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21 指腹为婚
    幸韵星中午回的王府,皇甫沫漓下午便来了雲亲王府看望她,同行而来的还有易少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阿韵。”

    “皇姐。”

    姐妹相见,分外的开心,二人拉着手,将各自的男人冷落在一旁。

    “让皇姐瞧瞧,这出去了一趟怎还长圆润了?”

    皇甫沫漓视阿韵为亲妹,阿韵不在王府的这些日子,她每日都会派人来雲亲王府打听阿韵的消息。

    “我有身孕了,皇姐。”幸韵星轻轻的拍了拍肚皮,开心的咧嘴笑道,“比皇姐的孩子小上一月。”

    “怀上了!”皇甫沫漓同样笑得开心而已,“阿韵,不如我们指腹为婚,你我肚子里的孩儿若为异性,长大后结为夫妻。”

    这……

    浮现在幸韵星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近亲不能结婚。

    可在古代,近亲结婚是很正常的,不但民间很多,皇室也有很多。

    幸韵星又不想扫皇姐的兴,便答应了下来。

    “恭喜雲亲王。”

    幸韵星与皇甫沫漓坐在软榻上闲话家常,皇甫啸雲与易少霆坐在八仙桌前喝茶闲聊。

    “同喜。”这些日子,他虽不在盛京,但朝中大事不胫而走,他不想知道都难,“还未恭祝易大人升官之喜。”

    礼部尚书原是易少霆的岳丈楚进,前不久楚进告老还乡,这正三品的官职便空缺了出来。

    放眼朝堂之下,没有人比易少霆更能胜任这个职位,因此,皇上下旨,他便顺理成章的从五品郎中升为正三品礼部尚书。

    “雲亲王客气。”雲亲王在益都之事,他略有耳闻,“听闻雲亲王杀敌两千,将王妃从益都救了出来,可谓勇猛无畏、一战成神。”

    杀敌两千这等子虚乌有之事,在回盛京的途中,皇甫啸雲听侍卫禀告过。

    他淡然一笑,平和的声音说道:“若能杀敌两千,本王为何不将那益都一并攻下。”

    “雲亲王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说来听听。”

    “那夜从郡王府出来后,本王在出城之时遭遇伏兵,是薛神医朝城外撒了软香散,令城外的伏兵瘫软在地,本王这才顺利出城。”至于那两千伏兵为何而死,皇甫啸雲不猜便知,乃恒王下的毒手,“眼见本王带着王妃出城,恒王恼羞成怒,便杀之泄愤。”

    “原来如此。”

    一开始,易少霆对雲亲王存有偏见,以为他功高自傲、骄纵恣睢,后来,成为雲亲王府的常客后,他这才发现雲亲王不过是想做只闲云野鹤,不理会世俗的眼光罢了。

    “如今韵韵与皇姐同时怀了孩儿,日后定会经常走动,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皇甫啸雲的这番话,侧面应下了指腹为婚之说。

    “府中的早梅开得茂盛,雲亲王可带王妃来易府赏花。”

    “待本王问过韵韵后,再做决定。”

    二人的闲聊被幸韵星欢快的问话声打断。

    “阿雲,我们何时去慈明宫看望母后?”

    “少霆,我想与阿韵一同进宫看望母后。”

    “明日上午,待你起床后。”皇甫啸雲答道,“不过,要待本王下朝后回府来接你才行。”

    “明日我送你去慈明宫。”易少霆应道。

    “你近来公务繁忙,让啸雲来易府接我就行。”

    少霆新官上任,事必躬亲,亲力亲为,这些日子着实辛苦。

    “那便有劳雲亲王了。”

    “阿雲,我带皇姐去杂院找师父,让师父给皇姐把把脉,看看皇姐腹中的胎儿如何。”

    师父在雲亲王府里转了一圈,走到西院时,一眼就相中了杂院。

    杂院经过翻修,与寻常的院子没什么两样。

    “去吧。”

    于是,幸韵星拉着皇甫沫漓的手朝杂院走去,两人的步伐不急不缓,皇甫啸雲与易少霆跟在后面,得缓步行走才行。

    “师父。”幸韵星站在小院里朝屋中喊道,门是关着的。

    见屋中没有回应,师父应该是去后山采药了。

    “师父去采药了……”

    幸韵星话音刚落,就听到屋中传来“哐当”一声,她推门看去,只见师父喝的聆听大醉,竟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阿雲,谁给师父送来的酒?”

    八仙桌上,不仅有一坛酒,据她目测,这坛酒少说也有一升,还有四五个下酒菜。

    “能让薛神医喝个痛快,也是好事。”

    除了霍陵还会有谁,他特意交代过霍陵,好酒好菜招待阿韵的师父。

    “可是……”

    幸韵星担心师父趴在桌子上会睡着凉,可师父的身上有蛇,她根本就不敢靠近师父,尽管她很想给师父披件衣服。

    “阿雲,你叫人来给师父披件衣服,师父的身上有蛇,当心些,不要碰到师父的身体,以免把蛇惊醒了。”

    “让文柏来。”

    二人走出杂院后,说起霍陵与熊娇娇的婚事。

    “为什么要把我的人嫁给霍陵,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幸韵星并非不同意霍陵与熊娇娇的婚事,不过是在嘴贫而已。

    “正因为霍陵不是兔子,这才吃了窝边草。”皇甫啸雲笑着说道,“不是还有一句话,说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就是偏心霍陵。”幸韵星噘嘴说道,俏生生的模样煞是可爱。

    “霍陵也不差,对本王忠心耿耿不说,还将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把娇娇嫁给霍陵也行,娇娇是我的人,你得补偿我。”

    “你想要何补偿?”

    无论阿韵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她。

    “我想见萧大人一面。”

    幸韵星此话一出,洋溢在俊朗面颊上的笑容瞬间凝滞。

    “本王不想你与萧家有任何瓜葛。”

    “我有事情想问萧大人。”

    “何事?”

    “萧家与吴义可有深仇大怨?”

    让幸韵星想不通的是,一个宫中的侍卫统领,为何要将一个宫外的王妃扔下山崖?

    莫非是爱而不得,还是有其他隐情?

    “本王代你去问。”

    吴义确实可疑,他的家世太过干净,丧父又丧母,既无亲朋好友,又未成亲娶妻。

    他行事过于低调,若不是阿韵说起他,皇甫啸雲根本不会注意到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