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13章 我只爱阿雲,不是阿雲不行
    许是对阿韵心有愧疚,又带有半分讨好的意味,加之这两日,阿韵对他闭门不见,听往竹苑送膳食的下人说,阿韵这两日足不出户、滴米不沾,膳食是如何送进屋里的,便又是如何端出屋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司空御竟同意阿韵出府半日散心,不过,得有侍卫跟着。

    起初,幸韵星并未答应司空御出府,而是过了一天,在公子衍的劝说下,她这才不情不愿的走出了郡王府。

    司空御忙着治疗臂伤,无暇跟着,但跟在幸韵星身后的眼睛有六双。

    “师姐,翠杏楼的烤乳猪乃一绝,要不去尝尝?”

    “正好我也饿了,就去尝尝吧。”

    “师姐,祥和铺子的蜜饯好吃。”

    “去尝尝。”

    二人一唱一和,无非就是吃吃喝喝、玩玩看看,殊不知公子衍每次说出的地方,正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他们朝城门方向走去。

    “师弟,益都可有高处,我想看夕阳。”

    “巧了师姐,前面就是城门,城门登高看夕阳,能看到平日里看不到的奇景。”公子衍故作夸张的继续说道,“益都城门有七丈之高,是看夕阳的绝佳之地。”

    “那就去看看。”

    “阿韵姑娘不能登城门。”

    六位侍卫同时拦下了幸韵星,出府前郡王有令,若是阿韵有逃跑之意,便将她强行带回王府。

    “只是看夕阳也不行吗?”被侍卫围住的幸韵星故作镇定的问道,城门她必须去,因为阿雲就在城墙脚下等着她。

    “郡王有令,阿韵姑娘必须在天黑前回到王府。”

    “这不还没天黑。”幸韵星一反常态的大声嚷嚷道,“今天要是看不到夕阳我就不回去了,你们大可强行把我绑回郡王府,也是,一具尸体对你们而言,会更听话些。”

    几人听出了阿韵姑娘的意思,她是在以死做要挟,非去城门不可。

    “这......”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快速回府,请示郡王。”

    “是。”

    那人走的极快,幸韵星等不到他请示完司空御回来,若是司空御不同意,那她一个下午的心血不就白费了。

    “让开——”幸韵星强行从人缝里挤了出去,“会下毒的可不止师父一人,识相的就老老实实跟在身后,别打扰我看风景。”

    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幸韵星终于如愿以偿的登上了城门,她站在城门上俯身朝下看,除了守门的侍卫,她并未看到阿雲的身影。

    城门上的风很大,尤其是在夜幕降临之前的那阵寒风,吹在脸上宛如刀割。

    城门上同样站有守城的侍卫,此时,白天那蔚蓝的天空,被夕阳装点的富丽堂皇,随着太阳的渐渐西下,天空的颜色越变越深:淡紫、深紫、深蓝......

    幸韵星朝着城门边上走去,此处没有侍卫守着,忽然,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轻唤自己的名字。

    “韵韵......”

    墙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影,此人身着侍卫服,在城外的巡逻侍卫换班之时,混进了巡逻的队伍里。

    她低头向城下望去,热泪瞬间夺眶而出,“啪嗒啪嗒”的落在了城墙脚下皇甫啸雲的脸上。

    可她不能出声,若是被不远处的侍卫发现了端倪,阿雲会有危险。

    四目深情相视,无语凝噎,站立在城墙脚下的皇甫啸雲同样湿了眼眶。

    “你瘦了......”

    幸韵星紧抿着双唇,好将哭声吞进喉咙里,晶莹剔透的眼泪珠子就没断过,一滴接着一滴的往下落。

    “要多吃饭。”

    她点头应道。

    “多睡觉。”

    “再过几日,本王就来接你回家。”

    她含泪点头,轻“嗯”了一声。

    望着哭成泪人的韵韵,皇甫啸雲心如刀绞,即便如此,他的嘴角依然上翘,保持着近乎完美的微笑。

    “阿韵,该回府了。”身后,低沉的声音说道,司空御登上城门,就站在她身后。

    依依不舍的看了阿雲最后一眼,幸韵星在收回目光的同时也收住了眼泪,她擦了擦眼角,故用骄横的声音质问道:“你是怕我从城墙上跳下去逃跑吗?”

    “城门上风大,本王怕你着凉,特意送来披风。”

    “不必了,我不冷。”幸韵星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朝城门下走去,“师弟,你何时离开益都?”

    “就这两日,安阳公主的令牌只借师弟十日,十日后必须归还。”公子衍紧紧的跟在师姐身旁,方才,师姐应是见着了夫君。

    “在城门上看夕阳果然别有一番滋味,明日再陪我来看上一次,你若走了,我怕再也看不到了。”

    “瞧师姐说的,怎有生离死别之感,明日我陪师姐再来一次便是。”

    二人的对话,司空御悉数听进了耳朵里,阿韵对他的恨意有增无减,为了缓和自己与阿韵之间的疏生陌离,明日再来城门上看夕阳一事,他便默许了。

    回到郡王府后,幸韵星仍然是闭门不出,她拒不与司空御搭话,有种他就再掐晕自己一次。

    “阿韵,为何不用晚膳?”司空御直接推门而入,他手中端着一盘酱肘子,放在了八仙桌上。

    幸韵星连忙收起笔纸,却为时已晚。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司空御抢过她手中的宣纸念道,“写给何人?”

    “阿雲。”她不卑不亢的答道。

    司空御的心里吃着醋,嘴上丝毫不留情的挖苦道:“可惜了,城门上刮的是西北风,你怕是到不了他怀中。”

    “进来前能敲门吗?”幸韵星岔开话题问道,这首情诗是她写下来打算明日从城门上扔下去,送给阿雲的。

    “整个益都都是本王的。”他说得颇为得意。

    “整个益都都是你的,你怎么不去踢茅房的门?”既然他都看到了,幸韵星便当着他的面,大大方方的又写了一份,“我要休息了,你可以走了。”

    “皇甫啸雲能给你的,本王都能给你!”

    “我只爱阿雲,不是阿雲不行。”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彻底的激怒了司空御,他再次掐上细嫩的脖颈,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问道:“本王问你,爱他,还是爱本王?”

    ------题外话------

    终于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