所幸没有伤到人。

    不过,二人皆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声吓得心惊肉跳,尤其是幸韵星,自打她知晓阿雲就在城外后,就心事重重、忧心过重。

    “这是郡王府,还轮不到你在本王的地盘上撒野!”阴鸷的目光盯上二人,他露出狞笑对阿韵说道,“你既看着本王想吐,本王就让你看个够,也吐个够。”

    司空御以为阿韵在装腔作势,便举手他稍有起色的右手,勾住阿韵的后颈,好让她正视自己。

    “呕——”幸韵星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一边呕出酸水,一边怒目瞪向面目狰狞的司空御。

    “放开师姐......”眼见师姐受欺负,他岂能坐视不管。

    “你敢往前走一步,我就掐死她,再杀了你——”阴森森的低沉声音威胁道,此时,他的右手已从颈后滑到细嫩的喉间,他的手指只需轻轻用力,就能要了阿韵的小命。

    “有种就劈......”竖起的中指,幸韵星话还未说完就晕了过去。

    “阿韵,本王没想要伤害你。”

    眼睁睁的看着阿韵在自己面前晕倒,司空御的心头猛然一疼,他只是想吓唬一下阿韵而已,无心伤害她。

    “师姐最好无事。”公子衍从司空御的手上抢过师姐,他将师姐抱起来,轻柔的放在了床上,“否则,师父会让整个郡王府给师姐陪葬。”

    望着脸色惨白、昏迷不醒的师姐,公子衍的眼里尽是心疼,平日里那个刁蛮俏皮的师姐,此时正病蔫蔫的躺在床上,就连昏睡也是眉头深锁。

    “滚开。”若不是他伤了手臂,岂会这般容忍公子衍一而再的忤逆自己。

    “都出去——”低沉中带有一丝警告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冷厉的双眼盯上二人,薛神医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再一次说道,“出去——”

    这几日在薛神医的医治下,他的右臂恢复了三层力道,假以时日,双臂定能痊愈。

    因此,在双臂还未完全康复前,司空御不敢对薛神医有不敬之举。

    “师父。”

    公子衍朝师父行了一礼后,便快步走去院中,司空御跟随其后,也走到了院中,二人互看了对方一眼,皆带着敌意。

    公子衍是想将师姐接回摘星楼照料,而司空御是想将阿韵关在郡王府。

    薛神医在屋里为丫头号脉施针,丫头的身体并无大碍,应是得了心病,自打来了郡王府后,丫头整日里郁郁寡欢,不似在药谷时那般欢脱。

    丫头就像那空中翱翔的鸟儿,若是将鸟儿的翅膀折了,强行关在笼子里,哪怕这笼子乃纯金打造,她也不会快乐。

    “醒了。”薛神医轻声说道。

    “师父。”她低喃一声,瞬间湿了眼眶,呜咽道,“我想夫君了......”

    “丫头,先把身体养好。”薛神医的话只说了一半,他在想,如何才能与郡王交换条件,放丫头出府散心。

    她朝门口望去,见房门关着,这才低声说道:“师父,夫君就在城外。”

    “丫头,听师父的话,一旦有了出府的机会,就别再回来。”

    她摇了摇头,带着柔弱哭腔的声音低语道:“我不会丢下师父。”

    “师父活了大半辈子,够了。”

    若是丫头能安全的逃离益都,他就不算白死。

    一旦丫头离开了益都,心狠毒辣的司空御定会以他性命做要挟,逼丫头就范,若是真到了那一步,他断不能拖累丫头,唯有一死百了。

    “师父,你别这样说。”她小声的哭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说过要带你回雲亲王府,给你养老送终。”

    “你的这份孝心,师父心领了。”

    他孑然一身,从未想过“养老送终”此等长远的事情。

    “不能心领......”她越哭越厉害,为了不被屋外的人听到自己的哭声,她只能一头扎进被子里,嚎啕大哭起来。

    薛神医不会哄人,但见丫头哭得这般伤心,他于心不忍,只能出言安慰:“丫头说什么便是什么。”

    “那就说好了,师父不能想着‘舍车保帅’。”

    “行,师父答应你。”

    她一秒钟收住哭声,从被子里露出头来,哭花了的脸蛋儿上竟带着一丝得逞的浅笑,薛神医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着了丫头的道。

    “你呀你。”薛神医想训斥她两句,可话到嘴边竟成了长辈对晚辈独有的语重心长,“连师父也骗。”

    “师父”

    湿漉漉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煞是清澈无辜。

    “师父会想办法让你出府散心,到时候你就登上城门,如此一来,你城外的夫君也能瞧见你。”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