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16章 逃生与营救(阿雲要救脑婆了)
    “师弟来的正好,我正与师父商量着一起跳城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幸韵星朝着屉窗爬来,笑眯眯的看着公子衍说道,“到时候你在城下,要接住师父。”

    “那城门少说也有七丈高,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如何接的住。”

    他本想光明正大的来与师姐告别,听闻恒王来了郡王府,公子衍懒得扮出一副千恩万典的讨好嘴脸,这才翻墙而来。

    “就没有别的逃生办法?”公子衍倒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师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整个郡王府的人毒死得了。”

    “师妹会解毒,而且,她的功夫高为师一筹。”

    “这雨下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公子衍望向逼近台阶的水面,无奈的抱怨一声,“浑身湿淋淋的,不太舒服。”

    幸韵星拿起手边的帕子扔给了公子衍,这雨她还想再下一会儿。

    “师父,我不想嫁给司空御。”

    一提及此事,幸韵星就像中了魔怔一般,整个人瞬间就变得郁郁寡欢了起来,平日里再机灵的脑袋瓜子,此时就像被浆糊糊住了一样,六神无主!

    “恒王同意了?”公子衍接住帕子,擦起了脸上的雨水,“恒王可知你是雲亲王妃?”

    幸韵星点了点头,她至今想不明白,司空御到底喜欢她什么?

    “这都行?”公子衍小吃了一惊问道,他从袖中掏出一包牛肉干递与师姐,随后又掏出了一包点心,师姐在郡王府绝食的时候,就靠他带来的东西续命。

    “师弟,你出益都后去找阿雲,帮我带句话给他,就说司空御大婚的前日晚上,以雷鸣为讯,在城门下等我。”

    为了阿雲和肚子里的孩儿,她必须想法设法的离开益都,而且,还要带着师父一起离开,否则,恒王便会以师父的性命做要挟,她既不是薄情寡义之人,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命归西天。

    “万一那天不打雷呢?”

    打雷这种东西谁又能说得准,公子衍以为,还不如用响箭更靠谱一些,可见完师姐他便要离开益都,再无给师姐送来响箭的机会。

    “我说打雷,它就得打雷。”

    “师姐当自己是什么,老天爷了?”

    “让你带个话,怎么那么多废话。”幸韵星打开牛皮纸,拿起一片牛肉干放进嘴里撕咬起来,“还有,让阿雲不要担心,我跟孩儿都很好。”

    “师姐好歹是王妃,怎也不注意形象。”

    师姐吃肉向来豪放,能用手就绝不会用筷子,能大口咀嚼就绝不会细嚼慢咽。

    “师弟,我怎么发现你今天格外的娘们唧唧,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昨天的晚饭和今天的早饭她都没吃,肚子这会儿正饿得咕咕直叫,还管他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干饭就是!

    公子衍故作生气的轻“哼”了一声:“若无他事,我便走了,师父多加小心。”

    “还有,告诉阿雲,我不会嫁给司空御,一定要稳住阿雲,让他千万不要激动。”

    “传这么多话,我怕雲亲王嫌我娘们唧唧的,还是算了吧。”公子衍绝非眦睚必报之人,不过,对于师姐,除非说不过,否则他定会锱铢必争!

    啧啧,还生气了!

    “不会”幸韵星笑得清甜说道,“这世上,除了我可以说你娘们唧唧,谁敢这样说我的好师弟,我削他。”

    “师姐这话听着也太假了吧。”

    二人开启了斗嘴日常,最后,公子衍干脆坐在了屉窗上,竟忘了离开益都之事。

    “公子衍,要不吃了晚饭再走?”薛神医一边听着二人互损,一边替他二人把风。

    “不了师父,马车在客栈等着。”

    公子衍真以为师父在留他吃晚饭。

    “知道还不走?”

    “我这不是怕师姐无聊,陪着师姐解闷嘛。”

    “待丫头出了益都,你二人有的是机会斗嘴,你再不走,若是被人发现困在了益都,到时候就跟着丫头一起跳城门。

    “我还是走吧。”

    修长的腿从屉窗上滑落下来,公子衍原路返回的离开了郡王府。

    他手持安阳公主的令牌顺利出城,没等他去找皇甫啸雲,马车出城没多久,就被等候在此地的皇甫啸雲拦下了马车。

    从他出城的那一刻起,就被招财盯上了。

    雨在他离开郡王府的时候就停了,路上泥泞不堪,马车行走的缓慢。

    “韵韵可有带话给本王?”皇甫啸雲径直问道,昨日的匆匆一见,并未抚慰他因思念过度而干涸的心田。

    “有是有,不过……”公子衍并未下车,而是坐下马车里缓缓问道,“小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雲亲王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

    “小郡王强娶师姐为妃。”

    强压住心中的怒火,低沉的声音吐出三个字:“好消息。”

    “大婚的前日晚上,以雷鸣为讯,师姐让雲亲王在城门下等她。”公子衍顿了顿,接着说道,“那日,小生也会来。”

    “不必了。”

    “我是来救师父。”

    他手中还拿着师姐扔给他的帕子,在师姐面前,他不必戴着伪善面具,不必说着口是心非的话。

    “恒王来了益都。”公子衍别有用意的提醒他道,“恒王已经知晓师姐的身份,乃玉梁国雲亲王妃,却还同意小郡王娶师姐为妃。”

    “本王知道。”

    近日有密信来报,发现一支军队正朝益都进发,人数在两千左右。

    “师姐还托我给雲亲王带句话,师姐不会嫁给司空御,让雲亲王不要过于担心,师姐与孩儿皆好。”

    “本王知道。”

    同样的一句话,皇甫啸雲说了两次,第一次中带着压制的愤怒,第二次中带着温情脉脉。

    虽然知晓了韵韵的逃生计划,不过,皇甫啸雲又怎会坐以待毙,眼睁睁的看着司空御横刀夺妻!

    他已从关山大营调来精兵八百,又令余鸿鸣带兵绕行到益都背部,在今晚,前后夹击,夜袭益都。

    将话带到后,公子衍便让赶马的小厮接着赶路,他想尽快的将令牌还与安阳公主后,再来一趟益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