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44 阿雲的玻璃心
    “回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皇甫啸雲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上了,眨眼的功夫,阿韵竟溜出了屋,竟在院子里滑冰,看的他是心惊胆战。

    “韵韵,你从何处弄来的冰鞋?”

    “不告诉你。”

    幸韵星脚下绑的冰鞋乃木头所制,两侧各钉有两根白皮绳,系在脚上起固定作用,鞋底中间挖槽置有冰刀,冰刀与鞋底以铆接牢固。

    她身轻如燕,娴熟的滑行动作在冰上来去自如。

    皇甫啸雲不禁有些好奇,有什么是韵韵不会的?

    “韵韵,你会滑冰?”

    “嗯,罗鑫教我的。”

    她可是在真冰上摔了不下五十次的屁股蹲,才换来现在的游刃有余,说到底还是罗鑫教的不好,生怕她摔跤,总是牵着她的手滑。

    后来有一天,罗鑫跑去撩妹,可把她给摔得,干脆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罗鑫是何人?”

    “罗鑫是职业滑冰选手,在一个真冰俱乐部当教练。”

    罗鑫是她表哥,大她三岁,每年的寒暑假她妈跟姨妈就像是约好了一样,将他们两个送去外公家。

    “他是男人?”皇甫啸雲只想知道他二人是什么关系,“你们有何关系?”

    “他当然是男人了。”幸韵星笑着说道,不过,她立马意识到了什么,阿雲在吃醋,“我跟他的关系......”

    幸韵星停下来想了想:“我们一起长大,算是半个青梅竹马的关系。”

    “到本王这里来。”他眸光忽暗,沉声道。

    “我还没滑够......”

    她话音刚落,只见皇甫啸雲踩在冰块上朝她走来,然而,就在他迈出第二步的时候,整个人向后滑倒,摔了个屁股蹲。

    好在他用右手撑住身体,才不至于伤到打了夹板的左臂。

    “阿雲。”幸韵星心急如焚的滑到阿雲身边,将人扶起来后带到台阶上,由于太过担心,她的声音在陡然间变成了怒吼,“你疯了,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你与他一起长大,还是青梅竹马......”俊朗的面容上泛起微微苦笑,他顾影自怜的说道,“如今本王是废人一个,你去找他好了。”

    “罗鑫是我表哥,我刚刚就是逗你玩。”幸韵星没有想到阿雲会生这么大的气,她以为顶多就是打翻醋缸,与她斗斗嘴而已。

    然而,在皇甫啸雲的认知里,与表哥青梅竹马的关系,那就是打小的缘分,可谓是情比金坚。

    “本王......”他哀叹一声,自己个儿站了起来朝屋里走去。

    “你站住!”

    不知道阿雲在抽什么风,但是,话必须说清楚,误会必须解开。

    “把话说清楚,什么叫让我去找他好了?”幸韵星快走两步,抬起胳膊将人拦了下来,“你是在赶我走吗?”

    阿雲竟要赶她走!

    “是你不要本王了。”他轻叹道,随即转身面朝别处。

    “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幸韵星一脸的问号,阿雲转身,她便跟着走了两步,站在阿雲的身前与他面面相视。

    “你不必将你与你那表哥的情意说给本王听,本王成全你便是。”不过是一时的气话,正好皇甫啸雲也想借此机会试探阿韵一番。

    阿雲竟要赶她走,她肚子里可是怀着他的孩子!

    “我走便是!”

    幸韵星是真生气了,她收回温柔的目光,瞬间被冰冷覆盖,就在她转身要离开的一瞬间,大手猛地抓上她的胳膊,将她拉进怀里禁锢住。

    “本王要杀了他,你竟为了他要离开本王,你要离开本王——”歇斯底里的低吼声在阿韵耳畔质问道,“你怎么忍心离开本王?”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他的力气真是该死的大,恨不得要将她按进他的身体里。

    “是你要走,是你要离开本王......”

    这......该从何说起,幸韵星已经被阿雲说糊涂了,她什么时候说她要走了?

    这男人要是胡搅蛮缠起来,简直就是毫无道理可言!

    “雲亲王府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走?”在听到身上男人发出的轻颤音线时,幸韵星瞬间就心软了,好声好气的与他说道,“我不走,就是去北院看看,听霍管家说水井结冰,我们都快没水喝了。”

    “可你方才说,你与罗鑫是青梅竹马。”

    “在我们那里,法律明文规定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是不能结婚的,再说了,除了你,我谁也不喜欢。”

    “当真?”带着无尽委屈的声音问道。

    “若是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她好声哄道,还一边轻抚着健硕的后背,唉,自打阿雲受伤后,就变成了一颗玻璃心。

    “若是有朝一日,本王什么也不是,你还会留在本王身边吗?”

    “有八块腹肌就行。”她笑着答道,她喜欢有阳刚之气的男人,像阿雲这种财大气粗的就正好。

    “你就是馋本王的身子。”皇甫啸雲也笑了,可不是,阿韵就是个缠人的小妖精。

    “我就馋了,怎么着?”她还一点儿也不害臊的说道,“你是我的男人,我这是合理合法、正大光明的馋。”

    皇甫啸雲被阿韵的话逗得开怀大笑,压抑在他心中的那团怒火瞬间烟消云散,被一米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明媚着。

    “刚刚有没有伤倒胳膊,让我看看。”

    生气归生气,玩笑归玩笑,幸韵星是真心实意的担心阿雲的伤势。

    “没有伤到。”

    “以后不许再这样胡来了。”

    幸韵星仔仔细细的检查过,阿雲的左臂好好的,夹板也没有松动。

    “韵韵。”他轻唤了一声。

    “嗯?”

    幸韵星抬头望向眼前的男人,就在二人情意绵绵,抱在一起正要啃上去的时候,霍陵出现了。

    “禀王爷,水井里的水结成冰,水缸里的水也用完了。”

    不光雲亲王府的井水结成冰,整个盛京的水井皆被一层厚厚的冰块冻住。

    “府里的盐多吗?”幸韵星问向霍陵。

    “还有些。”

    “倒进井里,盐能化冰。”

    “如此一来,井水不就变成咸水了。”霍陵担忧道。

    “井有多深,水就多深,想让井水变咸,那点儿盐根本就不够。”幸韵星将详细的方法说给霍陵听,“在冰面上撒上一层盐,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用东西将冰块捅破。”

    霍陵按照王妃的方法去办,果真水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