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27 日常打情骂俏(2)
    到了霍陵与熊娇娇成亲那日,王府里的红绸带高高挂起,东院的偏房贴满了“囍”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熊三与冯冀川、赵君元一起来的盛京,前来参加婚宴,他们岂能空手而来?

    朔城虽不富裕,主要是严重缺水,但山货多,尤其是貂、狐狸、兔子……

    于是,三人便带来了一箱漂亮皮毛,还有人参、鹿茸等名贵药材。

    冯冀川与赵君元还是头一回拜见王妃,祁俢上次上了王府竟也被赐婚,如今就剩他二人还是光棍两条。

    二人心中不服,怎么着也要来趟雲亲王府亲自拜见雲亲王妃,方能展现他二人的诚意。

    “末将前锋校尉冯翼川,拜见王妃!”

    “末将护军校尉赵君元,拜见王妃!”

    他几人皆到了而立之年,先前,王爷并未大婚,他几人又怎能比王爷先娶。

    “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幸韵星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有穿皮草穿到手软的一天。

    “去南院喝酒,稍作休息。”

    她与阿雲成亲就只有一纸娶妃书,按照现代的话来说就是领了结婚证。

    只见王妃只字不提赐婚之事,二人竟有些急了,尤其是急性子的冯冀川。

    见二人站着不动,依然是抱拳行礼,幸韵星不解的看向二人。

    “还有事?”

    “听闻王妃给祁将军赐婚……”冯冀川挠挠后脑勺,憨憨一笑说道。

    “哦~”幸韵星懂了,感情他二人是来找自己要老婆的,“你二人先去喝喜酒,我自有安排。”

    “谢王妃。”二人齐声说道,这才安心的去了南院喝喜酒。

    皇甫啸雲就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由的在心里想道,他们未免也太没出息了,竟为了个女人从千里之外赶来盛京。

    “四个丫头正好配你那麾下四将,阿雲,你是不是事先就计划好了?”

    “本王只管他们行军打仗,其他一概不管。”

    皇甫啸雲说的是大实话,他确实从未想过这几人的婚事,不仅如此,他连自己的婚事都未考虑过,好在老天爷对他不薄,将韵韵送到他身边来。

    “啧啧,肥水不流外人田。”

    幸韵星发现自己有做媒婆的潜质,还能兼顾婚姻咨询师,为正妻争宠,重获夫君的心。

    “昨天的那场雨可是你下的?”

    曾经,皇甫啸雲一度怀疑阿韵是会下雨的神龙。

    “嗯,地里的庄稼干了。”幸韵星点头说道,没有天气预报,她怎么知道什么时候下雨,因此,她就自己来了。

    “本王回府那日……”

    想起那日突如其来的两场大雨,皇甫啸雲不由得觉得蹊跷。

    “是我下的。”

    “莫非阿韵你……”

    皇甫啸雲以为阿韵早就对自己芳心暗许,不由得在心中窃喜。

    “那时候我都不知道你是谁,一心只想离开王府。”

    一听到阿韵说要离开王府,皇甫啸雲的心头一紧,连忙将阿韵揽进怀里抱住,生怕阿韵会走了那样。

    “本王不许你离开。”低沉的话音里带着莫名伤感,皇甫啸雲无法想象没有阿韵的日子自己将会如何。

    “不许我离开还打我板子?”温柔的话音里带有一丝翻旧账之意,她背对着阿雲而坐,肩膀上托着硬朗的下巴。

    “你顶撞本王在先。”

    转眼入了腊月,天是一天比一天的冷。

    今日,王府杀年猪,从杀猪巷运来了两车猪肉到北院。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怎少得了腌鱼腊肉,于是她亲自上阵,该熬汤的拿去熬汤,该做腊肠的切好备用,该片了下火锅的先挑出来,今晚就吃大骨汤火锅......

    “王妃,府外有位公子,说是王妃的师弟,叫公子衍。”文柏也是听了侍卫的传话,这才来北院禀报道。

    “师弟来了。”

    幸韵星从猪肉堆里走出来,这两头猪养在城外的村里,按照现代人的说法叫土猪,味道自然要比饲料养大的猪要鲜香。

    皇甫啸雲自下朝后还未回府,想必是被皇上留了下来有事商议。

    幸韵星洗干净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朝府门走去。

    府门前的台阶下,立着一位银发翩翩公子,他手持玉笛,眉目清秀的望着府门上的匾额。

    “师弟,你怎来了?”

    公子衍来盛京,她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

    “师姐这话说的,好像不欢迎我来似的。”他皱上眉头,略带不满的说道。

    师姐不冷不热的态度,令他心中的万分激动瞬间跌到谷底。

    “没有的事,进府说话。”幸韵星露出温和的笑意,将人迎进了王府,“师父在后院,我带你去见师父。”

    转眼入了腊月,天是一天比一天的冷。

    今日,王府杀年猪,从杀猪巷运来了两车猪肉到北院。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怎少得了腌鱼腊肉,于是她亲自上阵,该熬汤的拿去熬汤,该做腊肠的切好备用,该片了下火锅的先挑出来,今晚就吃大骨汤火锅......

    “王妃,府外有位公子,说是王妃的师弟,叫公子衍。”文柏也是听了侍卫的传话,这才来北院禀报道。

    “师弟来了。”

    幸韵星从猪肉堆里走出来,这两头猪养在城外的村里,按照现代人的说法叫土猪,味道自然要比饲料养大的猪要鲜香。

    皇甫啸雲自下朝后还未回府,想必是被皇上留了下来有事商议。

    幸韵星洗干净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朝府门走去。

    府门前的台阶下,立着一位银发翩翩公子,他手持玉笛,眉目清秀的望着府门上的匾额。

    “师弟,你怎来了?”

    公子衍来盛京,她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

    “师姐这话说的,好像不欢迎我来似的。”他皱上眉头,略带不满的说道。

    师姐不冷不热的态度,令他心中的万分激动瞬间跌到谷底。

    “没有的事,进府说话。”幸韵星露出温和的笑意,将人迎进了王府,“师父在后院,我带你去见师父。”

    师姐不冷不热的态度,令他心中的万分激动瞬间跌到谷底。

    “没有的事,进府说话。”幸韵星露出温和的笑意,将人迎进了王府,“师父在后院,我带你去见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