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15章 条件
    然而,幸韵星的猜测是对的,在恒王带回来的那些画像中,个儿个儿皆是大脸盘子的丰腴女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能生,孩儿夜夜宠爱阿韵便是。”

    父王为他挑选的郡王妃是一言难尽,皆是五大三粗、虎背熊腰那般的女子,而他喜欢的却是像阿韵这般娇柔、婀娜多姿的女子。

    “呸——”幸韵星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她忍不住爆粗口道,“你每天不照镜子吗,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吗,老娘的肚子里……”

    “丫头——”薛神医的厉声打断了情绪过于激动的幸韵星,“为师说过多少次,不可说无礼之语,你竟在为师面前自称‘老娘’!”

    师父的厉斥,将幸韵星从头脑发热中拉了出来,“老娘的肚子里已经怀有阿雲的孩儿”,幸有师父的提醒,她险些就说露了嘴。

    “师父,徒儿知道错了。”她低声下气的说道,但仍有不服,“可师父也听到了,他毁我清白。”

    “不理他便是,时辰也不早了,回屋休息吧。”

    回屋休息?

    恒王还未发话,薛神医倒是不与他客气,到了什么时辰,该干什么事情,他自行的就安排起来。

    “站住。”恒王叫住了从头至尾都未将他放在眼里的二人,“想回屋休息,可有问过本王。”

    “恒王既是请我而来,这待客之道想必就不用我提醒了吧。”

    他烂命一条,恒王若是喜欢拿去便是,因此,他才这般的嚣张、目中无人,再者说来,他本就如此。

    “本王只请了薛神医。”

    言外之意是,幸韵星不在受邀之列,可任他处置。

    “那就劳烦恒王将阿韵送回药谷。”薛神医嘻嘻哈哈、神神叨叨的说道,“这师妹也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连话也听不懂,非要把丫头一起请来郡王府,这下可好,弄错了吧!”

    薛神医的这番话,完全曲解了恒王的意思,他自以为是的接着说道:“正好明日公子衍离开益都,丫头,你先回药谷,等为师治好小郡王的手臂后再回药谷。”

    “好的,师父。”

    这二人一唱一和,完全将院中的这对虎父犬子视若无睹。

    “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郡王府。”

    恒王在想,不如就让御儿娶了她,正好也能拉拢薛神医。

    雲亲王被夺爱妻,竟也只能这般束手无策的将王妃拱手相让,若是传了出去,还不得贻笑大方,受世人耻笑。

    “师父,就知道他是蛤蟆的嘴——唱不出好歌,看吧,说话不算。”她嘴上损人厉害,其实,她在心里怕极了,万一恒王的脑子缺根筋,答应司空御娶自己,若是被阿雲知晓了此事,后果将不堪设想。

    “恒王,能否让我师徒二人回屋休息?”薛神医打了个哈欠后问道。

    “御儿,这婚事……父王答应了。”

    “多谢父王。”司空御欣喜若狂,连忙谢道。

    “我不同意——”幸韵星瞪直了眼睛叫嚣道,“司空御,你还想再死一次吗,我成全你!”

    “丫头——”又是一声厉斥,只见薛神医目光深沉的摇了摇头,“嫁谁都是王妃,你也不吃亏!”

    “师父……”幸韵星气急败坏的直跺脚,她一脚踢开房门,又是一脚将房门踢关上,“啊——”

    紧接着是“噼里啪啦”摔东西的东西,幸韵星将心中的怒气全都发泄在了她所看到的东西上。

    不仅如此,她还让益都下起了暴雨。

    暴雨下了整整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雨仍然继续下着。

    庭院中的积水已经淹没到第二个台阶上,由于雨下得大,早膳并未送到竹苑来。

    幸韵星靠在软榻上,望着屉窗外的雨景,聆听雨滴打落在竹叶上,发出“簌簌”声响。

    苍白的脸颊上毫无血色可言,眸光哀婉噙着泪,幸韵星此时的心情就像这窗外的雨景,悲凉、连绵不绝!

    这雨说下就说,薛神医淋雨而归,全身湿了个通透。

    然而,幸韵星的猜测是对的,在恒王带回来的那些画像中,个儿个儿皆是大脸盘子的丰腴女子。

    “能生,孩儿夜夜宠爱阿韵便是。”

    父王为他挑选的郡王妃是一言难尽,皆是五大三粗、虎背熊腰那般的女子,而他喜欢的却是像阿韵这般娇柔、婀娜多姿的女子。

    “呸——”幸韵星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她忍不住爆粗口道,“你每天不照镜子吗,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吗,老娘的肚子里……”

    “丫头——”薛神医的厉声打断了情绪过于激动的幸韵星,“为师说过多少次,不可说无礼之语,你竟在为师面前自称‘老娘’!”

    师父的厉斥,将幸韵星从头脑发热中拉了出来,“老娘的肚子里已经怀有阿雲的孩儿”,幸有师父的提醒,她险些就说露了嘴。

    “师父,徒儿知道错了。”她低声下气的说道,但仍有不服,“可师父也听到了,他毁我清白。”

    “不理他便是,时辰也不早了,回屋休息吧。”

    回屋休息?

    恒王还未发话,薛神医倒是不与他客气,到了什么时辰,该干什么事情,他自行的就安排起来。

    “站住。”恒王叫住了从头至尾都未将他放在眼里的二人,“想回屋休息,可有问过本王。”

    “恒王既是请我而来,这待客之道想必就不用我提醒了吧。”

    他烂命一条,恒王若是喜欢拿去便是,因此,他才这般的嚣张、目中无人,再者说来,他本就如此。

    “本王只请了薛神医。”

    言外之意是,幸韵星不在受邀之列,可任他处置。

    “那就劳烦恒王将阿韵送回药谷。”薛神医嘻嘻哈哈、神神叨叨的说道,“这师妹也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连话也听不懂,非要把丫头一起请来郡王府,这下可好,弄错了吧!”

    薛神医的这番话,完全曲解了恒王的意思,他自以为是的接着说道:“正好明日公子衍离开益都,丫头,你先回药谷,等为师治好小郡王的手臂后再回药谷。”

    “好的,师父。”

    这二人一唱一和,完全将院中的这对虎父犬子视若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