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46 出发前往封地
    “这是父皇送与母后的凤冠与金头面,母后是真心疼爱你,才将这些东西赠与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实,太后此举暗含了另一层意思,她希望有朝一日雲亲王妃能成为皇后。

    “我知道,母后说的那些话都是给外人听的。”

    合上匣子,突然就要离开盛京了,幸韵星的心中竟有些不舍。

    “阿韵,我们要是走了,母后怎么办?”

    幸韵星最担心的就是母后,母后的年纪大了,身边得有个贴心人照顾,瑾年姑姑确实心细,但有的时候过于死板,失了趣味。

    皇姐与易大人的感情笃厚,她倒不担心。

    “有皇姐在。”

    “可是皇姐要照顾三个孩子。”

    易青临、易知礼,再加上皇姐腹中的孩儿,皇姐怕是无暇陪伴母后。

    “孩子有奶娘照顾。”皇甫啸雲一手将阿韵揽进怀里柔声说道,“朔城比此时的盛京还要冷,一年四季皆是风沙。”

    “去哪里都行,只要是在你身边。”

    靠在阿雲的胸膛里,她能感受到阿雲的洒脱与释然。

    回府后,皇甫啸雲便将前往封地之事吩咐下去,一时之间,府中所有的人皆在收拾行李,就连幸韵星也不例外。

    “阿雲,库房里的那些宝贝怎么办?”

    “暗地里,本王派人将值钱的东西转移到将军府。”

    “机智如你。”幸韵星冲他咧嘴笑道,又忽而忧愁下来,她什么都想带走,恨不得将整个王府搬去朔城,“阿雲,这桌子、这椅子,还有屏风,我都想带走。”

    屋内家具的材质皆是上等的金丝楠木,搁在现代,可是拿钱都买不到的稀有之物。

    “王府乃父皇所赐,除了本王,无人能住进雲亲王府。”瞧她抱着屏风依依不舍的模样,既有趣又可爱,“以后若有机会,还会回来。”

    “这些东西也会还在吗?”

    “无人敢动。”

    幸韵星这才放心的松开屏风,钻进衣柜里,幸韵星将所有的衣服全都装在了一个大木箱子里,这是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衣服比阿雲的还要多。

    “阿雲,我们什么出发?”

    “明日上午。”

    以免夜长梦多,还是尽快离开盛京的好。

    “皇姐应该知道我们要离开盛京了吧?”

    “知道。”

    阿韵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将他的东西一并带上了。

    皇甫啸雲坐在扶手椅上,望着眼前忙碌的人儿,她就像只蝴蝶似的,在他的视线里飞来飞去。

    “毛笔带上,还有砚台......”

    收拾完书桌,幸韵星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空旷的床上。

    “阿雲,我能把床单被子一起带走吗?”

    床单用的是上好的金线刺绣云锦,被子是货真价实的蚕丝被,这也是她喜欢懒床的原因之一,睡觉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享受。

    “带上吧。”

    “嗯。”她开心的应道。

    此去朔城,路上定会有凶险,他已经派人前去朔城传话,命余鸿鸣与赵君元二人带兵前来接应。

    “这是父皇送与母后的凤冠与金头面,母后是真心疼爱你,才将这些东西赠与你。”

    其实,太后此举暗含了另一层意思,她希望有朝一日雲亲王妃能成为皇后。

    “我知道,母后说的那些话都是给外人听的。”

    合上匣子,突然就要离开盛京了,幸韵星的心中竟有些不舍。

    “阿韵,我们要是走了,母后怎么办?”

    幸韵星最担心的就是母后,母后的年纪大了,身边得有个贴心人照顾,瑾年姑姑确实心细,但有的时候过于死板,失了趣味。

    皇姐与易大人的感情笃厚,她倒不担心。

    “有皇姐在。”

    “可是皇姐要照顾三个孩子。”

    易青临、易知礼,再加上皇姐腹中的孩儿,皇姐怕是无暇陪伴母后。

    “孩子有奶娘照顾。”皇甫啸雲一手将阿韵揽进怀里柔声说道,“朔城比此时的盛京还要冷,一年四季皆是风沙。”

    “去哪里都行,只要是在你身边。”

    靠在阿雲的胸膛里,她能感受到阿雲的洒脱与释然。

    回府后,皇甫啸雲便将前往封地之事吩咐下去,一时之间,府中所有的人皆在收拾行李,就连幸韵星也不例外。

    “阿雲,库房里的那些宝贝怎么办?”

    “暗地里,本王派人将值钱的东西转移到将军府。”

    “机智如你。”幸韵星冲他咧嘴笑道,又忽而忧愁下来,她什么都想带走,恨不得将整个王府搬去朔城,“阿雲,这桌子、这椅子,还有屏风,我都想带走。”

    屋内家具的材质皆是上等的金丝楠木,搁在现代,可是拿钱都买不到的稀有之物。

    “王府乃父皇所赐,除了本王,无人能住进雲亲王府。”瞧她抱着屏风依依不舍的模样,既有趣又可爱,“以后若有机会,还会回来。”

    “这些东西也会还在吗?”

    “无人敢动。”

    幸韵星这才放心的松开屏风,钻进衣柜里,幸韵星将所有的衣服全都装在了一个大木箱子里,这是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衣服比阿雲的还要多。

    “阿雲,我们什么出发?”

    “明日上午。”

    以免夜长梦多,还是尽快离开盛京的好。

    “皇姐应该知道我们要离开盛京了吧?”

    “知道。”

    阿韵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将他的东西一并带上了。

    皇甫啸雲坐在扶手椅上,望着眼前忙碌的人儿,她就像只蝴蝶似的,在他的视线里飞来飞去。

    “毛笔带上,还有砚台......”

    收拾完书桌,幸韵星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空旷的床上。

    “阿雲,我能把床单被子一起带走吗?”

    床单用的是上好的金线刺绣云锦,被子是货真价实的蚕丝被,这也是她喜欢懒床的原因之一,睡觉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享受。

    “带上吧。”

    “嗯。”她开心的应道。

    此去朔城,路上定会有凶险,他已经派人前去朔城传话,命余鸿鸣与赵君元二人带兵前来接应。

    “这是父皇送与母后的凤冠与金头面,母后是真心疼爱你,才将这些东西赠与你。”

    其实,太后此举暗含了另一层意思,她希望有朝一日雲亲王妃能成为皇后。