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17章 身披战甲为红颜,接脑婆回家
    是夜,乌云蔽月,冬月的夜晚格外的寒冷,风里带针,吹在人的脸上刺得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酒还有没,冷死我了。”巡逻的侍卫问道。

    同行的侍卫递出了腰间的酒壶:“还有最后一口。”

    “给我喝了,明日还你。”

    男人拔开木塞,仰起头将壶里的酒一饮而尽,就一口酒,他喝的不够尽兴,举起酒壶倒出了最后一滴酒,滴落在了那冒着白气的大口中。

    “你快看,有只狗。”

    “轻点声。”

    侍卫连忙收起酒壶,稳住脚步朝狗走来,就在要抓到狗时,狗竟然跑了。

    眼见到嘴的肉飞了,侍卫连忙去追狗,冬日的夜里若是能吃上一锅热腾腾的狗肉,岂不美哉!

    只听“噗咕”一声,那人被抹了脖子倒在地上。

    用同样的手法,招财将巡逻的侍卫引到暗处,再由王府的侍卫一刀毙命。

    “城下怎么没人了?”

    站在城门上的侍卫注意到了城下的异样,城下的火把也在这个时候被寒风吹灭。

    “我刚看到他们去追狗了。”

    “这大半夜的,从何处来的狗,你下去看看,再把火把点上。”

    就在那人打开城门的一瞬间,一只黑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扑来,随后便是蓄势待发的精兵。

    城门打开后,守城的侍卫遭到团灭,后又换成了雲亲王府的侍卫。

    恒王有兵驻扎在益都城中,此次夜袭不恋战,只为救人。

    皇甫啸雲带着二十侍卫进城,与等候在城中的探子汇合后,直奔郡王府。

    “放灯。”

    侍卫拿出准备好的油灯,点燃后飞到郡王府的上空,只听“嗖嗖”几声,油灯在被长箭射下后落在了郡王府里。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到院墙内喧闹起来。

    “走水了,快来灭火。”

    皇甫啸雲在心中庆幸,昨夜的那场大雨在今日上午停了,雨过天晴,和煦的阳光将多余的雨水晒了干。

    幸韵星被喧闹声惊醒,她翻身看向门外,隐隐约约的看到院中有一团火光在燃烧。

    加之喧闹中夹杂着一个清晰喊叫声:“快来灭火。”

    幸韵星意识到是院里着火了,不过,师父的动作比她要快,就在她慌忙的从被窝里爬出来穿衣服时,师父已经把院中的火给扑灭了。

    竹苑里的竹子多,湿度大,加之上午的积水还未干,油灯在落下后只燃烧了一小部分。

    “好端端的怎么着火了?”就在幸韵星一边穿鞋,一边纳闷之时,门外响起了那声她再熟悉不过的狗叫声。

    “汪汪……”

    是招财的声音。

    紧接着是破门而入的声音,幸韵星还未反应过来,已被一身戎装的皇甫啸雲拥进了怀里。

    “韵韵,本王来晚了……”低磁的柔声深情道。

    “阿雲,我是不是在做梦?”

    幸韵星能清晰的感受到阿雲的温度,以及他独有的味道,她还从未见过阿雲身穿盔甲时的模样,铿锵男儿、英姿飒爽!

    “韵韵,本王来接你回家。”

    他的手臂不敢用力,生怕伤着了怀中娇弱的人儿。

    “嗯……”

    他解下披风,给阿韵系上:“外面冷,忍忍。”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含笑脉脉的双眼,明晃晃的流露出清澈的爱意,她的男人来接她回家了!

    皇甫啸雲稍一用力,便将阿韵抱在了臂弯里,左手是至爱,右手是一丈三七寸的长枪,寒光凛然,点人必死!

    二人还未走出竹苑,就被恒王带兵堵住了去路。

    “雲亲王身披战甲为红颜,老夫着实佩服。”得意的浑厚嗓音中带有一丝嘲笑之意,雲亲王竟会为了一个女人,夜闯敌营、以身犯险,实属愚蠢之举,不过,正合他意!

    恒王早就料到雲亲王会来益都救人,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快,落在郡王府里的油灯,他一看便知是诱饵。

    “韵韵,抱紧本王。”

    他手臂一挥,只听一声破空的长鸣,冷面寒枪活阎王,他今日便要大开杀戒。

    “嗯。”

    她搂紧修长的脖颈,将头埋在温热的颈间。

    “你带丫头先走,我来对付他们。”

    方才若不是看到招财,薛神医险些失手毒死了他。

    “就让我来陪师兄玩玩。”

    汀芜自侍卫中走来,她手中的七尺白绫,便是她杀人的利器。

    “杀雲亲王者,赏万金!”浑厚的嗓音高声宣布道。

    一时间,院中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侍卫蜂拥而至,将二人团团围住,更有手持长弓的侍卫对准他们。

    幸韵星这时才恍然大悟,恒王答应司空御娶妃是假,设下埋伏、等着阿雲自投罗网才是真。

    “韵韵,把眼睛闭上。”

    他一拨寒枪,挡下了所有的攻击,枪锋短利而轻,指哪打哪,故而长枪一出,必有阎王索命!

    薛神医自顾不暇,两条白绫将他缠得像个粽子似的动弹不得,真是烦死了。

    “师兄,要不你娶我如何,我就放了你。”

    汀芜欣赏有能耐的男人,就比如像二师兄这般医术高明,又特立独行的男人,格外的受她青睐。

    “动嘴就行,不能动手。”

    薛神医不近女色,至今还是童男之身。

    “师兄跟我走,我们不理他们便是。”娇媚的声音说道,她就像个勾人的妖精,一手拉着白绫,将师兄拉进了屋里。

    “师父……”幸韵星叫了一声,完了,师父受师叔的迷惑像丢了魂儿似的,怕是带不走了。

    “丫头,别担心,我……”

    白绫绕上他的嘴,让他说不了话。

    左一句丫头,右一句丫头,师兄的眼里就只有这个宝贝徒儿。

    待她将师兄变成她的人后,再杀了师兄的宝贝徒儿以泄她心中的浓浓醋意。

    尽管右手中的打斗激烈,但皇甫啸雲会刻意不让身体晃动的那么厉害,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因此,才会一直将阿韵抱在怀中。

    阿韵是他的希望,是他的曙光,不将阿韵带在身旁,他会无心应战。

    可终究他单手难敌百人,无论是在数量还是体力上,皇甫啸雲皆处于下风。

    就在皇甫啸雲疲于应战之时,余鸿鸣带着将士杀进了郡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